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宣誓覆核】政府一方:慢讀舉傘超宣誓法律規定 李柱銘:宣誓失敗與拒絕不同

2017/3/1 — 18:21

4名議員宣誓案遭特首梁振英透過律政司入稟司法覆核,今早於高等法院開審。

4名議員宣誓案遭特首梁振英透過律政司入稟司法覆核,今早於高等法院開審。

特首梁振英透過律政司,入稟司法覆核梁國雄等4名議員宣誓案,今於高等法院開審。代表政府一方的資深大律師莫樹聯指,慢讀、舉傘及在宣誓前後加字等,應被視為宣誓一部份,而這些行為的訊息,超出了宣誓的法律規定,違反《基本法》104條等法律要求,根據梁游案判決,應被裁定在宣誓當日已經離任;代表梁國雄的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則反駁,「宣誓失敗」及「拒絕宣誓」有極大分別,又指人大常委會的釋法,是針對憲法,在本地層面作出相應立法及修訂前,不可直接應用。

莫樹聯認為,有多條相關法例及多個案例,講明不依誓詞宣誓的後果,議員應該知道不按誓詞宣誓是有風險、會導致宣誓無效的後果,而本案中的4人均是有意識冒此風險;李柱銘反駁,2012年黃毓民亦冒了這個風險,但他可以重新宣誓,並指出在釋法之前,4人不可能知道此類行為的後果,可以是會被指拒絕宣誓及被撤銷資格。

李柱銘又強調,提倡自決不等如不效忠香港,喊口號指香港自主「毋須中共批准」也不等於不效忠香港,因為執政黨不等於國家。

廣告

李柱銘又指,除非不想做議員,否則無動機拒絕宣誓,又指由於有極嚴重後果,包括有可能被控告在提名階段作虛假聲明,因此政府一方的舉證須達刑事標準,證明4人不是宣誓失敗而是拒絕宣誓,否則法庭不應作此裁定。

政府律師:宣誓要睇全套 除原本誓詞外加任何訊息均違基本法

廣告

莫樹聯簡述4名議員在宣誓前後的加入的開場白及口號、語調及語速、衣著及道具等,指這些元素亦應被視為宣誓儀式的一部份,而四人的宣誓,均加入了宣誓要求以外的訊息,不管內容如何,都是改變了誓詞,因此不符合宣誓的法律要求。

譬如劉小麗,莫樹聯就引述劉小麗的facebook發言,指她清楚知道慢讀誓詞帶給外界的客觀效果,足見她是有意識地透過宣誓的形式(manner)對外傳達額外訊息。

而梁國雄,莫樹聯則強調要結合他寫有「公民抗命」的上衣、舉著的寫有「結束一黨專政」的黃傘、手持的「人大八三一決定」並打上交叉的紙牌,以及讀「中華人民共和國」時特別快的語速等多項元素一併考慮,指他藉此扭曲誓詞,更指他將莊嚴的宣誓變為做大戲。

莫樹聯問道,若法官在宣誓時,宣讀誓詞後加入「結束一黨專政及梁振英下台」,其誓詞會否算有效?為何法官、特首、主要官員不可以,為何唯獨是立法會議員可以有權這樣做?李柱銘不同意,指「宣誓」是由讀出誓詞開始,而不可能是指一個議員由其名字被叫喚開始,到下一個議員的名字被叫喚為止,不能講誓詞以外的任何說話。

李柱銘又不同意莫樹聯指,修改誓詞就是拒絕宣誓的邏輯,指出除這4名議員外,另有十多名議員在誓言前後加了字,梁振英宣誓就任特首時亦讀漏了香港。

李柱銘強調,在讀出誓言前後說的話,不應被視為宣誓的一部份,而梁國雄過去5次就任宣誓,均有逐字完整讀出誓詞。而立法會秘書處在立法會會期開始前對議員的提醒,亦只提及要完整讀完誓詞不可增減,而沒有提到莫樹聯今日在庭上倚賴的很多條文。

李柱銘:人大釋法後 政府應據之修訂本地法律 而非入稟DQ議員

李柱銘指出,政府今次司法覆核,倚賴基本法104條及《宣誓及聲明條例》,為甚麼要加入《宣誓及聲明條例》呢?是因為基本法作為憲法,並沒有列明懲罰及後果,不能用以起訴,因此要倚靠本地法律,如23條也要本地立法才會生效。

而人大釋法的內容是針對《基本法》104條,屬憲法層次,必須要透過本地立法或修訂才能應用:如釋法中的「莊嚴」「真誠」等字眼,必須要在本地立法時作出更清晰界定,才可在本地法律層面應用。

李柱銘以「衣著莊重」為例,指出以前在議會是要西裝筆挺和打領帶,但長毛堅持穿t恤到立法會,而立法會議事規則委員會亦通過了新例放寬衣著規範。他反問,除了法例規定外別無標準,難以明確界定何謂不莊重。

但李柱銘指出,《宣》卻一直沒有被修訂過,而自2004年有議員做出類似行為起,一直無人遭遇被裁定為拒絕宣誓並褫奪議席的後果,並獲得機會重新宣誓。政府一方的律師指,4名議員既然決定冒風險就應知道其宣誓方式或會有後果,但在釋法前他們根本不可能知道後果為何。

李柱銘指出,人大現在突然透過釋法,宣告香港過往容許的宣誓一直都是不可接受,那麼錯的也應該是過往多年一直甚麼也不做的政府或立法會主席,而政府應該做的,亦應該是修訂《宣》,而不是撤銷議員資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