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宣誓風波與人大釋法:背城借一

2016/11/5 — 18:44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等法官出席法律年度開啟典禮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等法官出席法律年度開啟典禮

【文:畢依之】

律政司與梁特入稟提出司法覆核,要求法庭裁定游梁二人無權再次宣誓兼將其議席懸空一案,勢將惹來人大釋法。人大常委歷年來四次釋法,大多都引起各界抗議,但論其無理之處,則非今次莫屬。一來是因為人大通過釋法控制案件判決,越俎代庖,視司法機關如無物;二來(亦是相比吳嘉玲案更令人髮指的)就是今次案件所牽涉的基本法第一〇四條【註一】語意清晰,根本難以「解釋」為賦予立法會秘書長把關的權力,或設上必須「令人認為其真心擁護基本法」等虛無飄渺的要求,故所謂釋法實乃修改基本法。而認清釋法與修法之間微妙的分別,或是走出目前困局的關鍵。

香港的法治 • 國王的新衣

廣告

胡國興早前接受訪問,謂人大釋法合法,「沒有問題」,法律界之所以反對只是「感情問題」【註二】。事實上,這位退休法官所言非差。在一九九九年劉港榕案中,終審法院引用佳日思教授的著作,認為人大常委擁有全面的釋法權,有權就《基本法》所有條款作出解釋【註三】,而法院於該案亦的確遵從了人大常委就吳嘉玲案的釋法判案。換句話說,觀乎過往案例所訂之原則,香港法官審案無論如何獨立、公正不阿,只要人大一聲令下,法庭也只能俯首稱臣。

中共一直有權在手,置黨於法之上,香港人面對北京其實是無險可守。以往十九載港人珍而重之的法治可以勉強保存,只是因為中共實行自我制約,不敢過於猖狂而已。(眾所周知,香港的司法獨立向來是其相對於中國的優勢,中國利用這點將香港變成會生金蛋的雞,吸引外資,並從中壯大中國經濟。)近年,中國不斷積蓄紅色資本,攫取各樣資源,有信心控制香港市場後便開始肆無忌憚地伸出魔爪。須知道,在中國的威權天朝主義下,維護國家統一、領土完整定必比照顧香港的司法制度來得重要。就算沒有今次游梁二人的宣誓風波,以後的案件,只要當中有人提出獨立自決主張(如梁天琦等人的選舉呈請案),也定必迎來第五次的釋法。(譬如,人大常委可為基本法中的選舉與被選權作「解釋」,作多番限制,那麼法庭迫於無奈下唯有跪低,拒絕頒令重新選舉。)

廣告

在這一片絕望迷茫中,是否毫無出路呢?事實上,香港法庭還有最後一招可試。

司法界背水一戰

港大陳秀慧副教授於前天發表文章【註四】,認為現時人大釋法的決定並無受任何法律的限制,只受某程度上的政治利益取捨影響,但她表示法院有責任竭力保障港人的憲制權利,應釐清釋法與修法的分別。正如上文所談,人大的所謂釋法其實是修改法律,遠非普通的解釋法律。(人大的策略非常簡單:無論如何在基本法上架床疊屋,無論其解釋如何離經叛道,只要它利用「釋法」之名,就可繞過基本法第一五九條,不需如修改基本法般得到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

當香港絕無僅有的司法獨立也危在旦夕的時候,法院應該無懼中共壓力,指出所謂「釋法」實為修改基本法,並拒絕依從今次人大釋法的內容來判案。

就算高院區官認為自己應遵從終院案例,但上訴至終審庭時五位大法官在法理上絕對可以推翻十七年前的案例。以往吳嘉玲案的釋法內容尚算是一般的法律詮釋,但今次的釋法內容(如列出不依法宣誓的具體表現及列明不依法宣誓的後果,即喪失有關資格)則等同修改基本法;基於基本法第一五九條已列明修改基本法的方法【註五】,不容中共跳過那些程序步驟,今次香港法庭於法理上大可拒絕承認這種無遠弗屆的釋法權。

要求終審庭打倒昨日的自己並公然與人大對立,在一般情況來說是痴人說夢。然而,今次釋法實是非同小可 —現時人大解釋基本法最弔詭之處,就在於它任何時候都可行使這權力。原則上,就算案件只是無關基本法的一般訴訟,只要人大釋法,聲稱與其敵對一方所提出的法理論據違憲(即違反基本法),則可控制任何裁決結果。這絕非危言聳聽。過往幾年,中共對香港的壓逼令筆者不得不有如此恐懼。曾幾何時,我們也以為北京會遵守承諾、賜予香港民主,也以為北京政府會保持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哪有想過港人諸般權利自由會受如此打壓,甚至有人會被終身剝奪政治權利。但殘酷現實就擺在眼前,不由得我們逃避。

以死相搏,一石激起千層浪

將此舉描寫為以死相搏,是因為若果香港法庭不肯依從今次釋法內容,人大或會就此事再次釋法,強迫法庭頒下合其心意的裁決,進一步打壓司法機關的獨立性。但是,我們之所以有如此顧忌,是因為我們仍覺得法官們可以保持公允。可是,接受今次釋法蹂躪後的香港,不就已經默認中共凌駕一切嗎?我們還可奢想法官中立判案嗎?日後,每一次人大釋法的傳聞變得囂土,就已經會令法官不得已的有所顧忌。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此舉成功固然是好,但就算遭人大反噬,也nothing to lose,還可進一步暴露中共黨大於法的猖狂,為未來的抗爭播種。

最後,無論法庭今仗願不願意下此一著,港人也必須意識到以往引以為傲的法治、司法獨立也不過是夢幻泡影。自主權移交而來,港人一直被灌輸「香港有法治」。正如謊話重複了一百次就變成事實一樣,港人也天真爛漫的以為香港可安然無恙地繼續擁有英殖時期的司法獨立,並覺得香港尚有險可守,無必要與中共對抗,「去到盡」。

但到今天,當中共狠心放下最後一根稻草,吾等毋須再自我安慰,更毋須怨天尤人。被逼上絕路的我們亟需拋棄舊有思想,直接面對這醜陋政權。與其抱著僥倖之心盼望中共手下留情,倒不如認清事實,為日後全面抗爭做好準備。倘若港人真心重視司法機關的獨立性、對法治珍而重之,那麼更應首先明白法理學的基本原則 -  legal authority is often backed by political power,亦即是說,沒有政治實力則沒有法律上的權限。我們必須向世界各地誓死保衛家園的人們借鏡 -若果中共決意踐踏香港人的最後尊嚴,我們必會令其付上沉重代價!

 

————

【註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

【註二】

香港01 -【特首選戰】胡國興:未審結先釋法唔好睇 但權在人大

【註三】

劉港榕及另外16人 對 入境事務處處長 [1999] 4 HKC 731,段六十三

【註四】

Cora Chan on the Legal Limits on Beijing's Powers to Interpret Hong Kong's Basic Law

【註五】基本法第一百五十九條

本法的修改提案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國務院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修改議案,須經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三分之二多數、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和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同意後,交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出席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代表團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提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