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宣誓餘波】梁頌恆游蕙禎等五人 全部非法集結罪成

2018/5/11 — 11:12

2018年5月11日早上,游蕙禎、梁頌恆到達法院,聽取法院有關非法集結罪的裁決。

2018年5月11日早上,游蕙禎、梁頌恆到達法院,聽取法院有關非法集結罪的裁決。

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及另外3名被告被控於2016年11月在立法會大樓內非法集結,案件今早於九龍城裁判法院宣判。法庭裁定所有被告非法集結罪罪名成立。案件押後至6月4日早上判刑,各被告繼續以原有擔保條件保釋。

本案五名被告分別為梁頌恆、游蕙禎,以及前議員助理楊禮康、鍾雪瑩及張子龍,他們分別被控一項參與非法集結,以及一項企圖強行進入的交替控罪。

梁頌恆及游蕙禎在散庭後見記者,游蕙禎表示會視乎判刑再決定是否上訴,梁頌恆則明言會積極考慮上訴。(詳見另篇報道

廣告

裁判官:議員身份非梁游護身符

主審裁判官王詩麗在判詞中指,梁頌恆和游蕙禎自辯時稱自己並無主動衝擊保安員,本案各被告亦非共同行事,但法庭認為二人的證言多番出現矛盾和不合理的情節,拒絕接納他們的證言。

廣告

至於辯方早前爭議,梁游於案發時仍是議員,有權進入會議場地,認為立法會主席禁止二人進入會議廳的命令非法,保安員的行為亦屬非法阻撓。但王官則認為,無論二人當時是否議員,如果他們干犯非法集結罪,議員身份亦非二人的護身符,刑事責任不能因此被豁免。

王官又在判詞中指,就算二人當日仍是立法會議員,可以用自救方式進入會議廳宣誓,但他們的行為亦不能涉及過分武力,否則亦同樣干犯罪行。

梁游是戰友 稱行動無預先商討「匪夷所思」

王官指,梁游二人在自辯時供稱,本案各被告是在聽到梁頌恆在議員辦公室內表示:「我出去啦」,之後就各自乘坐升降機到會議室一的樓層。不過王官認為,梁游是和其他議員助理同屬青年新政成員,並在宣誓事件中一直共同行事,形容梁游二人是「戰友」。王官認為,二人自辯時供稱各人事前並無「夾埋」,說法匪夷所思。

王官又指,梁游自辯時稱,當時在會議室一外非常狹窄,加上記者人數眾多,情況並不理想,曾想離開現場。不過王官認為,如果當時二人要離開,他們只需要轉頭或舉手示意,但他們並無這樣做。

至於游蕙禎自辯時稱自己當時處於被動狀態,不停被前後的人群推來推去,感到不適,但王官指,從影片可見,她之後以正常步速離開現場,並一邊整理自己的長髮,認為她的證言誇張失實,並不接納她不適之說。

本案不涉議會事務 無違反「不干預原則」

判詞又指,本案涉及的衝擊行為屬一般罪行,和議會事務沒有關聯,因此法庭在本案擁有司法管轄權,並不違反「不干預原則」。

代表梁頌恆及游蕙禎的郭憬憲大律師表示,梁頌恆及游蕙禎不作任何求情。代表第其餘被告的大律師譚俊傑則要求為第三被告索取社會服務令報告。法庭押後判刑至6月4日早上9時半,所有被告繼續以原有擔保條件保釋。

五人被控於2016年11月2日,與其他人在立法會會議室一的側門外衝擊保安人員。控方開案陳詞時指,當時各被告用身體壓向保安,企圖越過防線進入會議室。控方指,當時梁頌恆抓緊門框,又辱罵「打我吖」,而游蕙禎則被指踢向保安人員的脛部和用膝蓋撞其大腿,事件導致多名保安受傷,其中一名保安亦於混亂中失去知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