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宣誓 DQ 案 梁國雄上訴失敗 上訴庭:人大釋法效力不容港法院挑戰

2019/2/15 — 15:33

立法會前議員梁國雄前年被法庭裁定宣誓無效,撤銷議員資格,他不服判決上訴。高等法院上訴庭今日頒下判詞,駁回梁國雄上訴。

梁國雄得悉判決後稱,會繼續上訴到終審法院,「我話你聽,百份之四百都打(上訴),若果佢以為我會因為急於補選而放棄訴訟,去揭露人大常委係暗無天日,諗都唔好諗」,詳見相關報道

駁回全部上訴理據 須賠政府訟費

廣告

上訴庭法官潘兆初代表上訴庭頒下判詞,駁回梁國雄一方提出全部七個上訴理據,並命令梁國雄賠償行政長官及律政司一方訟費。

代表梁國雄的資深大律師李柱銘早前在上訴中指,現行《宣誓及聲明條例》並不清晰,沒有為立法會主席或秘書提供參考指引,以裁定議員宣誓是否真誠及莊重;李柱銘質疑,《基本法》只是賦予人大常委會解釋法律的權利,但無權透過釋法增補法律條文,補充的條文更不應具有追溯力。

廣告

上訴庭:人大釋法效力不容港法院挑戰

但上訴庭在判詞中指,以往多宗案例已訂明,人大常委會的釋法效力不容香港法院挑戰,並對所有香港法院具約束力,上訴庭認為,李柱銘提出的上訴理據與既定法律原則相違背。判詞指,人大常委的釋法權源於中國《憲法》第67(4)條,這權力具有一般性及無保留,因此梁國雄一方認為人大常委無權就法律條文作出增補,純屬誤解。上訴庭又認為,沒有證據顯示人大常委的釋法,是變相篡奪了立法會的立法職能。

至於李柱銘提出,現時在未有修訂《宣誓及聲明條例》情況下,對議員宣誓的形式訂立規範,是非法剝奪了梁國雄參選及參與公共事務的權利,上訴庭則在判詞中反駁,立法會秘書及主席都只是宣誓儀式的管理者(administrator),他們無酌情權判斷當選人是否忽略誓詞或拒絕宣誓,因此當法庭需要判斷議員有否按規定宣誓時,法庭會根據立法原意及事件脈絡作出裁定,並不一定需要修訂《宣誓及聲明條例》。

判詞:客觀而言梁國雄有意將口號納入誓詞

至於李柱銘認為,法庭在考慮梁國雄的宣誓是否真誠及莊嚴時,只應考慮他讀出的誓詞,而非宣誓前後的行為及口號。上訴庭則反駁,從客觀角度而言,梁國雄有意將宣誓前後的行為及口號納入其宣誓之中。上訴庭認為,如果只著眼於梁國雄讀出誓詞首字,至最後一字期間的所作所為,這樣的劃分是過於蓄意,亦與事實情況不符。

至於李柱銘提出,雖然終審法院已就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宣誓一案頒下判詞,但終審法院當時未有聽取二人完整陳詞,該判詞亦只是處理上訴許可申請,故此終院裁決對本案上訴申請無影響。但上訴庭認為,終審法院在梁游一案中已經為梁國雄一方提出的法律問題下定論,上訴庭受到終審法院的判詞約束。

政府一方:口號被當宣誓一部分咎由自取 無關言論自由

代表政府一方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在上訴陳詞時反駁,上訴庭早前在梁游案中,已處理梁國雄一方提出的法律爭議,最終亦被終審法院採納,故此上訴庭今次受相關判詞約束。余若海又指,過往多宗案例已確立人大常委釋法的權力,本港法院無權挑戰其合憲性。

至於上訴方質疑原審法官錯誤地將宣誓儀式當作宣誓本身的一部分,余若海則反駁,如果有人在宣誓期間叫口號而被當作宣誓的一部分,這只是他咎由自取 ,與言論自由無關。

前特首梁振英及律政司於 2017 年就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及姚松炎四名議員的宣誓提出司法覆核,高等法院法官區慶祥裁定四人宣誓無效,即時失去議員資格。當日判詞指,梁國雄宣誓時手持雨傘及撕碎有訊息的紙張,都與宣誓目的無關,其誇張的行徑與行為客觀上不符合宣誓要「莊重」的規定。判詞又指,梁國雄在宣誓前及後高叫:「撤銷人大831決議!我要雙普選!」的口號,是試圖將口號視為宣誓的一部分,不符合宣誓形式及內容規定。

羅冠聰、姚松炎、社民連成員黃浩銘、吳文遠等到場聲援長毛梁國雄

羅冠聰、姚松炎、社民連成員黃浩銘、吳文遠等到場聲援長毛梁國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