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害怕民意逆轉前,先想想自己在這場運動裡的崗位

2019/10/7 — 20:0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身邊朋友和認識的人,絕大部分都是黃,分別只在於程度的差異,有些思想更為激進,有些想法則略較溫和,對運動發展以來的看法,自然也不完全一致。

說實話,七月之前,自問也算是個道德L,爛掉幾塊玻璃,或者投擲幾塊磚頭,亦會有點覺得「唔使咁激呀嘛」。

然而,隨著政府與軍警的變本加厲,不斷地收窄人民的自由與權利,漸漸也從道德高地退下,接受程度也愈來愈闊。

廣告

看著漫天火光的車站、被私了的先撩人者、落荒而逃的濫權黑警、重新裝修的賣港店舖、被翻轉的議員辦公室,撫心自問最深層的想法,有時真係忍唔住笑,腦內亦只想到「痛快」兩字來形容。

當然,誤中副車的情況,著實有點糾結。無意為這些行為辯解,事實亦無須為這些行為辯解,因為無論是示威者所做,抑或喬裝的黑警所做也好,筆者的想法都不會有甚麼分別。

廣告

之前做過一個問卷調查,說是為和理非而設計的,其中一條問題類似是:「對於示威者的抗爭方式,你能接受到怎樣的底線?」好像有很多不同的選擇,但筆者剔選了「其他」一欄,然後寫上「任何情況」。

正如村上春樹也曾說過:「以卵擊石,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地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

當然,最好不要弄得這種程度,但即使抗爭的方式會牽連到自己,也不會去作出怪責,筆者是如此認為的,大概這亦是「核爆都唔割」的意思。假如不幸地這天真的來到,確實不知道自己是否真正能夠做到,但至少此刻有著這份覺悟。

除了中共和港共政權,根本沒有人想搞亂香港,也沒有人希望每個星期的街頭,都變成戰場般混亂。和平是絕大部分人所渴望的,正如筆者偶爾所穿的黑衣,也很大愛地印著「Football&Peace」的英文字。然而,熱愛和平又怎樣,是你教我們和平遊行沒有用的。

好像有些人擔心這樣下去,民意將會逆轉云云。撇除那些企圖帶動風向的五毛,如果真心害怕民意會逆轉的話,不妨也可以反思一下,自己在這場運動裡擔當的崗位。

除了口說擔心和提出質疑外,是否曾經實質做過甚麼抗衡暴政的事情?簡單如有否抵制過黨鐵?有否抵制過藍店?有否簽過抵制聯署?有否提過港幣換過美金?

曾經看過一篇文章,題為「其實如果人人和理非,根本就唔需要勇武」。勇武之所以出現,就是和理非無法達到極致。假如只會擔心民意轉向,卻又甚麼都沒曾做過,這種民意其實亦沒重要得足以影響大局。

若然擔心民意轉向的話,何不也同時進化一下自己,在能力範圍以內做得更加極致?筆者所堅信的,是無論做些甚麼事情,即使看似如何無用也好,只要肯落手去做,總比只去提出質疑卻甚麼都不做,來得有用。

無論屬於甚麼程度的黃,既然是黃的一份子,就是坐在同一條船的自己人。想想在容許的範圍內還能做些甚麼,在提出種種責怪與質疑前,也不妨多相信一下前線的手足,多相信一下身邊的同路人,多相信一下自己的力量。

意見不同沒關係,最重要的是付諸行動,對準槍頭再繼續上路。

延伸閱讀:港鐵,怎麼你會忘記了,大眾對你一開始的善意呢?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