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害死第一個警察的,是濫情的你

2016/2/13 — 17:10

2016年大年初一晚上,有交通警向天開槍示警。(TVB新聞截圖)

2016年大年初一晚上,有交通警向天開槍示警。(TVB新聞截圖)

【文:一雞兩味研究中心

這一篇,是為那些濫講什麼「警察真可憐」、「警察都有屋企人」、「打警察一定錯唔使再問點解」、「支持警察開槍淝低幾件」之類的人寫的。

或許你認為,人人有不同觀點與立場,既然有人同情示威者,為什麼不可以有人同情警察? 你覺得這樣才算平衡。更可能是,你根本不在乎什麼平衡,你真心認為真理在手。

廣告

但我要告訴你,其實造成今日這局面,這種盲目支持警察的態度是一大元凶。

警察濫權暴打、假口供砌生豬肉、與黑社會合作等,你討厭政治,自認唔識,影響唔到我我唔理,所以視而不見。而你不知道,是因為你的默許,甚至簽名、掛藍絲帶支持,香港警察才得以「理直氣壯」地偏離法治,製造仇怨。

廣告

法治制度對社會的一大功能,是為所有受侵害、冤屈的的人尋求公道。只有社會認為公道得以主持,有罪的人得應得懲罰,人才會放心將恩怨交給公權了斷。一旦法治不彰,人心不服,就會有復仇私了的衝動。年初一晚騷亂,明顯就是向警察洩憤,是對之前種種警察暴力和包庇的復仇清算。參加的人,很多自己或朋友被警察迎頭棒打過,被砌過生豬肉,甚至被黑社會拳打腳踢過,他們已經不相信什麼法治制度,可以替他們討回公道。

當你繼續對警察的劣行選擇性失明,但同時向他們賣弄廉價的同情,你是在令他們覺得自己是完全沒有任何責任的受害者。不過現實是,這些「受害者」並非軟弱無力,他們有棒有槍,有可玩弄的公權力,他們會因為自覺得到支持,愈發肆無忌憚。

冤冤相報,是人性。你支持警察開槍「淝低幾件」,下次招呼警察的,就不會是磚,而是汽油彈。

你會反駁:難道示威者出於復仇情緒的行為又是對嗎? 他們就不過份? 為什麼應該斥責警察,而不可以「屌」示威者(你會稱為「暴徒」)?

我會答你:是不可以,而是沒有用。仇恨是人性一部份,這不會因我們主觀意願而改變。我們很難講道理去說服所有人消除復仇之心(無論示威者和警察雙方亦然),靠炒媽拆蟹更加不可以。

我們唯一有可能改變的,是制度。我們追求的制度應該優於個人、能超越人性的缺陷,而這正正是制度(包括法治制度)存在於現代文明的價值。而制度,是在警察那一方。不容執法制度被扭曲而失去法治原則,約制公權力使其不再被濫用而製造仇恨,使法治制度回復原來用文明方式了結仇怨的功能,才能把未來矛盾升級、搞出人命的機會減低。

殺君馬者道旁兒,不問是非因果的濫情支持,勢將前線的警察(不論有無濫過權的)推向刀山火海,沒有回頭之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