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宿墨傷筆

2019/8/24 — 22:06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除了父親之外,外婆亦是影響我至深的人物,話說父親擔任麻雀館帳房之前,其中一項重要任務是要到油麻地廟街與合作夥伴商討開辦一家大檔,年青英偉的父親自然不負所望成功洽商了各項條款,大檔業務手到擒來,更有甚者父親發現了合作夥伴有一位年華雙十多一點的女兒,生螆貓入了眼花了整整一個星期把那女兒泡上了,更甚得合作夥伴的青睞,三個月後共諧連理,一年後大兒子呱呱墜地,取名大哥誠,即是本人在下!

外婆出身貧寒,為了家鄉弟妹生活乃石塘嘴最後一代阿姑,認識工作於戲班的外公之後埋街食井水嫁作馮婦。外婆只讀了幾年卜卜齋,但本身聰慧穎悟博聞強記,一本通勝倒背如流,中文根底比許多飽讀詩書的不遑多讓!

我那個年代小學生每星期必須交一篇毛筆大字一篇毛筆小字,毛筆對很多現代年輕人已經是古董物事,但那時候卻是正常書寫工具。有一次我如常習字之後,心急追看電視劇集《小露寶》,毛筆洗也不洗就放回筆盒之內,外婆看見二話不說的替我把毛筆拿出來,細心的用清水洗淨,弄乾之後才放回筆盒之內,同時跟我說:

廣告

「阿誠記著了,所謂『宿墨傷筆』,墨汁殘留在筆上,毛筆就會受損害,之後也回不去之前的書寫狀態了!」

我顧著看鋼鐵老師給小賓女 100 分,給小百明 90 分給小吱喳 80 分給小百皮 50 分再給小露寶零分,對外婆唯唯諾諾應付過去,慈祥的外婆笑著由我,眯著眼睛的說:

廣告

「阿誠從少記性好,長大了會得記著的了!」

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兩個多月,本來一個同氣連枝的香港社會被硬生生撕裂,深藍的淺藍的藍得發紅的,深黃的淺黃的黃得變橙的,黑的白的指黑為白反白為黑的的各有立場,唯獨是已經再沒有所謂中立的了。時窮節乃現,往日稱兄道弟志同道合的忽然發現彼此見解南轅北轍,口中說有容乃大但陸續不齒對方的言論,你說我宣揚仇恨我說你盲撐暴政,你指責我是暴徒我齒冷你助紂為虐,香港還可以回得去原狀?從前並肩的好兄弟還可以撐到底?從前緊扣的友誼友情友好還可以從修舊好嗎?香港社會還可以回復從前的欣欣向榮生機勃勃嗎?

宿墨傷筆!

要香港人從新好像沒事人一樣跟以往生活,相信一國兩制運行良好,一國兩制有希望維持到 2047 已經是痴人說夢自欺欺人,回不去了!香港人在兩個月內輪迴轉世了一次,發現了人世間滿目瘡痍,管治香港的官員低能庸碌麻木不仁,與現實世界脫節,傲慢自大而無知,執法者有法不依明目張膽的挑戰法律,社會分裂眾說紛紜,跟我們記憶中長大的光影天堂窩心老地方好像相差越來越遠,我們平民百姓何去何從?

不管你喜歡與否,香港人已無法回到「香港回歸後,在一國兩制之下欣欣向榮,繁榮興盛」的世紀騙局之中,過去兩個多月,令很多香港人特別是中年人社會責任感覺醒,政治觀擴闊,再不會亦不能老是說我討厭政治。我絕對不同意港獨,亦反對焦土,愚見認為在此關鍵時刻應該回氣思考,為傷者爭取公義,控訴過份暴力,營救被捕者被判者,開拓捍衛長期的民主空間與自由,可以憤怒不要仇恨!作為一個無可救藥的病態性樂觀主義者,我反而看見一個契機!

香港人從來沒有這麼分裂過,但……

香港人亦從來沒有這麼團結過,從開埠以來也沒有!

香港年輕人從來沒有如此令人感動令動容令人看到過人性的光輝!

現實是恐怖,現實是黑暗,現實是難以接受難以承受,但過程中年輕一代展現給我們看到的勇氣,創意,無私自主與齊上齊落的團隊精神,我們中年一輩幾曾見過幾曾承擔過?香港的未來不是我們這一班中年人,更不是那一班躲在政總的無能腐朽疆屍及追看虛假新聞坐井觀天的藍絲,而是年輕的下一代的,我們這一班廢中,反而更加應該思考怎樣去保護他們,幫助他們,令他們在這艱難時刻茁壯成長。將近的未來經濟轉差機會很大,香港人的自由更肯定會被剝削,但看看最近香港人展現的精神,展現的團結,潛藏的種子其實早已埋下,沒有人知道什麼時候可以開花結果,但必需堅持信念,我們的香港不會死亡不會逝去只會轉化!可以失望,不要絕望!

老子曰:「福兮禍所依,禍兮福所伏。」

宿墨傷筆,毛筆受損了不復舊觀,那何妨當作沙筆使用書寫,說不定可以更鐵劃銀勾龍飛鳳舞,創一派更勝之前的派系,另闖山河再創新峰!

我們是香港人,我們要堅持守護,救助我們所愛的香港!

香港人加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