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寄語愛國者:祖國欲成真正強國,還有一段長路

2017/7/21 — 13:47

2017年7月14日,高等法院就議員宣誓覆核案頒下判詞,裁定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及姚松炎宣誓無效,失去議員資格。

2017年7月14日,高等法院就議員宣誓覆核案頒下判詞,裁定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及姚松炎宣誓無效,失去議員資格。

【文:Paul】

梁、姚、劉、羅四位議員的宣誓官司,終於七月十四日下午三時麈埃落定。法庭頒下判令,宣告四人失去議員資格。判詞毫不具有什麼發人深省的理據值得深入硏究,法官實在無必要花那麼久的時間,搜索枯腸去寫那麼冗長的判辭,他只需搬出人大釋法的內容,就足夠取消四位議員資格。釋法內容,寫於他們四人宣誓之後,因此可以完全根據他們宣誓時的擧動,度身定做釋法內容,宣誓規格又怎麼可能不合何車、不足以扼殺四人議員身份呢。如共產黨人常掛在咀邊的口頭禪,四人必然注定失敗。

人大對基本法104 條的釋法,正如資深大律師李柱銘所言,不是釋法,是修改基本法。荒謬絕倫的是,借修改基本法,去修改了本地的宣誓法例,那不是基本法所定下北京要插手的範圍。更加荒謬絶倫的,是這個所謂釋法,它所訂定的新宣誓規格,說是由原法例於盤古初開時就是如此的(即由盤古初開那時起生效),而非由釋法通過及宣佈時始生效,將實行普通法的香港法律制度完全顛覆。這樣,對四人(計及先前二位是六人)又怎會是公平的呢?尤其是四人再次宣誓,是得到立法會主席認可,然後擔任了整個年的立法會期,現在卻要追索回支付給他們的款項,而這些款項,卻是他們工作的開支,不是袋進他們袋子裏供私人花費。這又是否合乎公義呢?

廣告

在普通法的世界裡面(不只是美國和英聯邦國家是行普通法的),不完備的法例不少。主催立法的、草擬法律的、和修定要立的法者,都從自身所處、所經歷、所認識的人、事、物等等去做判斷,往往忽略碩大社會裏的種種情況,因而訂定了這等有問題法律。遇到這些情況,公正嚴明的法官們不一定給難倒,變得一籌莫展。他們會利用自己經驗、智慧和學識,去解釋含糊之處、糾正矛盾的地方,和填補應有的部分,力求法例在不失原義下,保持完整和合乎公義。這就是所謂的"judges make law",不一定是判案所下的有約束力先例才屬於法官造法。

不過,有時不完備的法例,不一定能夠如此這般就可以合理化過來。那麼,另一途徑就只好將個案束之高閣,給予束之高閣的理由,待行政和立法機構去糾正條例不足之處,不會依那個不適當的法律去裁決,造成寃案。

廣告

既然這個釋法是如此混帳,我們實在應該鼓起勇氣,向坐在北方的人,訴說我們的困難,再行釋法,使原本釋法能保障一國兩制併行不悖,不扭曲、不變形。若非如此,終使行政當局不再提出訴訟,實在難以控制其他人繼續追殺其他十多名宣誓未符釋法要求的議員(包括非民主派議員),引起的混亂和不確定性,難以估計其傷害。

寄語我們的愛國者,祖國要成為真正的強國,還有一段漫長的路。她需要人民幣能自由兑換,不然也要國際化。國際化帶來的好處,不言而喻,還不清楚的話,看看美元就知。她需要大量的外來貸款去支撐許多具風險的國內投資,而不是動用國家儲備去冒投資失效風險。她需要在境外設立人民幣資金池,即在香港(其他的境外人民幣中心,不能與香港的性質相類比,僅屬找換中心,以貿易額作限),將幣值波動帶來風險留給香港承擔。她需要有什麼滬港通、深港通,給予國外投資者的投資A股債券,具香港法律保障,而她又獲得香港證監和聯交所替她把關,應付國外炒家興風作浪。

 

作者自我簡介:香港出生和長大,Sc and MSc,U. Of New England

原題為〈梁、姚、劉、羅議員資格被遞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