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寒戰 II 和失控的球賽──梁天琦事件有感

2016/8/3 — 12:19

昨天八號風球仍然高懸的早上,終於能抽時間到戲院欣賞電影《寒戰 II》,幸好之前沒太留意坊間的褒貶文章,故觀後感仍蠻不錯,誰料才不過幾小時後,香港真正的寒戰正式展開,說的,當然是梁天琦新界東立法會選舉提名無效一事。

制衡、機制、法治

這篇不是影評,沒打算討論電影箇中細節,綜觀全片,令我印象最深的是當中幾個關鍵詞──制衡、機制、法治,因為這三樣正正是我城逐一失去的基石。

所謂聖人都有錯,是沒人能抗辯的真理喇啩?所以社會上需要制衡的機制,和法律的約束,去劃下社會各人的行為標準。正如電影裏頭郭富城即使身為警務署長,也要因涉嫌行為失當而面臨刑責,甚至在機制下有被罷免的危機;但同時,因根據條文他仍有兩周的交接期,所以他可有時間作翻身部署。當然,這只是電影橋段,有多虛構失實仍能一笑置之,現實呢?卻教人打個寒顫,別說警務署長,七警拳打腳踢和朱經緯揮棍打途人二事快要兩年了,前者,政府還在攪盡腦汁去鑽法律空隙,後者至今仍然如同沒發生過一樣不了了之,連同今次梁天琦新界東立法會選舉提名無效一事,證明了只要是幫政府替阿爺出手做事,就肯 L 定唔會有錯呢回事,甚至只要是 689 班子的一員,小小一個選舉主任,就無需理會什麼法律條文和理據,即可以個人相信與否和估計去作判斷,制衡?機制?原來《寒戰 II》係笑片?

廣告

我們對法治的理解

小時候讀中史,秦仍未統一六國之時,商鞅變法,為表達政出必行,因而出現「立木南門」這成語故事,大意是擺碌木在南邊門口,如有人把它搬到北門便有賞賜,初時大家心諗有無咁筍,結果有人做了真有賞賜;這是我們對法治的基本理解,紅燈停、綠燈過,馬路交通秩序由此建立,路人和汽車服從了就是守法,不是有人說我不相信你會遵守,或者我聽聞過你曾衝紅燈就可定奪。李文彬?聽講你最後實係奸嘅,所以不能讓你返回警隊,連電影都不會用的荒謬橋段,今天卻成為政府的判決擺在大家面前,梁天琦做足要求仍被踢走係荒謬呀!吹咩!鉛水事件都可以用大家都有錯,所以無人要認錯就蒙混過去啦!官員們只要忍住笑、皺皺眉,更荒謬的過幾日咪又可以當無件事…

球場亂事只是遲早問題

大家都愛說「搬龍門」作為特區政府處事標準不一的形容,今次梁天琦事件證明了,「搬龍門」只是政府 level one 的手段,隨意按中央的喜好邊踢邊改球例、隨時更改入球有效與否的標準,甚至連落場都不准是更利害的殺著,試想想一場球賽,依足球例射入的被判無效,仍未出場的球員便領紅牌,球賽還能進行下去嗎?在場的球迷會怎樣?除了一起衝落球場泄憤別無他選,不在場的呢?只能隔著電視爆粗或打爆部電視麼?一想起早上看《寒戰II》郭富城睜著圓大眼睛,字字鏗鏘地在說著什麼制衡、機制、法治等等的字眼時,不禁茫然失語,我們的香港,是否早已像電影開場時的冰塊般,逐一碎裂?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