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寒風湧現

2018/12/14 — 19:23

2017年12月12日凌晨,多名市民在立法會外紮營,反對守改議事規則。

2017年12月12日凌晨,多名市民在立法會外紮營,反對守改議事規則。

【文:劉康】

一到咗寒冬,就會有寒風激湧。今年嘅寒風,同上年一樣咁凍。

上年十二月十二號嘅時候,一啲都唔好受。有一股寒風不斷拍打我個頭,又刺傷我雙手。就算我啲衫有幾厚,都好似唔夠。仲有,寒風唔會咁快就走。

廣告

呢日嘅寒風好大,將香港嘅每一個角落都霸佔哂。呢股風嚟得真係快,呢股風究竟係由邊個所帶?係邊個咁變態,帶住呢股風向香港人身體不斷咁鎅?係所謂嘅建制派。所謂嘅建制派提出修改議事規則嘅議案係將香港毀壞。點毀壞?呢個不義政府嘅任何不義議案以後都可以通過得好快。

我嗰晚喺反修改議事規則嘅集會度。喺嗰度,雖然有股寒風將溫度變得唔好,但係喺香港唔通仲有地方係冇寒風侵暴?

廣告

我有一段時間係喺集會留低咗。我之後從集會行開咗。我慢慢離個集會越嚟越疏。我行開嘅原因唔需要太多,我係想兜個圈再返去個集會如初。而行行下就有黑警截停我,又有黑警用粗言穢語惡劣咁對待我。黑警帶去連儂牆將我,又亂立涉嫌無牌管有仿製槍械罪於我。如果我帶咗把點睇都係玩具嘅玩具槍係有錯,係可以因而加罪於我,都唔係因為我嘅政治立場而打壓我,咁唔通原因可以再多?黑警令到香港有更加多股寒風形成咗,係想吹到同政府意見唔同嘅人唔再多。

到咗今年嘅四月、六月、八月同九月,就算太陽望落去係幾咁充滿喜悅,寒風依然都未肯從我身邊離脫。政府喺四月改以亂告我所謂管有仿製火器罪嚟將我嘅自然權利掠奪,又將我嘅玩具、時間同快樂通通掠奪。呢一股匪盜嘅寒風係非常之低劣,係想將人嘅所有嘢全部滅絕。

到咗宜家嘅冬天,寒風好兇殘咁再湧現。寒風喺度折磨緊每一位身處政治獄嘅抗爭者塊面,喺度侵擾香港人應該有參選權嘅家田。寒風幾時先可以唔再將人糾纏?我祇係見,有股寒風喺我後面,又有另一股寒風喺我前面。

 

作者自我簡介:葵涌循道中學學生,曾經試過喺同林鄭月娥合照嗰陣,高舉香港獨立標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