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19/5/6 - 17:14

寓言一則

涂謹申

涂謹申

從前某鄉村,惡霸甲睇中美女乙,要求同美女乙性交。

乙:「我唔制!」
甲:「呢件事係刻不容緩!因為我有絕症,唔性交就會死!」

但大夫把一把脈,惡霸甲仲有半年先死。

廣告

乙:「既然你未死,係咪要咁急呢?你絕對可以搵其他方法解決啦!」
甲:「唔得,呢個提議係為咗堵塞長久以嚟嘅漏洞!」
乙:「又話唔性交就會死?」
甲:「同一時間係要堵塞漏洞,就係我咁靚仔,到而都未結婚!」
乙:「呢個唔係漏洞,係幾廿年嚟我都唔肯嫁俾你!」
甲:「講咗幾廿年你都唔肯嫁,仲唔係漏洞?你有無諗過而家人口老化,就係因為你唔肯嫁俾我?你唔俾我搞,我隨時會強姦你,你係咪容許一個強姦犯同其他村民一齊生活?」

雙方爭持不下,單嘢唯有交去村公所傾,跟據慣例,應該由年紀最大嘅圖伯伯帶領大家傾。

圖伯伯個人比較老派,就話要跟規矩,要性交都要先結婚,要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班俾惡霸甲買通嘅村代表就投訴話圖伯伯有心拖延。

圖:「我都係跟規矩做咋喎。」

俾人買通班村民就駛橫手,將村公所個會交俾村入面年紀第三大嘅阿石去帶領,圖伯伯梗係唔制,結果圖伯伯又搵人傾,阿石又搵人傾,一個會就鬧雙包。

咁村公所呢,本身就有個文書嘅,圖伯伯同阿石傾唔掂數,文書本來就應該兩不相幫,但阿文書又走去幫阿石,話阿石先有權決定,圖伯伯搵阿文書,文書仲失埋蹤添。

點解個文書會咁樣?據吃瓜群眾透露,原來個文書係惡霸甲揀嘅,仲係佢俾錢請嘅添。

之後會點?睇怕圖伯伯都唯有去衙門擊鼓求公道啦,斷估結果會係咁:

「衙門唔介入村公所事務。」

仲會有一班學究財主衝出嚟話,圖伯伯唔應該以氣用事,將件事「政治化」,搞到阿甲無得性交爛鳩而死,搞到鄉村發展受阻,簡直係千古罪人。

至於阿甲要強姦阿乙單嘢,強咩姦?村公所通過㗎嘛,文明、合法、合理,係咪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