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在元朗襲擊之後 — 公務員可以走得更前嗎?

2019/7/25 — 13:54

資料圖片:政府總部下班時間	,圖片來源:政府圖片

資料圖片:政府總部下班時間 ,圖片來源:政府圖片

顧書維按:今周一,網絡瘋傳「因政府無為 警黑合作 HAB OLO II (2) 22/07 罷工,以至抗議」的圖片,市民大讚這位語文主任有吉士,卻又擔心他/她被秋後算帳,瀰漫著一陣白色恐怖。我身邊也有兩三位公務員朋友,在周一罷工以示不滿。

另一位素來極度理性的公務員朋友,在這兩個月來難以入眠,七二一「元朗恐襲」後更是怒火中燒,我鼓勵他以公務員的身份撰寫一文,借用這個專欄平台刊登,讓市民看看公務員的觀點。因此下文的「筆者」,不是顧書維本人,而是這位公務員朋友的肺腑之言,希望各位讀者一看。

「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但你有把槍口抬高一公分的權利,這是你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

無論是「佔中」時,抑或在最近的「反送中」風暴中,都經常會聽到以上的告誡。到底公務員在社會危急存亡的關頭,是怎樣想的呢?又是否仍本着良心辦事呢?

廣告

筆者是一名八十後的公務員,不能代表所有公務員,但畢竟任職政府多年,以下的觀察相信是雖不中亦不遠矣的。

結論寫在前頭,筆者認為大部份(或起碼相當部份)的公務員,雖然礙於其身份而未必方便公開支持最近的社會運動,但心底裏都是明白前因後果,都是可以化為大家的同路人的。

廣告

1. 公務員的組成

筆者曾在不同的部門任職,亦常有參與不同職系的 Recruitment Board。基本上,不同部門的主管,招聘時都有幾個共通點,舉例如下:

學歷:由於求職者眾,在競爭激烈的情況下,近年的職位即使毋須大學畢業,多數脫穎而出者都有大學學位。以 ACO(助理文書主任)為例,本身只需會考 5 科合格,但近年獲聘的有約 7 成均持有大學學位(當中更不乏碩士學位持有人)。

社會觸覺:面試要求求職者有一定時事常識,不能離地。

性格:撇除以上因素,最重要的始終是要聽話受教。以 AO、EO 為例,即使面試者八面玲瓏、長袖善舞,假如太有性格、太有菱角,面試官通常都不願冒險,以防他日後難教,或者一不高興便辭職。

年齡:由於近年人手增長及退休潮,政府急需招聘人手,所以現時為數不少的公務員,其實都是近年加入的。從公務員事務局的網頁可見,截至 2019 年 3 月 31 日,在 174,902 名公務員中,有過半數(54.6%)均為 2000 年之後才入職。而從下圖可見,屬於 70 至 90 後的公務員,佔數亦過半(55.4%)。據筆者的觀察,年紀越小,以及學歷越高的公務員,其思想越開明,亦越不滿政府及警隊近來的表現。

人數%
25 歲以下5 9283.4
25 至少於 35 歲46 58626.6
35 至少於 45 歲44 37325.4
45 至少於 55 歲49 37228.2
55 歲及以上28 64316.4
總數174 902100

(資料來源:公務員事務局網站

基於以上因素,近年聘請的大部份都是一些受過高等教育,而且對社會現況有一定理解、對何謂社會公義有一定 aspiration 的人,但同時亦是比較服從怕事的一群,因此即使不滿上司決定或政府做法,亦往往敢怒而不敢言。

2. 有想法,但往往不便發聲

筆者認識的公務員朋友當中,不少無懼後果經常勇於發聲,筆者打從心底欽佩。然而,其他大部份的公務員在「反送中」風暴前,一般情況下都是保持沈默。除了因為生性較順從,亦有其他客觀因素掣肘公務員發聲。首先,《公務員守則》規定,公務員不得參與公眾集會,或進行任何涉及政治成份的發布或分發(雖然似乎有留意這點的人不多)。

然而,更重要的是出於對被秋後算帳的恐懼。以下的事件,皆為筆者所見所聞:

  • 在「佔中」期間,有常秘召該局的所有 AO 入會議室問他們是否曾經參與
  • 有 EO 在辦公室被其上司指她是黃絲,並因此而針對她
  • 有在警察總部工作的 EO 一直 due for posting 但毫無音訊,直至最近在 Facebook 貼文表達他對「反送中」的政治立場,便立即被調離警總
  • 在 6 月 6 日的法律界黑衣遊行當中,有律政司律師參與,事後迅速被起底
  • 在 6.12 當天,有在紀律部隊部門任職的公務員,在 office 內聽到在旁的上級們高談闊論:「啱喇,開槍射死班示威者就啱喇」

以上的例子,只屬冰山一角。高層毋須明刀明鎗的秋後算帳,只要他不信任你,以後不再對你委以重任,作政治表態的公務員已經要負上後果。事實上高層甚至毋須真正的對你秋後算帳,只要有這種白色恐怖存在,已經足以造成寒蟬效應。

事實上,早前示威者發起的「接放工」行動,不少在政總及週邊工作的公務員同事都拍手稱快,公務員既不用表明身分,又可以變相罷工(哈)。

當然,不少人會對這群尚有良知但膽怯的公務員勸勉,卿本佳人,何必為虎作倀,而不另謀高就?然而,成了家的公務員固然有其家庭負擔,不容易隨便下此決定。即使沒有家庭負擔,在政府任職的 officer,即便行政經驗豐富,除非本身持有專業資格,否則要投身私人巿場,不但其資歷不受認可,不少私人僱主甚至會對曾任職公務員的求職者有其偏見,不願聘用。事實上,筆者亦認為,由一群有良知但膽怯的人擔任公務員,肯定比一些心存歪念的人接替他們的空缺來得好吧,無為總比有為但滿腹詭計的人好吧(所以筆者在過去兩次特首選舉都支持唐英年多於 689,支持曾俊華多於林鄭,惜天不從人願)。

以上所寫的不是贖罪文,不是求讀者諒解公務員苦處,所謂「食得鹹魚就抵得渴」。走上前線捱子彈捱催淚彈及面臨被起訴風險的示威者、一心做普通記者卻變成戰地記者的新聞工作者、投身警民衝突刀鋒的議員社工和教徒,才真正值得敬仰、同情。筆者如此詳盡地交代一般公務員的處境,只是想指出,絕大部份正常的公務員並非大家的敵人,對示威者不但毫無敵意,甚至是充份肯定的。人非草木,只是往往身在其位未必方便公開支持。

3. 元朗襲擊

然而,筆者觀察到,在 7.21 的元朗襲擊後,似乎起了些微妙的變化。無差別的毆打路人,疑似的警黑合作,林鄭不對稱的表態,令不少平時甚少作政治表態的公務員朋友都大爆發:

  • 有公認的 Highflyer,平時對政治絕口不提,只會在 Facebook 貼些旅行、品酒照,在 7.21 後接連貼文怒轟林鄭及警黑合作
  • 有平時譴責一切暴力的公務員朋友,本來對最近的社會氣氛感到十分困擾,決定遠離社交媒體及一切新聞,但 7.21 後不停追 post,並跟同事不停 share 最新消息
  • 有一向功利、不問世事的同事,午飯時一見面他便對政府及警察近來的表現破口大罵
  • 有剛為人父的消防隊目,因 7.21 事件而徹夜難眠
  • 有兩名孩子的母親,對孩子感到愧疚,因為把他們帶來了這個世代

有人認為,往後的抗爭應集中戰線,不應被元朗事件分散焦點。但筆者認為,元朗事件對於平時較抽離的普羅大眾,特別是一眾公務員,從不同的情緒及心理層面都有其關鍵意義,不應輕視:

  • 感同身受: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眼見立場姐姐直播期間被拳打腳踢,回家的廚師被藤條打至皮開肉綻,有男乘客在車廂瘋打一輪後絕望地跪求兇徒離開(最後仍被折返的補上一腳),7.20 所謂撐警的名人原來正正就是獻計(或說漏了咀)叫兇徒用藤條及水喉通毆打平民(他稱為「教仔」),再抽離的人,都不免義憤填膺。
  • 震撼性:一般大眾,往往覺得政治論述較抽離,事不關己,亦 visualise 不到後果的嚴重性。然而,今次元朗襲擊正正將暴政的惡果,血淋淋、赤裸裸的展露於公眾眼前,對平民百姓異常震撼。
  • 恐懼:一天過後,網絡流傳黑社會於不同地方再有行動,元朗屯門朗屏荃灣沙田,頓變死城,各區居民甚至有家不敢歸,人人自危。事件觸碰了一般人最基本對生命安全保障的底線。
  • 公義失守的憤怒:近百惡煞四處行兇,甚至有疑似孕婦被打暈,報警遭報案中心冷嘲「驚你就唔好出街」及 cut 線,警察遠超合理程度地姍姍來遲,而手無寸鐵的救護員偏偏遠比警察更無懼自身安全更早到場,兇徒甚至在事後大模斯樣鋪天蓋地慶功,警察到場截查的是受傷受驚巿民,對兇徒反而一個人都沒有拘捕,而政府最後還要在新聞稿政治抽水。每一件事,都是如斯令人氣憤難平,是可忍孰不可忍!

也許,這正正是一個契機,令更多公務員在這場社會運動參與得更多。只要他們足夠地憤怒,或者有方法免除他們上述的憂慮,相信不少人是願意走得更前的。如果真的能累積足夠的 critical mass 進行罷工,筆者相信不少人樂意參與,亦勢將成為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共勉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