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在六月二十七日《南德意志報》出版之前

2019/6/27 — 10:10

6 月 27 日刊於德國《南德意志報》呼籲關注香港民主自由狀況的廣告(圖片來源:石賈墨 Facebook)

6 月 27 日刊於德國《南德意志報》呼籲關注香港民主自由狀況的廣告(圖片來源:石賈墨 Facebook)

今日,被譽為德國最有影響力嘅報紙《南德意志報》(Süddeutsche Zeitung,下稱 SZ),政治版嘅第一頁(即係頭版第五頁),將會有一頁由香港人寫嘅公開信,搶先同德國所有讀者,講出香港人對逃犯條例嘅擔憂。

呢樣嘢,無人做過。做得成,的確係創造歷史。

如果你等陣朝早買咗份 SZ 嚟睇,你會見到右下角有一個字 ViSdP,下面有一個人名同地址。

廣告

用兩分鐘嘅時間去 Google,你都知道,呢個名,其實係我真名。

我同大家講,呢個係德國(或者嚴格啲嚟講拜仁州)嘅法律要求。ViSdP 係一個縮寫,德文係 Verantwortlich im Sinne des Presserechts,可以理解做「出版物法規負責人」。差不多所有出版物都要有一個 ViSdP 負責人的。

廣告

知道個背景之後,喺度我想同大家講兩樣嘢,好希望大家可以幫我將呢個信息傳開去。

一,我係唔想出自己名的。

因為有一個名,人哋可能會誤以為我係發起人。其實邊個係發起人,都好清楚,只不過今次發起人有成兩萬幾個。我個人意願,同其他參與組織多國賣頭版嘅朋友都好希望用「一班關心香港嘅香港人」嚟做身份。

但係 SZ 同律師傾過,廣告一定要有一個位於德國嘅 ViSdP 負責人,係有 Haftung 的,要負真正嘅法律責任。而可以有 Haftung 嘅,一係就係商業公司,一係就係註冊協會等等有法律形式嘅團體,一係就係一個 Natürliche Person。咁短時間,無可能開到公司,眾籌計劃亦好難容許呢個步驟,所以一定要搵一個人出嚟做。

而群組入面極大部分嘅人都對自己嘅身份有好大保護性,須知你根本無可能知道邊個喺個 Group 入面,尤其係之前有 Telegram Admin 畀人拉呢個事例,好多香港人都小心好多。

結論:我既然都有負責聯絡 SZ 同安排翻譯同校對,出我自己個名,係最直接嘅解決方法。至於你話我有無咩考慮,你可以睇睇我之前講去法蘭克福嘅故事。

二,如果你無參與成個籌備過程,你係永遠無可能知道有幾多個人,花咗幾多時間,幾多心血去搞呢樣嘢。

今次呢個 G20 全球頭版計劃嘅組織,完全自發,雖然混亂,但係規模之大,速度之快,能力之高,我自己覺得,Credit 係要俾哂每一個人。

從翻譯,到排版,到轉賬(SZ 個廣告都差不多成百萬港紙,移動一筆咁大嘅資金,真係唔係容易事),到資料搜集,到聯絡等等等等,每一個人都盡心盡力咁為呢個目標努力,令到個廣告可以光速出現喺 SZ,真係話係奇跡都絕不為過。

報紙唔落得 Credit,我覺得我絕對有責任喺呢度落,雖然我唔可以披露佢哋嘅身份,但係每一個人都係呢個歷史性一刻嘅主角!

我好希望大家可以將呢個信息傳開去,如果你知道有人都有參與過的話,我好想你可以知道佢地付出咗幾多!

我可以幫忙嘅,已經做哂,從翻譯信件,到翻譯字幕,甚至出埋自己把聲,出埋自己個名……動機都好簡單,我好想幫幫手,如果你係身處德國嘅香港人,你可能理解到好多留德華嘅無奈……

今日報紙賣街啦,我都夠鐘收工,專注返自己教德文嘅計劃,同埋俾返啲時間屋企人……要搵我幫手的話,放心,我都會繼續幫,不過速度會慢返少少。

我都夠鐘瞓覺啦,大家記得多啲休息。有機會先再同大家講下呢個奇跡。

大家努力,香港人加油。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