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在反送中運動被改變軌道之際:應提升「實行雙真普選」為首要目標

2019/8/15 — 19:21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袁永德】

運動已經進行了一段時間,「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我當然支持,但同時發現,我們要有調整的必要。「五大訴求」之內,我認為暫時以「實行雙真普選」為核心,推廣提升為首要目標。

原因如下:我作個比喻,我是一個孤兒,寄宿在一個家族,林鄭代為母,警隊代為父,還有其他家族成員。平常無人理會我,有些時候,我向母親要一杯水,她不給,第二次,也不理會,第三次,她叫父親幫忙,並對我責罰。我覺得不滿,我跟母親要求須要找個辨法控制一下父親,母親當然不會為了我去與父親關係破裂,最終我又遭到拒絕。更被肯定我是反叛而做壞事反抗,更將我鎖在房中要我反省,其他家族成員亦無動於衷,無人理解與為我發聲。原因他們才是一個互相合作的家族。雙普選可以是一條出路,將一些理解我們與願意聆聽及改變的人帶進這個家族之內,從根本和核心去改善並解決一些漠視與濫刑的問題。如何改善與解決才是我們訴求的重心,所以「實行雙真普選」可以是一個最具影響力的方法。

廣告

走到現時,我感覺到有一種違和感,一種奇怪的氣氛,是一種不良好的預感。由觀星筆事件開始至今,就更為強烈地感受得到,我們開始被煽動,被擺佈。政府利用了傷痛,憤怒和報復去將運動的軌道改變了。「觀星筆事件」我們傷痛,警方利用報紙測試法去愚弄我們,我們憤怒,繼而發起「全民觀星運動」,看似是平反,但主要是由報復主導,然後警方再次漠視我們,再一次受到侮辱,再一次憤怒。接著,大大小小的示威,大多以報復警察而發起,其後,「女抗爭者被射擊眼球事件」出現,大家萬分傷痛,憤怒升溫,要報復去清算警隊,立即發起「以眼還眼活動」,最終被一些戲子與臨時演員去將這個人道活動變成示威者禁錮反對人士的戲碼。我們再次被標籤成「暴徒」,這次更有可能會影響一些被捕或受傷了的同伴。現在社會的違和感與古怪氣氛就是這種傷痛憤怒報復的繮繞,以及讓反擊取代了抗爭。政府一早瞄準了這個方向,製造傷痛,挑起愤怒,以暴力打壓復仇的反擊,再次損失,又再傷痛⋯⋯政府製造了這個「永劫輪迴」的循環,間接令更多的只為復仇的同情者與憤怒者加入,繼而可能造成我們內在的分裂及令團結自行瓦解。所以我們要冷靜一下發熱的腦袋,放下仇恨報復的行動。並瞄準政府隱約在防避的雙普選訴求。若然雙普選訢求取得成功,與及能夠選出合適的人選,另外訴求的問題也可能容易得到解決。

香港人若真的重視民主,我們應該運用民主的方式解決,我們運動的方向可以更加著重於宣傳與鼓勵人人投票,冷靜認真審慎選擇,提倡每個市民積極參與選舉,使運動回復到當初積極主動,有熱忱有活力又平和融洽的狀態氣氛,不動干戈,和諧進行,不落後於古希臘時代的民主力量。若然依舊似如今的瘋狂、被動、憤怒深沉、分裂又失控的復仇狀態去爭取訴求,假使成功,往後的民主社會也必然脆弱而不攻自破。如何選擇一個合適人選,我會選擇一些願意勇敢與中央對話,既不仇恨敵視中國,又不會偏袒地只會保護香港,懂得製造良好溝通,不偏袒任何一方,目標是能將香港與中國的分歧化解又能達成互相理解互惠互利,共同發展進步的人。

廣告

「有鬥志又冷靜,既堅強又靈活,可自主又能合群,退可攻,進可守,BE WATER。」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