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在歲首:尋路擺脫慘淡人生

2018/1/4 — 12:25

【文:May Tam】

歲首說慘淡原是忌諱,小時候要給大人掌咀的,只是敢於直面慘淡,才可引發動力和智慧來求變。新儒學大師唐君毅先生就有過這樣的人生省思:「樂觀恆建基於悲觀,人生之智慧,恆起自對人生無明一面之感嘆。」(唐氏著《人生之體驗》導言附錄

慘淡的人生有很多面向,回望過去一年身處的社會和周邊大環境,有兩種很普遍的慘淡人生直衝腦海。

廣告

兩種慘淡人生普遍不休

第一種慘淡人生是眼見著非常不堪的景象出現,而且延續不休,肯定即將引向不幸,自己卻無能為力挽救,眼巴巴看著悲劇按自己的預期一步一步實現。

廣告

這種慘淡不難感受的,生活裏太多個人和群體的例子。個人的例子如見到自己的親人受著末期癌病極苦折騰,卻束手無策,只能等日子目送他/她離世。群體的例子如去年中國異見人士兼諾貝爾和平奬得主劉曉波肝癌末期,出國治病的訴求被中共拒絕,全球觀眾每天在電視傍看中共發布他的病情,眼巴巴看著他一天一天步向死亡,正如流亡到香港的上海導演應亮所說:「……(電視)直播他怎麼死,直播嘛,沒有人有能力救這個人,看著他死掉結束。」

第二種慘淡人生是看到悲劇在眼前上演,人卻完全像在劇院裏看台上的假戲一樣,只是「觀賞」,悲憤情緒牽動一下之後與傍人說說談談,發洩了情感之後如常生活。這其實類似港人近年常說的「食花生」,只能夠消費一下別人或世界的慘況,表達一下同情心之後尋求良心少許安頓的,姑且稱之為「食花生」人生。

「食花生」人生的主角不一定自感慘淡,只是消費一下自己的感覺之後世界如常運轉,壞事不變慢慢亦會習慣,你說慘淡否?

慘淡事不了且向前跨延

過去一年存在的慘淡事沒有過去,更且陪伴著時間向前跨延。「新中國」接近七十年的極權暴政沒有結束,更隨著其經濟強大已向全球擴張權力,今已權傾天下,直到地極。香港昔為避秦之地,今亦已在其股掌上。

遭以言入罪的劉曉波在禁與外界接觸下帶著政治犯的身份患病離世,海外多少政要頭目發聲呼籲中共放人,讓他夫婦出國就醫,都屬徒然。

劉妻劉霞被軟禁多年,據報深陷嚴重抑鬱及其他病患,至今仍下落不明。國際間不同人士陸續為她恢復自由而發聲,包括全球多位知名作家向中共最高領袖習近平致公開信;德國柏林在上月的國際人權日,有大規模的抬棺材紀念劉曉波和要求釋放劉霞集會遊行,至今也屬徒然。這當然不足為奇,當年因六四事件受過短期的國際制裁,本性不移但如今財權日脹的中共,當今還怕誰?

對異見者的不公平關押、審訊、判刑或其他剝奪人權的新聞,長讀長有:台灣李明哲案、維權人士吳淦、江天湧等陸續收監、秦永敏為「多元化的民主主張」待審、「低端人口」遭驅趕……哪一件因受世人議論而收斂?

回到香港,一個錯信騙子如今陷入萬劫的地方,多少個傷口繼續潰爛下去?雨傘運動是對基本法的普選承諾幻滅後,港人自治夢碎的民心大崩潰轉折點,但民意大宣示之後,日子沒有好過,只有越來越難過。雖然非建制的民意高度清晰,贏面光明磊落,但權力一方通過各種手法阻止某種政見的人參選議會;以人大釋法及行政干預立法機關的方法DQ反對派議員;把抗爭人士收監;把立法會開會法定人數降至基本法訂明的水平之下而公然獲通過;一地兩檢在香港境內挖個洞交予中央管轄而說沒有違反一國兩制,因為人大常委會所說的「一言九鼎」;大律師公會按法理邏輯批「一言九鼎」論,曾受過港英的法治和程序理性管治文化深度培訓的本土特首,將這種理性討論打成「精英心態」的彰顯,法治香港倒退回人治中國,真理尋索不源自理性思辯,是以誰的手瓜大作依歸……這一切都是北京和其代理人全勝。

放開政治、理想原則或社會公義等被認為吃飽飯才有資格談論的事情,說回一般港人百姓的溫飽生活,就更慘淡了。免卻贅述,說一件就夠了。從祖國南來的「新香港人」繼續托住香港的天文價高端樓市,沒有人再期望或認為要改變令人無處棲身的食人樓價,輿情開始轉向另類房屋思維,學者開始寫文章推動劏房合理化,基層人士熱搶凶宅,集非成是一天習慣就繼續盛世昇平矣。

巨人升起 世界淪陷

這一切能回轉嗎?共政權已經無所畏懼了,他已能夠買起全世界,近年主動開創萬邦來朝的外交盛事源源不絕。雖然在北京召開的中共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宣稱,中國不輸入外國模式,不輸出中國模式,不要求别國復製中國,但是其覆蓋近60個國家的一帶一路投資計劃卻屢見中方主導的貪腐現象(例:何志平案)擴散世界。越來越多媒體報道西方國家政要獲得中共利益而向其靠攏,澳洲總理特恩布爾拍案驚奇地叫喊「澳洲人站起來」,抗議中國影響澳洲內政。

人權紀錄備受詬病的中共,去年底以發展中國家巨頭的姿態,召開發展中國家代表雲集的首屆「南南人權論壇」,要「促進全球人權事業發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官方的致辭侃侃高唱人民福祉和平理想,論述人權保障並非一條途徑,而是要配合國情,中國正是走「中國特色人權發展道路」,背後的潛動機是要在國際奪回由中共來定義人權的話語權,洗脫其打壓異己而受國際詬病侵犯人權的污名,然後主導全球走向另類定義的「人權」發展方向。

可是,官方美言與現實的落差太大。既然習近平說「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始終把人民利益擺在至高無上的地位」,怎麼首都會驅趕數以萬計「低端人口」?既然中國外長王毅致辭說「和平是人類之福,戰爭是世界之禍……沒有和平,何談人權?」那為何從不放棄武力攻台的可能?連自己的同胞也終日喊打喊殺,怎樣令人相信你信守人權?你又能怎樣領導發展中國家發展人權?中國傳統儒家主張「修齊治平」,如果連在家都打老婆虐兒,怎能相信你治國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時候不整人?這個世界性人權論壇最恐怖之處是,中共倡議「推動國際人權機制在規則制定、成員組成、職員分佈等方面,切實反映發展中成員佔聯合國會員國五分之四、人口佔全球80%的需求和利益」,也就是說,隨著中共買起全世界,連世界的人權標準和人權問題處理原則,都要隨之變得有「中國特色」,這不是停留在口邊的念頭,而是有具體的改動方案赤化全球人權觀念。(本段引文參看習近平向論壇發的賀信外交部長王毅為論壇致辭

個人尋路 擺脫慘淡人生

巨人已經升起,大到鋪天蓋地,作為一個軟弱乏力的無名個體,可以做點甚麼呢?多少大權在握的世界巨頭他也不會害怕,我正是經歷著上述第一種的慘淡人生,眼巴巴看著禍患延續不休,無能置喙。

對的,可以而且應該,更加不能停止發聲、吶喊、鑼鼓齊擊,鳴寃打惡;繼續寫點文字、在特別的日子點枝蠟燭、穿件有劉霞頭象的抗爭T Shirt、在海邊放一張空凳……只是,聲勢當然不可沒,但似乎一切過後,霸王仍然硬上弓……這樣,似乎經歷著上述第二種只能是消費感覺的看客「食花生」慘淡人生。

眼前一元復始,實不想再承受慘淡,於是想到發聲以外,用勤勉機靈去構思和行動,比消費感覺更有實效,更有懾服力,這自然又引發爭議,像過去五區公投、立法會泛民應否總辭等一次又一次牽起同路人互相傷害的慘況。已經夠慘了,何不以實踐乃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來試試看:

抗爭要有聲勢 也要睿智創造實效

*經濟抵制——

中共既是香港事務最後話事人,中資又在香港佔著龐大的經濟利益,在日常生活上杯葛中資是唯一有震懾作用的抗爭,包括杯葛中資銀行、紅色證券、中資零售連鎖店……。雨傘運動中,就有人列出了抵制建制派旗下各項消費企業名單,包括酒樓食肆、服裝及百貨零售、證券行、傳媒及出版集團等,呼籲市民不要光顧。這種衝擊抗爭對象的經濟利益作為不合作運動,香港資深工運及政治研究者區龍宇早已提及,他在題為《欲保自治,以小敵大,對外BDS》的文章中,就曾詳述南非和巴勒斯坦的成功例子,同時分析了香港可能奏效的現有條件。

這構思筆者在去年群眾發聲要求釋放劉曉波劉霞之際也有提過,而且之後身體力行,已經把所有在中資銀行內的存款提走、取消賬戶、拒絕紅股、消費香港本土及海外產品。

*抗爭模式的範式轉移:靜默、原子化、流動——

隨著香港司法獨立成疑,為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迫在眉睫,民主運動和社會運動的空間必繼續大大收窄,抗爭方法不能再沿用在言論自由和法治可靠的年代那種舊套路,必須創新方法,例如靜默變革,行動默默進行不張揚;流動而不停留;參與者打散而不集結;行動原子化,由每個個體各以自己的創意默默實踐同一個抗爭目的;傳訊不留痕跡,親自面授消息……。

這是麻鷹捉雞仔的雞仔求生術,亦都是雙方鬥智鬥力的過程。你麻鷹越要捉到雞仔,我雞仔是絕不給你冚檔的。

舉例說,去年劉曉波病危,全城舉辦發聲營救集會、祈禱會等活動時,就有市民把印有講述劉曉波事件的單張,拿到多所專營自由行客路的酒店門外,派發予自由行旅客,包括眾多內地青少年學生團,他們對劉曉波這人全不知情,卻透過單張和派單張人的講解,獲悉一些在內地屬禁忌的話題。派單張的市民並不停留,在一個區內沿著酒店林立的某條街道向前流動,又由一個區流去另一個區,一種眼不見的街頭宣傳行動。

當中國內地同胞無法明白港人為何人心思變,高談港獨的時候,讓在港內地人透過資訊單張知道香港人的訴求,至少讓他們先明白我們;那十三億人要決定七百多萬人命運的想法也提出來討論,至少更新一下他們在內地受高度屏蔽的耳目。

這種打散不結集的隱形抗爭法可以用於許多情境上。再例如,欲要擺脫香港的生計越來越依賴中國大陸,而且這正是北京樂見和落力推動的,貿易商人可以默默地逐步擴大香港本土和海外入口貨品的比例,減少大陸貨品比例,反正大陸的食安問題一直困擾人心。

筆者最近購置了一部睡眠呼吸機,原來都可以光顧香港本土開設的專門公司。

絕不相信某一種生活方式不可改變,也不相信一變就步入死地,這只是思維懶惰的人因循苟且生活。

*全力壯大民間力量——

正如一些香港學者或抗爭者預期,未來的公民社會力量建設將要集中到非政治的民間社會領域內,如捷克在極權年代,反對派透過學校機構或戲曲班等民間活動,壯大民間政治能量。以此思維,如果香港的學校全面進行偏頗的中國歷史教育或偽國民教育,民間可以透過歷史研究會、文化研究會或讀書組等來對拆官方的洗腦工程;亦可以成立各種文化發展基金會,凝聚捍衛民主自由的文藝和學術界人士,以抗衡親北京勢力近年如雨後春筍般在港成立的各種這類文教基金會。

抹乾口水實踐去 先為劉霞做點事

這些構思預期都會引發各種議論,今天歲首我只欲先一頭裁進嘗試擺脫慘淡人生的實踐去。頭砲是為劉霞做點事,如果你也願意,歡迎加入下面附訊的行列。(全文完)

【意見回饋】[email protected]

【附訊】網上爭取釋放劉霞全球行動:
呼籲全球人民在個人生活層面抵制中國經濟,直至劉霞重獲自由,亦是一個關注中國極權管治和人權問題資訊平台
網上全球簽名呼籲聯合國就劉霞自由一事調查中國有否違反其在1998年簽訂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若屬實須予以懲罰並將中共驅逐出聯合國安全理事會

(作者簡介:自由文字工作者、自由記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