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在阿鼎當選前

2016/2/28 — 10:31

圖片來源:周浩鼎 facebook

圖片來源:周浩鼎 facebook

【文:畢歸】

阿鼎當選?這是大膽假設,其實也算不上大膽,除非民意轉向,或者有奇蹟,否則,明日,2月28日,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民建聯參選人周浩鼎將會當選。其實,是不是周浩鼎根本不重要,我敢說,今時今日,民建聯幾乎隨意挑個人出來,加以培訓,都可以當選。

六四比例猶在,政治光譜卻更細分,建制除外,繼續團結。

廣告

泛民建制六四比,老一輩常說。即是泛民和建制的支持率,大概在六:四比例,泛民稍勝。時代在變,比例早就不能如此簡單分析,正如九十年代,港人源於六四事件加上回歸前的不安,當時有說「舉白鴿(民主黨)旗便當選」,而這隻白鴿,如今又老化又溫和得太尷尬。

好像說遠了,其實沒有,正因為作為民主派大佬的民主黨無法再成為大佬,間接令泛民四分五裂,公民黨又或陳方安生,曾經想做共主,也未能成功。回歸後的政治氣氛,導致激進勢力抬頭,長毛進入議會是個分水嶺,證明激進力量有巿場。2016年,又是另一個景象,魚蛋革命後是新時代,長毛叫溫和,到旺角「勇武」才是真激。

廣告

所以,昔日的六四比,早已變成「二二一一」比「四」,「二二」是泛民大黨,「一一」是新興激進勢力,甚至更細。

建制方面呢?則比以往更團結。

那個「四」,從來無分裂過,你看工聯會便知,打正旗號為工人利益,卻堅實地緊跟隊伍,反工人利益而行,要說「含淚」,他們肯定是「資深會員」。有人說要「等埋發叔」,再不明所以都好,建制成員集體離席,義無反顧地「不要問只要信」,過後激動流淚是過後的事。

泛民常說「我們沒有分裂的本錢」,建制派又何嘗不是?大約八年前,民建聯成為「萬人黨」,同時以執政黨之勢發展,由地區工作做起,你可以不屑「蛇齋餅糉」,但絕不可以少看他們的動員能力。有錢,也要有心,地區工作不是有錢便成事,用自動售賣機派物資?找機械人處理漏水問題?地區工作是人釘人的關心,選舉時才能變成選票。如果你還沒有見識過建制的動員能力,明天,到投票站附近,你或可以看見人釘人式的長者投票方法,而如果你再細心觀察,嘔心點說,帶人去投票者和投票者之間,有愛。絕非朝夕之事。

當泛民這個「六」早已細分,請告訴我,「二」如何能大過「四」?

巿面上的民調皆指,周浩鼎和公民黨的楊岳橋支持率相若,姑勿論民調背後政治動機,數據都有參考作用,就是兩者得票相當接近。至於其他泛民參選人黃成智和梁天琦的支持率,各自不足一成,但跟楊岳橋加起來,絕對超越周浩鼎,這也是為甚麼這麼多人叫大家「含淚」投給楊岳橋。可惜,叫得泛民支持者,怎會沒有自由意志,不要跟我們說甚麼大局為重,有人真心不喜歡公民黨、有人認同黃成智的溫和、梁天琦在亂世也不乏支持者……林日曦的聲音代表不少人,畢明也只能還滿有詩意地說句:投不會後悔的一票。

難怪香港是政治BB班。在美國,總統從來都是來自民主黨或共和黨,獨立參選人從來只有陪跑的份兒,主要原因是錢。如此制度,有利有弊,例如今年就出了個全國必輸卻得到共和黨支持的Donald Trump,這也是為甚麼希拉里明明勝券在握,卻有可能在民主黨初黨輸給Bernie Sanders而未能出線,最終變成彭博歷史性以獨立身份出選,漁人得利。即使如此,美國卻絕不可能出現希拉里和奧巴馬同時參選的局面,自己分薄自己票源。

原因?兩個字:戇居。

我不可能影響大家投票意向,我何德何能。民建聯的組織,我衷心折服,泛民輸太多,無得打。以李慧琼為例,幾年前,她還是個夕夕無聞的區議員,但黨要她接班,立馬用盡一切方法把她送入立法會,機會來了,行政會議也留個位,今日她經已是萬人黨主席,一個傳統左派如何成功轉形,民建聯在過去幾年做了漂亮示範,現在開花結果。你可以討厭一個政黨、反對其立場,但不可以無視事實。

李慧琼很厲害嗎?不是,是她背後的團隊後厲害,小花打敗馮檢基和李卓人等政治老人,元秋和樹根之流也可以進入議會……通通都是有力證明,這不是個人的力量,是團隊的力量。像藝人公司,你是誰並不重要,我要捧你,你一定紅,除非自己不爭氣(例子太多,請自行聯想)。所以,周浩鼎很厲害嗎?不是,但不重要,重要的是其背後強大的嚴密組織。

不信?你明天去看看,真的值得細看。

周浩鼎取代湯家驊議席後,泛民還佔三分一議席,地區直選議席泛民對建制的比例,卻會由18比17,逆轉成17比18,失去了否決權,功能界別早已失守不用提。從此,任何分組點票可以通過的議案,將會暢通無阻,議事規則也可以被改,拉布隨時成為歷史。

立法會,從此進入「效率」奇高的亂局。

亂局,其實也是遲早的事,今次補選只是九月立法會選舉的熱身賽,屆時建制勢力只會進一步壯大。香港大局已定,早已觸及無法挽回的一個點。

如果硬要樂觀,也只能說一句:我相信奇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