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在《十年》奪獎後

2016/4/4 — 19:48

《十年》—《本地蛋》劇照

《十年》—《本地蛋》劇照

《十年》奪金像獎最佳電影,心情很激動。

未看《踏血尋梅》,未知《十年》奪獎是純粹的政治表態還是真的比《踏》優勝,而以電影論《十年》本身也有不足之處,但《十年》奪獎明顯是金像獎以強硬的態度表明,香港的電影業不會向不合理的強權低頭。

廣告

中共認為《十年》有煽動港獨之嫌,而即使我本身不支持港獨,但我深信香港人的命運應在香港人手裡(至今我仍找不到香港人不能主宰香港人命運的理據),沒有理由連自由的命運也不能討論。一九七九年的美麗島事件中,沈君山受蔣經國之命告訴施明施將會被判死刑,但只要他不出庭不發言就可以逃過一劫。最後,施明德卻不顧自己的生死,出庭說了一句改變台灣歷史的話:「台灣應有宣傳台獨的言論自由」。自此,討論台獨不再是台灣的禁忌。

今日,愛港力在沒有法律基礎下要求律政司檢控支持港獨的香港民族黨;中共下令不許在內地媒體提及《十年》,極力將港獨的討論打造成一個不能討論的禁忌。可是,這真的可能嗎﹖不少年青人的心已經變得無比堅決,中共每一次的打壓都會令更多人選擇背叛,今次《十年》遍地開花,就算中共要在內地消音,終會有來港的內地人接觸到這套電影;這次打壓,《十年》反而受到台灣甚至國際的關注;中共不斷動員打壓新興的港獨勢力,對自由的不尊重終會觸發更多的憤怒.....對自由的渴求與抑制已久的憤怒是打壓不了的。

廣告

在雨傘運動前後,很多朋友都說對香港感到絕望(大概我也多少有這種想法),但《十年》與不少新興而自發的民間活動都讓我開始覺得香港其實有很多人還未放棄香港的未來。有看懂《十年》的《冬蟬》嗎﹖絕望是會蔓延的,到你認為放棄是錯誤的決定時,你的絕望可能已經傳染到你以前的戰友。與其給自己放棄的理由,不如給自己與其他人一起堅持的動力﹖

只要堅持,就有打開缺口的可能。香港的未來十年,由今日開始。

 

原刊於言士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