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在「國」慶月,為「愛」國「愛」港正名

2017/10/6 — 14:33

資料圖片:民陣十一反威權大遊行

資料圖片:民陣十一反威權大遊行

【文:May Tam    自由記者】

中國當下政權使用的語言,需要正名的不可勝數,今次只正名「愛」字。

第一個「國」字也把它引起來了,因為國之後有個慶字,日前乃十月一日「國」慶日。要慶這個「國」,實在不能,因為永不忘記:份屬中國人的已故家母在一九八九年北京學運期間,說過很想見到我國——中國——民運成功,她說:「我們中國人亡國亡了四十年(是年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執政四十周年),亡給(中國)共產黨」。

廣告

亡國小民無國可慶

作為中國人,我今天是亡國的。回望這個被竊取了的「國」(標題「國」慶的「國」)過去紅颷歲月中數以千萬計同胞枉死,再看今天數以億計人民活在耳目遭屏蔽、思想受禁錮、言論被堵塞、國富給掠奪、良心已麻痺的當下,就確定了我雖然是屬於中國這個國家,卻像聖經舊約的以色列人一樣,今天是亡國無家的。這個道理等同我國古哲孟子所說的:「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今天看來再沒有「君」這回事了,但中國今天正是亡了給一個變了身的後現代君主皇朝。

廣告

中國和香港的主流權力層,有很多人吩咐港人要「愛國愛港」,卻沒說清楚所愛的國何所指,「愛」又怎麼個愛法。特別是「愛」太重要,香港幼稚園低班已經教導小孩「我愛我的家」、「可愛的動物」,模糊亂愛就會大件事。這些小孩亦將會在成長過程中,從四方八面接收到要「愛國愛港」的吩咐,那他們就有必要去分清愛甚麼,應該怎樣愛。

愛國愛甚麼?

權貴與擁共那邊的「愛」字頭陣形怎樣愛國,歷來說得清楚,就是「這個愛國不能是一個空泛的概念……最起碼一條,你得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機關,不能脫離一個具體的政府或政權去談愛國」。

這是前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長郝鐵川於2013年他出版的著作《香港基本法爭議問題評述》中重提這個愛國定義,是複述前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基本法草委秘書魯平所作的愛國闡釋。

會這樣理解:如果愛國,而這個國是中國,「最起碼」的大前題,是承認中共政府、承認它的機關如國務院、公安部、民政部、財政部……如果,只是關心中國大地人民的福祉、中國大地山河的原好不受摧毀、中國社會制度能合理讓人民活出尊嚴……等等關愛社會的心,卻反對中共政權、不承認中共政權,這就是不愛國。再進一步,如果提出獻政改革,表達一黨專政乃國禍之源,要求中共開放政權,讓人民平等選舉政府,按人民意願政黨輪替執政等等,更會被打成「顛覆國家政權」、「叛國」,像劉曉波,遭監禁至死。

上面可見,官方的「愛國」定義實際上是愛政權,愛黨,因為「不能脫離一個具體的政府或政權去談愛國」,而很清楚,這「愛國」定義沒有提及關愛人民福祉。

「愛國」既是愛政權、愛中國共產黨,那麼「不愛國」,即是不愛政權不愛中共。那麼不愛國的人會有甚麼行為呢?趁著剛過不久的十一「國」慶餘溫,看一看「不愛國」的人做了甚麼和其背後的意涵。

不愛國不愛甚麼?

十一當天,人民力量「快必」譚得志帶著一幅黑底印上黃色五星的大布到中聯辦門外抗議,就被警察和親共網媒指他涉侮辱國旗,後者促拉人。那幅黑布左上角是四夥小星圍著一夥大星,像極了中共的紅底五星旗。這樣疑似侮辱國旗當然是「不愛國」,那麼他們不愛甚麼呢?可以從快必解讀這幅黑底黃星布找到一些主旨:

*你見到黑色的東西,就聯想起中國國旗,因為是黑社會,邪教……(聯想起)係中國共產黨……
*黑布左上角的五粒星代表「偷、呃、拐、騙、搶」

解讀亦包括快必和示威市民在現場喊的口號:

*打倒(中國)共產黨

*打倒一切威權

*釋放一切政治犯

*打倒習近平

*天滅中共

*(The 1 October)so called the national day, but this is not a day of celebration, this is a day of tragedy

—共產黨唔好再迫害人民

快必解釋他們行動的主旨源於:「今天十月一日,一九四九年中共奪得政權以來,中國超過8000萬人,死於中國共產黨管治底下,包括西藏人、新疆人、漢人。1997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殖民香港以來,主權移交20年,將我們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團結,完全殺害,所以我們最後要將這張黑色的東西,放到中聯辦門口,告訴各位市民,告訴全世界記者,我們打倒共產黨……。」

「愛國」=愛惡

綜合觀之,這群不愛「國」、不愛中共政權的人不愛的是包括這個政權象徵的:黑社會、邪教、偷、呃、拐、騙、搶、在這政權之下的草菅人命(中國超過8000萬人死於中國共產黨管治底下);香港主權移交中共20年,其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和團結全遭殺害。

上述列出中共政權的描述,身心健康正常的人都會理解為惡政、禍國的表現。如果「愛」字頭陣形的「愛國」是「不能脫離一個具體的政府或政權去談愛國」,則他們所愛的是中共政權,對其過去和當下的種種惡政(土改、反右、大躍進、文革、六四事件、大貪腐、一黨極權、封殺民主、文字獄、殲滅維權、高官爭相挾鉅款移民他國、不予香港一國兩制內承諾了的真普選、要香港法官「愛國」……)又甚少見有非議,更甚之是袒護,這樣,他們「愛國」其實是「愛惡」(惡政的惡);而「國」既是「黨」、不是人民福祉,那麼他們的「愛國」其實是「禍國」、「害國」、「偽愛國」、「假愛國」。

已故前中國公安部部長陶駟駒九七年之前,一句「香港黑社會也有愛國的」傳為歷史趣話,一再印證中共的「愛國」實是「愛惡」。

「愛」的本質和惡能否相容?做為一個心存仁愛的人,能否同時包庇惡?中外歷久常青、傳承不衰的倫理思想,都有類近的結論,就是愛與惡兩不相容。

中國傳統思想以儒家為首,其核心要義的「仁」就是愛(樊遲問仁,子曰「愛人」),那麼這個仁(即愛)的重要內涵是甚麼?包括:「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苟志於仁矣,無惡也」。如是,儒家的「愛」義重視推己及人,自己不欲之事不施予別人,無惡。

西方文化談愛的要義,首推聖經《哥林多前書》的闡釋,包括了忍耐、恩慈、包容、相信、盼望;戒嫉妒、自誇、張狂、害羞事、求私利、輕易發怒、計算人的惡;同時是「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可見愛是諸般美德,與惡(不義)不相容。

屈枉「愛」字包裝禍國、害國

這樣,今天中共、香港政要權貴及「愛」字頭陣形不絕叫人「愛國」,又即是「愛政權」,愛共產黨,不理會愛善還是愛惡,只要是政權就「愛」,實際是屈枉了這個「愛」字,是以「愛」字包裝禍國、害國、偽愛國、假愛國之舉。

為更深理解權貴的「愛國」情操,再轉過來看看「愛國」的人有甚麼行為。親共反港獨大將、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近日倡對港獨者「殺無赦」言論鬧得沸沸揚揚,反映的是一個「愛國」原則——不愛政權、反政權和跟政權路線不同的人,可以而且應該殺。撇開政權,港獨如何有害於人民福祉,從未聽聞獨派闡釋。

凡反政權者殺無赦的思維和做法,是中共掌權以來的基調,有時殺更不必問情由。作家倪匡在2009年中共執政六十周年,在香港電台節目中接受訪問,談到他早年在中國大陸追隨中國共產黨時,就親歷中共政權判人死刑不問原由的情況。他提到於1950年代參與大陸的土地改革運動,有些地主被判死刑,倪匡書寫記錄,在填上死刑原因一欄,上級著他填「地主」,他覺得不妥,因為單單「地主」身份不應構成死刑,於是追問,那個地主是否強姦婦女、殺人、土匪之類,上級卻著他「唔使理」,依吩咐寫上「地主」就好,並且反問倪:「你覺得地主就不要死的嗎?你是甚麼立場呀?」情勢緊張起來,幾乎調轉頭要鬥爭倪匡,由此不得已迫著依從。倪更說:「『地主』(為死刑原因)已經不出奇,還有一個原因是『其他』。」

「愛國」是不問情由殺無赦

一個政權毋須原因,可以輕率奪人性命,隨意剝奪人民福祉而不受制,就是中共、香港政府、權貴和「愛」字頭陣形所說的「愛國」所愛的事物,因為「愛國」是要愛這個政權,擁護他做的事情。

同樣,何君堯和一眾反獨派,從來也是不問情由,從來沒有闡釋港獨如何侵害了中國大陸人民和香港人民的福祉,只單單口號式說是違法違憲。

雖是不問情由反港獨,但好多小市民都心裏有數:一旦港獨,中國人民失去的福祉,好可能就是大陸高幹權貴無法再憑藉單程證隨意攜鉅款投資移民香港以洗黑錢、無法保住在香港的豪宅資產、大陸尖子也少了機會透過入讀香港的大學跳板升學和移民到美國……

何君堯面書的粉絲網民撐何「殺無赦」言論,反問「愛自己國家,有什麼錯?」錯就錯在上述清楚論述的:你愛的不是一個國家,是一個政權執政黨;你愛這執

「愛」不是愛、「國」不是國

政黨是不理他殘害人民而盲愛;即是你愛殘害人民、愛惡。

那就不是愛,因此你口中說的「愛國」,「愛」不是愛、「國」不是國。

回到「愛港」,道理一樣。當香港市民向中共抗爭要求落實基本法承諾/維護的民主普選、言論自由等基本人權、法治等香港原有生活方式之時,香港的在位權貴站到政權一邊去維護政權,而且陸續不休地趕香港人走:范徐麗泰著港人若不信一國兩制可以離開香港、梁振英鼓勵年青人離港赴中國求生計、林奮強叫香港青年去中國、印度、墨西哥、越南等地發展;趙國雄說要解決香港的人口問題,有需要疏散香港人回內地。

「愛港」權貴趕香港人走,「愛國」京官挾錢走

但這些人及他們的家眷就大多數持外國護照、擁外國居留權、沒有疏散回中國。他們卻自稱或被認定為「愛國愛港」人士。有多「愛港」?大家都明瞭。一脈相承的是,中國大陸高官領導「愛國」不離口,袋穩了國家鉅財之後,他們自己和家眷也早獲外國國籍。

「愛國愛港」,幾多罪惡假汝之名而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