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給昨天論壇上的社會學系女生

2017/9/28 — 16:16

昨天中大文化廣場的公開論壇,有位社會學系的同學舉手回應。她年輕的臉龐漲紅了,拿著話筒的手不斷微微顫抖,看得出正努力想要平穩自己的情緒。她說(大意)各位講者說的理論都很有道理但有沒有想過如何把理論帶入生活,今天的大學生已和70年代的大學生今非昔比,不僅要應付繁重的學業、打工幫補家用,還要面對前路的灰心與迷茫,這樣的情況下,如何能有多餘心力關心言論自由,對他們來說可能已是生存問題以外非常遙遠的議題。

她是無數個正經歷這些重壓的學生之一,而她選擇勇敢地站起來和我們幾個講者對話,在她身上我看到一種無聲的吶喊。她自不需我去「教導」她言論自由的重要性,既已在此坐了一個多小時,又怎會對此不關心不明白?她是一個為這個社會的各種自由已經奔波得精疲力盡的年輕人,而她卻被迫在生存問題上掙扎的同時眼睜睜看著自己重視的東西急速流逝。這是何等的心酸,但願我能夠體會得更為深刻。

我對她說,她的處境我感同身受,其實她不是孤單一個,作為一個講師,對於前途感到的是和她一樣的迷茫。在全球大學都進入公司化論文生產的今天,講師是在學界越來越被邊緣化的存在。有許多講師並不知道自己明天將要去哪裡,甚至同時手握幾張不同大學的兼職員工證。而我也不願意看到珍貴的自由遭到打壓。所以她經歷的,有許多個「我」正陪同她一起經歷,希望在她累的時候,其中一個「我」可以接她的棒堅持下去。

廣告

她哭了,其實我的眼淚也在眼眶中打轉。我快速把流出的眼淚抹去,調整了下內心的暗湧。我是一個不管哭還是笑都容易停不下來的人,這很要命。

晚上回家,我一直在想,最近好多事情都一再提醒我,女性主義運動是不能被涵蓋在民主運動之中的,她必須是一個能融入也能獨立於民主論述之外的另類聲音。皆因民主運動的成功並不一定帶來女性與陰柔特質的大鳴大放。如果我們放眼香港整個社會運動界,就會發現人們對於社會運動的想像仍然是「鐵一般的拳頭和意志」這樣一種陽剛特質主導的形象。相對來說,陰柔特質仍然是被貶斥在核心的外圍,哪怕是在民主「同路人」的群體中,從胸部和短裙再到眼淚和情感,全部都被視為弱點或者被歸為意志不夠堅定的結果。形式和內涵都十分豐富多元的情感,於是便和陰柔的標籤一起被打入冷宮,得不到正面的理解和回應。

廣告

然而,當這一份被視為陰柔、無能、意志不夠堅定的情感得到溫柔的回應,她所蘊含的顛覆性可以遠遠超過「鐵一般的拳頭和意志」。這就是我昨日公開論壇之後的最大省思。或許我們的社會當下最需要的,是一種對社會運動的陰柔特質的想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