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封建官吏推動的現代化 — 論中共十九大

2017/10/26 — 14:44

十九大不只是習近平個人的勝利,也是專制時代血統論的全面倒退。[1]

紅色血脈

習的報告強調「黨要領導一切」,特別是槍桿子,所以他說要「加強軍隊黨的建設,開展『傳承紅色基因、擔當強軍重任』主題教育」。

廣告

早在七月底,黨報便推崇習近平擁有「先天基因」、「紅色血脈」,所以有資格稱為新世代「黨核心」。這樣公開弘揚「紅色基因」,不只為封建主義全面招魂,而且宣布紅二代要全面奪權 – 首先從共青團系統開刀。共青團從來都是那些沒有大官爸爸的幹部的上位渠道。現在習近平卻一掃掃清所謂團派 – 不久前公開指責共青團中央不作為,再將其預算大幅減半;到了昨日,團派李源潮出局,則團派在習總之下暫時必無運行矣。這個新格局,具有重要意義。

唯才是用還是唯血統論

廣告

大家知道,現代與前現代的最顯著分野之一,就是前者打破千百年以來王室貴族的最大本錢 – 血統及世襲制,改為唯才是用(meritocracy)。當然不能認為,自由主義的資本主義,唯才是用已經完滿實現了。反過來,同樣不能認為,中共百分百排斥量才而用。只要仍然實行官吏制(bureaucracy),中共就不能不繼續科舉取士,就多少仍算是量「才」(成績好)而用。不過,中共從頭起在其官吏制度中,也混入了嚴重的近親繁殖的潛規則。越是頂層越是如此。所謂「親家局,夫妻科,外甥打水舅舅喝,孫子開車爺爺坐」是也。以為毛澤東時代的中國就很平等,其實大錯。只不過,現在習近平又把近親繁殖,從潛規則提升為公開的聖旨。

中共世襲制的歷史

在毛時代,還沒有紅二代這個名稱,那時叫高幹子弟。高幹子弟當然也享盡特權。在文革中,不少高幹子弟隨父母而遭殃。不過,這無損門閥制度。所謂「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兒打地洞」,連造反的紅衛兵,也一樣沿著高幹子弟還是普通學生這兩條界線去分別組織起來互鬥。不過,高幹子弟這個名稱,還多少中性一點,沒有明文表示「革命元勳」後代的意思,因此也少一點世襲化貴族化的含義。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雖然照舊,不過只做不說。這種情況維持到1989年。

八九民運和之後蘇聯解體,一大批「老幹部」出來活動活動,認為如要避免蘇聯解體命運,就要把權力交給自己子女:「兒子總不能否定老子吧」。同時,一批高幹子弟也出來活動,主張黨應該直接把國有財產制變為黨有制。這一切,當然不是公開進行的。雖然鄧小平也沒有接受高幹子弟的建議,不過實際上也為其開通政商兩條渠道,或者去發財,或者去發達,總之都至少局部繼承了政經權力,形成了新的集團,且集團意識更加自覺。這時候,1990年代以來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為這個新集團發明了一個帶貶義的新名詞,曰「太子黨」。相對於「高幹子弟」,「太子黨」更鮮明突出了革命元勳的血統了。不過這個名詞當然不能進入官媒。

有趣的是,在胡錦濤時代的中後期,中共反而開始公開地,毫不害羞地去談紅二代現象。「紅二代」、「紅色血脈」等詞,不只沒有貶義,而且帶有褒義,並開始正式進入官媒。這種血統論的其中一個實際推手,是現在坐牢的薄熙來。他的大唱紅歌,大搞個人崇拜等等動作背後,常常帶著紅二代的自覺性 – 自覺是權力的天然繼承者。不過,真正成功的,是習近平,他代表的,是中世紀世襲制的重現。什麼「黨政分開」、「政治改革」舊政策,固早成絕唱,甚至連「集體領導」都靠邊站了。這對於團派,或者所有並非豪門功臣後代的中高層官吏,當然是壞事。他們之前還可以理直氣壯地要求權力,現在就很難了,就要看紅二代臉色了。

舊式官僚制的命運

在舊時的中華帝國,革命元勳的紅二代,和庶民出身的官吏,兩者的鬥爭是常見的。例如,唐代的豪門世族,便和出身普通士族官僚互鬥,並構成牛李黨爭的背景。後來,雖然隨著科舉制/官吏制的完善,門閥制有所消退,然而,官吏制本身並非必然阻斷貴族化趨勢。且不說皇帝一支以及開國功臣,始終補充著貴族化趨勢,就算最初庶民出身的官吏,之後隨著官二代、官三代的出現,也在推動著官吏的局部貴族化。

官位貴族化和世襲化必然有自己的代價,那就是官吏的更迅速的腐爛。因為貴族化和世襲化,必然也起著汰優存劣的機制,它把有能力有思想的官吏淘汰掉,換上奴才、庸才、蠢材、馬屁精、酷吏等等。即使這些人不貪污,並不代表他們的害處較少。古往今來,並非只有貪污才亡黨亡國。奴才、庸才、蠢材、馬屁精、酷吏,依然可以亡黨亡國。

中共號稱自己是「社會主義」黨,其實呢,它的政治文化從來都帶有強烈的中世紀色彩,且於今為烈。所以,它也無可避免地復活了一切以皇帝為首的古代官僚統治集團的所有舊戲碼。

在歐美國家,即使有議會民主制約束,其官吏制度仍難免出現門閥化和官商勾結等問題,何況是沒有議會民主約束的中共官吏制,更何況是剷除了集體決策制的個人獨裁制的習總天下!今天的習近平共和國,恰恰正在重蹈過去歷史的覆轍。諸位看看近20年的最高領導人的思想,從「三個代表」到「科學發展觀」,再到「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一個比一個空洞,隨便裝進什麼都行。習總大概是權力鬥爭的犀利人,不過,他有幾多現代化的智慧,就難說了。如果毛澤東也只能找到江青或者華國鋒這種庸才/奴才做接班人的話,那麼,習總的班子及其下級,長遠來說,只能等而下之。其崩壞亦無可避免。

無冕皇帝的煩惱

習總暫時收拾了所有人,不過,他收拾了的只是頭面人物。潛流之下的各種力量,還是會繼續起作用的。習總其實要進行兩面的鬥爭,不只要鬥倒團派,而且也要制約住其他紅二代。既然之前已經有過薄熙來,之後也一樣會有。拉一派打一派,從來都是有冕或無冕皇帝坐穩江山的伎倆。有報導謂有些紅二代想發起紅二代社團,但被習近平的中央制止。當然了,天無二日,怎麼能讓你們合群成力呢?說到底,不只高級官吏與皇帝有矛盾,就是貴族和皇帝,也是有矛盾的。

習總今日無論何等躊躇滿志,其實等著他的,乃是更多的內部矛盾,更多的陰謀詭計。何況,他雖是無冕皇帝,但無冕皇帝也有他的煩惱。有冕皇帝不必憂慮兒子世襲其位的正當性(legitmacy),無冕皇帝就不同了。神化如毛澤東,他的指定接班人統統接不了班,他老人家一死,被面授聖旨「你辦事,我放心」的華國鋒很快靠邊站。只有插過隊下過鄉的資歷的習總,現在雖然打破慣例,大權在握,但將來幾時交班,如何交班,交誰的班,仍然要經過好多回合的鬥爭。

由此引申到一個中共死穴:21世紀了,它仍然無法建立起長期、穩定、為精英集團廣泛明文接受的權力繼承方式,它的一代代獨裁者,仍然只能賊一樣、暗地裡搞完一個潛規則之後又推倒另搞。蘇聯在1953年斯大林死後,尚且多少已經建立起比較穩定的權力繼承制度。甚至朝鮮還比中共好些 – 它擺明就是白頭山血統的皇朝。中共在建立穩定的繼承制度上的無能,注定它永遠都要在高層內部權鬥中過日子。而這種態勢又注定了其早晚弄出不可收拾之局面的機率很大。

這個矛盾,也就是一個前現代官僚統治集團,與它要進行的現代化,兩者之間的矛盾。越多人口變成有文化的城鎮人口,就越突顯中共封建主義的荒謬性。新的人民的中國,和一個官僚腐臭的舊中國的長期較量,才剛開始呢。

 

2017年10月26日

[1] 此文所言「封建」二字,與「專制主義」的用法互通,都是按比較寬泛意義來講,意謂古代統治精英的血統論及世襲制而已。無涉於「中華帝國是封建主義還是專制主義」的論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