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封殺香港眾志後患無窮

2018/2/1 — 11:17

黃之鋒、周庭、羅冠聰

黃之鋒、周庭、羅冠聰

周庭被DQ事件中,選舉主任在所謂理據中提及周所屬的香港眾志提倡自決主張,與《基本法》牴觸,所以不相信周會擁護《基本法》。隨着周被DQ,及早前羅冠聰被DQ,再加上另一群年輕的自決或本土派人士被DQ,香港近期充滿着一股正如周庭所形容的「對一整代人的政治清算」氣氛。

就此情況,政見較「藍」的朋友會對我說,政權今次的果斷,是為了不讓自決派最有民意基礎的香港眾志萌芽、壯大,從政權的角度來說是無可厚非的。從一個當下策略的角度來說,縱使我極度不同意這思維的政治倫理,亦認為此舉動的法律基礎欠奉,但至少都能看通政權的考慮。不過,這次對香港眾志的封殺絕對是極壞的策略。

無論是香港或海外,歷史給我們的教訓就是,不少在開始參與公共事務的年輕人在姿態上都會比較進取。但若果政制能讓他們有實質的參與,他們會透過實際處理政務經驗中遇上的各種難處而逐步變得溫和。譬如說,現在的香港溫和民主派陣營中有不少在年輕時是激進的人士。在英國,到最終執政時代表工黨中間派的貝理雅在擔任國會議員初期時是個主張極端社會主義、私營財產國有化的分子。在南韓、南非,金大中與曼德拉分別都曾是激進異見人士(後者更曾武裝起義),最終掌權後都變得溫和。

廣告

同樣地,香港眾志亦在羅冠聰與周庭被DQ前邁向這個方向。縱使他們高呼自決,但自從羅冠聰成為議員後,他給大家的主要印象並不是甚麼自決,而是他與團隊在港島南區踏實的地區工作。做了地區工作、多了遇上公民社會與政圈外的市民,縱使香港眾志「官方」綱領仍有「自決」字眼,但其實這種三萬八千呎高空不切實際理念早已逐步邁向名存實亡。一群年輕人透過體制內的實踐變得務實,而同時又為他們一代年輕人做了帶頭作用,其實有甚麼不好?

反觀,現在這樣DQ完羅冠聰又DQ周庭,還要放風說這一切其實是針對黃之鋒,最終又能達到甚麼?無可否認,在短期內,香港眾志會難以生存下去。但長遠來說,這是百害而無一利。本來,香港眾志是一群現在可能說話對政權來說是難聽,但假以時日很大可能會變得有商有量的未來政壇領袖。政權甚至不能完全排除,將來他們或能在眾志之中找到另一個湯家驊(雖然這個可能性很低,因為湯先生實在太獨特了)。

廣告

可惜,香港眾志領袖們現在已被迫回到全面抗爭之路,甚至說要做一世的異見者。一群原本有潛力陪伴香港眾志領導隨着時間成長、溫和起來的年輕市民亦只會對政權更絕望、更反感,無論做幾多國民教育都只會是徒然。

DQ香港眾志人士,對政權來說或許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短期策略,但也是後患無窮的災難性長遠策略。但願政權能回頭是岸,不要再為了一時政治「方便」而清算一代香港年輕人了。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