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専訪貢噶扎西先生 — 談政策與藏漢關係

2015/10/30 — 21:19

貢噶扎西

貢噶扎西

受訪者:貢噶扎西(KungaTashi)

文:民間記者 Orange Ip

作者按:貢噶扎西先生(Kunga Tashi)出生於西藏拉薩,分別在拉薩及印度就學,於1982年流亡印度至今,任職藏人行政中央安全部。先後委派到美國及印度工作。由於工作的關係他經常與來自不同地方的朋友交流。

Orange lp:你認為在現在西藏自治區的行政架構出現甚麼問題?

廣告

貢噶扎西:現在的西藏自治區分七個地區。在西藏自治區的部份和非西藏自治區的部份,談行政架構最大的問題是「黨管一切,漢人當家」。

譬如說,在學校裏最大權力的,就是學校的黨總書記。在地區或各個縣也好,也有這個情況。所以在中共的宣傳中,就是藏人已經「當家作主」。中共會提供不同的數字,包括藏人在各個縣裏,有多少個人民代表等 。雖然這些數字並不可信,但不管怎樣,現在所有西藏地區最有權的就是黨委書記。到目前為止,歷屆總共有九或十個的黨委書記,沒有一個是藏人。

廣告

在西藏這個充滿佛教色彩的地方,每一個西藏人也是信仰佛教。所以各個地方的寺廟裏面,也是學習佛法的地方。在各寺廟裏都有一個叫做「寺廟管理委員會」(寺管會),就是由派出所主持的。派出所就是黨以下的一個系統。所以說「黨管一切,漢人當家」。

Orange lp:官員是直選還是任命產生?

貢噶扎西:官員是否直選產生我不太清楚,但有朋友告訴我在某個鄉村裏的官員是由村民選出來的。但其他重要的職位,官員不是由選舉產生,而是任命。例如說,縣長是由書記任命的。

在西藏有些潛規則,寫的是一套,但桌子下面又是另外一套。縣長怎麼選出來,也是由書記來定,組織部就是控制這一切的單位。如果跟書記的關係不好,當縣長的可能性幾乎是沒有。雖然他們說在西藏有選舉,但實際上就是有這些潛規則。

Orange lp:在西藏有任何的申訴機制嗎?像中國一樣有信息公開的機制嗎?

貢噶扎西:目前很困難。例如說,有任何的政治犯不服判決,可以上訴。上訴在目前而言,並不能向上級反映問題,也不能透過遊行、示威和絕食等去反映問題。因為現在沒有任何途徑去反映他們現實的困難,所以約140名藏人選擇自焚的原因就是這樣。最後他們就用自己的身體,向政府表達不滿。

Orange lp:當藏人要表達自己的意見的時候,當局就已經壓制他們了。那麼你認為西藏人民怎樣做才能改變現況呢?

貢噶扎西:我認為關鍵在於當局怎樣對待西藏人民。你說得沒有錯,當他們爭取權利的時候會遇到很大的困難。但要改變目前的局面,只有當局才能夠改變。如果繼續採取高壓政策,能改變現況嗎?不能夠。現在當局希望西藏能夠有穩定的社會。穩定不是來自於高壓,而是來自於西藏人民的內心。你對西藏人稍為好一點,對他們的權益可以照顧一下,你就可以得到西藏人的心。一直採用高壓政策,這是可以做的,但這是很短暫的。長期來講,老百姓對政府的信心越來越減少。如果要想在西藏建立一個穩定的社會,是永遠沒有辦法的。要改變社會的政策,才能夠改變人民與政府之間的距離。

Orange lp:你認為藏族和漢族之間有仇恨嗎?如果有,你覺得怎樣化解?

貢噶扎西:我認為整體來說,種族和漢族之間沒有什麼仇恨。但我們必須要小心政府在兩族之間挑起的仇恨情緒。2008年,在全藏發生示威遊行,來抗議中共政府採取的動作。當時有一個錯誤的說法出現,就是西藏人要反對漢人。這純粹是捏造。我認為藏漢兩族之間,最好是不斷的接觸。因為接觸是解決問題的最佳途徑。

我曾經在美國待了六年,跟常跟漢人朋友打交道。有的是在美國長期生活,有的是大陸(中國)的漢人。一般年輕的漢族人,長期被中共洗腦,他們對西藏什麼都不認識。在接觸的過程中,中國的留學生說:「中國政府在西藏投資了幾億人民幣,他問為什麼西藏人還在鬧呢?」他們的心裏就是有這麼一種觀念。他們不知道西藏目前發生什麼事,只認為西藏人是在搞分裂的、搞藏獨的。這些都是中共長期在宣傳的。

現在政策最大的問題是,對待漢人和西藏人是完全不一樣。2008年的事件發生之後,藏區(青海、四川、甘肅、雲南地區的藏人),去拉薩朝聖的時候,藏人要用五種不同的文件才能進入拉薩。漢族人的話,只要出示身分證件,不需要出示任何其他文件。

《天葬:西藏的命運》的作者王力雄,他的太太唯色是藏人。有一次他們從北京出發,去西藏拉薩,唯色就需要出示什麼派出所的文件、拉薩居住計劃的保證書信和和公安的推薦信等等。而王力雄是漢人,只需要出示身分證進入拉薩。這種入境手續就是令西藏人不滿。

Orange lp:有關現在藏人的宗教自由方面,你有甚麼想法?

貢噶扎西:官方說無論你是否信教,必須保護少數民族的風俗和習慣。說起來很好聽,但是我們有一個曬佛節。中國就說要嚴厲控制這個活動。中國政府不是說有宗教自由嗎?我說整體政策對西藏人不平等就是這個原因。

Orangelp:你在印度有出入境自由嗎?可否簡介藏人在印度的身份和証件狀況?

貢噶扎西:從西藏去印度,現在有兩個方法。第一就是用護照去探親。另一種方法,就是沒有護照而逃出來的。在2008年事件之前,每年大約有2500-3000人從西藏過去印度。在2012年,官方有一個管理護照簽證的新條例。從此以後,從西藏用護照過來印度的人非常少。

另一方面就是逃出來的西藏人,以前是比較多的。逃出來的原因,最主要是來印度求佛法和學習的。他們多數從尼泊爾和西藏邊境地區到印度,現在這些地方都增加了閉路電視,從西藏逃出來的人民會面對非常大的困難。

他們成功到印度之後,就非常自由。從尼泊爾到印度之後,必須要到印度的接待辦報名。接待辦會給你一個特殊通行證(special entry permit),之後在印度便成為一個合法出入境的藏人。如果要回去西藏,印度政府也不會說什麼。主要西藏人不在印度犯法,做生意和讀書,或者在南印度學佛法也是自由,出入境也沒有問題的。

Orange lp:可否説説在境內藏人於西藏出入境狀況和出外旅遊和護照情況?

 貢噶扎西:西藏人是可以出境的,但十分困難。在2015年6月我們統計到有四十多個人成功出境。但不是說每個人想出境,就可以出境。在政治上,如果西藏人是沒有碰到問題的,才可以出境。或者是如果走後門的(跟官員拉關係) ,就可以出境。

2012年在菩提迦耶有一個大法會,從西藏來了不少人。他們回去西藏的時候,有試過被扣押。他們就會把曾出境的藏人關在一個學習班裏,就等於說是把他們洗腦。這些被關押過或被送去「學習班」的藏人,要再過去印度就比較困難,因為他們的護照已沒收了。如要再出國的話,就要去當局拿回被沒收的護照。官方也會問:「你為什麼要出國,出國要幹什麼?」

Orange lp:所以當西藏人再申請出境的時候,官方就可以批准或不批准你出國。是這樣嗎?

貢噶扎西:對,沒錯。他可以不給你出境的。

Orange lp:那麼官方有提供任何的證明解釋不給予出境的原因嗎?

貢噶扎西:政府不會給你任何說明的,只是口頭說明不給予出境。以前有一個拉薩人,他有護照的。之前給沒收了護照,當他想再出境去印度的時候,官方就回答說:「這一次,我們建議你最好不要出去。」這就已經是一個很大的壓力了。

現在西藏人出入境的自由是非常困難的。因為99%的西藏人是篤信佛教的,他們把達賴喇嘛視為觀音菩薩化身。達賴喇嘛目前流亡在印度。西藏人想要去印度主要有三個目的。 第一,要見見50多年沒有見的親人。第二,要與被視為觀音菩薩化身的達賴喇嘛見面。第三,去菩提迦耶朝聖了結自己一輩子的心願。可是中國政府把西藏人去印度朝聖視為分裂和勾結的行為。他們去學的,就是要學習如何發慈悲心、行善、佛法,中國政府這樣是完全沒有道理的。所以我認為如果目前治理西藏的思維不改變,永遠不會變成一個和諧穩定的社會。

所以我在Twitter也說了,西藏拉薩市委書記最近說,自他擔任書記以來有多少人參與非法分裂活動的黨員幹部被懲處了。這些都是他說說而已,細節我們還是不知道的。

Orange lp:藏人行政中央外交與新聞部中文組負責人於7月15日向21名來自台灣各大學的學生,介紹了藏人行政中央運作和「中間道路」政策。可以簡略講一下什麼是中間道路政策嗎?你期望未來會因這政策而引發什麼改變?

貢噶扎西:首先很感謝台灣學生去參與這個活動,因為我相信他們了解西藏情況後,回去台灣後可以向中國學生講述西藏問題。

當時外交部介紹了這個「中間道路」的政策。「中間道路」就是指中間路線。說到中間路線,就意味着有兩邊。一邊是承認在歷史上西藏是一個獨立的國家,這就是歷史上的地位問題。另一邊就是西藏的政治制度問題。西藏人提出的「中間道路」,就是不再追求歷史上的地位,沒有辦法接受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西藏現況,要保護西藏獨有的文化和宗教,就要有一個中間道路的政策。

 那麼「中間道路」的中心思想是什麼呢?就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底下,所有西藏人民必須要拿到一個名符其實的自治,就是要保護西藏獨有的文化和宗教。目前有所謂的西藏自治區,但是沒有一個統一的政策,沒有真正的自治。最簡單的說法,就是放棄在歷史上西藏是一個獨立國家的地位,為了要爭取保存西藏獨有的宗教和文化。

 

***香港西藏電影及文化節2015節目表 ***

[開幕晚會-座談及太鼓表演]
日期:2015年11月2日 
時間:17:00-20:00
地點: 香港沙田香港中文大學逸夫書院大講堂二樓越橋藝廊
對談藝術家: Tomoya Ihaya (日本畫家)、淋漓 / 淋浪 (香港畫家)、廖偉棠 (香港攝影家 / 詩人)、 米格爾•卡諾 (《「凝」然是西藏》導演)、朱日坤 (《檔案》導演)
表演嘉賓: 朱秀文 (太鼓)
Facebook event page

[紀錄片劇照及西藏資料展]

日期: 2015年11月2日—11月11日
地點:香港中文大學范克廉樓地下文化廣場
內容: 展覽六套部人權電影劇照,以了解西藏現況。

[「感覺西藏」藝術展覽]

日期: 2015年11月2日-11月11日

地點: 香港沙田香港中文大學逸夫書院大講堂二樓越橋藝廊

內容:井早、智代&淋漓淋浪西藏作品藝術展
         米格爾·卡諾 相片展

[《西藏戰士》(Tibetan Warrior)放映及映後表演]
日期:2015年11月3日 
時間:18:00-21:00
地點:香港中文大學聯合書院鄭棟材樓1號演講廳
表演:舞蹈-黃碧琪、音樂-梁孟傑
Facebook event page

[《「凝」然是西藏》(Still Tibet)放映及影後表演]
日期:2015年11月4日 
時間:18:00-21:00
地點:香港中文大學聯合書院鄭棟材樓1號演講廳
表演:獨立音樂人黃衍仁、梁穎禮及黑鬼
Facebook event page

[《檔案》(The Dossier)放映及映後座談]
日期:2015年11月7日 
時間:14:00-17:00
地點:1908書室 - 尖沙咀北京道69號環球商業大廈2樓202室
座談:本片導演朱日坤

Facebook event page

[ 街頭畫作展覽及舞蹈、音樂表演]
日期:2015年11月7日 
時間:19:00-19:30
地點:尖沙咀文化中心自由戰士像
演出:畫展-淋漓+淋浪、舞蹈-黃碧琪、音樂-梁孟傑
Facebook event page

[《喜馬拉雅》(Himalaya)放映及映後座談]
日期:2015年11月8日 
時間:14:00-17:00
地點:1908書社 - 尖沙咀北京道69號環球商業大廈2樓202室
座談時事評論人程翔
Facebook event page

[街頭畫作展覽及舞蹈、音樂表演]
日期:2015年11月13日 
時間:19:00-19:30
地點:銅鑼灣 時代廣場
演出:畫展-淋漓+淋浪、舞蹈-黃碧琪、音樂-梁孟傑
Facebook event page

[《牧民變遊民》(From Nomad to Nobody)放映及映後座談]
日期:2015年11月14日 
時間:14:00-17:00
地點:香港獨立媒體 - 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9樓
座談:陳士齊博士
Facebook event page

[《消融的西藏》(Meltdown in Tibet)放映及映後座談]
日期:2015年11月15日 
時間:14:00-17:00
地點:香港獨立媒體 - 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9樓
座談:作家林輝
Facebook event page
 

節目資料亦可參看本會網頁

或 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