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將「本土 vs. 左翼」對立完全是不必要的

2015/4/10 — 13:35

不少人以為,「本土利益優先」是不證自明的命題。實際並非如此。試想像,如果有一種所謂「本土」政策是以歧視和不公正地傷害「外人」為代價或為目的,為什麼我們需要支持這種「本土優先」?對於所有公共政策,我們都可以基於正義的理由而提出質疑,而不能說「本土」as such就具有正當性和優先性。

這是本土論、族群論、某些文化多元主義和社群主義的一個常見問題,就是假定有某種集體身份是不需接受理性檢驗而具有天然的道德正當性。實際上沒有這回事。在接受「本土利益優先」之前,例如我們需要問:什麼利益?誰的利益?誰去生產這些利益?誰為這些利益付出代價?這些利益為什麼具有優先性?這些都需要實質的論證,並接受我們的道德檢視。舉個簡單例子:香港大地產商的利益,是本土利益嗎?若是,為什麼這些利益就值得我們捍衛?如果香港中產階層的利益和外地女傭的利益有衝突,為什麼前者一定有優先性?僅僅因為我們是香港人,所以就一定要撐前者?

又,這些實質理由是否成立是一回事,但這些理由就其形式來說,必然具有普遍性,例如以這樣的形式表述:「在其他情況相同下,給予自己所屬社群成員某種優先對待是合理的。」不少人以為本土主義是不需要談道德的,一談道德就是左翼,其實是莫大誤會,因為「本土優先」本身就是一個有待論證的道德命題。

廣告

(不少人也許不知道,左翼的老祖宗馬克思本人,是極不願意談道德的。今天香港的所謂左翼,其實大部份是自由主義左翼。這點朱凱迪之前點出過,我同意這個觀察。將馬克思主義傳統的左翼和自由主義左翼混為一談,是目前論爭的一個概念大混亂。而將liberalism(自由左翼) 和libertarianism(放任自由主義或自由右翼)混為一談,並使得許多人不願承認自己是liberal,則又是更大的混亂。)

所以,爭論的要點,不在於要不要道德,而在於哪一種道德觀建構出來的社會才是公正公平,並給予每個人合理對待。這都需要進入實質的討論,而一旦進入,我們很快就會發覺,將所有爭論標籤為「本土 vs. 左翼」之爭,實在是過度簡化問題,無助於我們對政治道德的深入思考,因此也就無助於公民社會道德資源的累積。

廣告

(註:以上所說只是就當前香港一些爭論的性質做一些概念澄清。至於某種特定的「本土論」是否成立,正如我所說,需要進入實質的具體的道德論證。就此而言,有心的朋友放下過於意氣的爭論,安下心來基於自己的信念做出紮實的政治道德論述,容忍甚至欣賞不同的觀點,也許是好事。)

*   *   *

編按:上文2015年4月9日下午10時刊於作者 facebook,作者之後再作補充如下:

謝謝各位的回應和批評。時間和精力有限,恕我不逐一回應,略為說明幾點。

1. 觸發我寫下這個貼子的,是我昨天偶然在陳允中老師的面書上讀到的李德成先生刊在蘋果日報的一篇文章《大中華膠與蝗蟲》。例如裡面提到:

「大中華膠和本土派的唯一分別就是本土派的身份認同裏沒有了中國人這一環,此所以筆者一直認為本土派的命名是不精確的,因為世上除了少數人渣之外,是沒有不把本土排在先頭的,如美國人大抵不會為法國而犧牲美國利益。」

我認為這種論點是不成立的。因為這意味著,「本土排頭」具有某種不證自明的合理性,所以美國人為了美國的利益,就可以犧牲別國利益,即使我們認為這種犧牲是完全不公義的。我想我們不會接受這種觀點,而這種「本土優先論」也沒有什麼道德吸引力。這是「我」的利益(族群、民族、國家〉和這種利益是否具有道德正當性,是兩回事。前者是否合理,需要經過我們的道德檢視。

2. 也許有些朋友認為,我這篇文章是在攻擊本土論或本土優先論。不是。我只是指出,本土論和本土優先論,裡面的內容和主張,都需要有實質的道德論證,而不能像李先生的文章所說那樣,具有一種不言自明的普遍的合理性。就此而言,我正正是期待支持本土論的朋友,提出更紮實更有道德吸引力的本土論述,從而爭取更大的支持。我沒有說,本土論就必然會導致歧視,本土優先論就必然不合理。

3.有些朋友或許會以為,因為我持一種自由左翼的立場(具體內容可參考拙著《政治的道德:從自由主義的觀點看》),所以我就必然反對本土。不是。事實上,我在某些議題上,較今天不少本土派的朋友更本土。例如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公開主張和爭取香港的大學不應重英輕中,應該同樣承認中文學術著作,以及容許師生在大學使用中文作為教學語言。大家稍為想想當明白,最為傷害我們的身份認同以及主體性建立,最為影響我們的理性能力和獨立思維能力發展的,正是這種語言政策。

在許多具體議題上,將「本土vs.左翼」對立完全是不必要的,因為自由左翼完全可以較現在的某些本土派的主張更「本土」,而且對現狀更有批判性更進步,例如在環境保育上,在社會資源的分配正義問題上,在公民社會推動民主和權利意識的發展上,甚至在中港關係上,自由左翼完全有許多道德資源來支持一種更在地更能回應香港人當下的苦難和不公的主張。所以,左翼的朋友同樣不必被這種簡單的二元對立困死自己。如果我們的共同目標,是建立一個更公平更公正的香港,儘量讓每個香港公民活得好活得有尊嚴,那麼我們可以以此作為起點,具體討論那種主張更為合理。

(2015年4月10日下午12時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