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將「民族」改為「族群」的用意

2015/4/1 — 19:00

遍及全藏地的官方宣傳畫。 標語寫的是:“藏族和漢族是一個媽媽的女兒,我們的媽媽叫中國。”

遍及全藏地的官方宣傳畫。 標語寫的是:“藏族和漢族是一個媽媽的女兒,我們的媽媽叫中國。”

前不久讀了蒙古人學者、日本靜岡大學教授楊海英的日文著作《沒有墓碑的草原:蒙古人與文革大屠殺》中譯本,譯者是分別居住在中國和日本的劉英伯、劉燕子父女。 這本書正如王力雄在推薦序中所言:是「所有漢人都該讀的書」,中共幾十年來在民族地區實施的包括過去的文革、今天的「西部大開發」和「維穩」等一系列措施、政策,將導致「……多年積累的蒙古人烈火,終有一天會使內蒙古問題和西藏問題、新疆問題一樣全面爆發。」

而近些年,正如楊海英先生在後記中概述的,「中國的民族學者為國策有效地推進而不遺餘力」,其中一方面,即創建新的理論以應付新的時期爆發的民族矛盾。 他所列舉的重要事實之一,我認為極有意思,有必要轉載並介紹。

1990年左右,中國民族學者以及民族理論的製定者,悄悄地做了一件事,將英文中的「民族」(Nation)這一關鍵字更改成為毫無政治權力的「族群」(Ethnic Group) ,認為「民族」若不改成「族群」,將導致更深的國家分裂危機。 尤其是在2008年西藏抗暴、2009年新疆動亂之後,包括自由派在內的中國諸多學者紛紛附議體制內民族學者馬戎有關取消民族劃分和民族區域自治的建議,而馬戎本人早在2004年就撰文推廣他的「關於民族關係的新思路」,事實上這都是一系列的步驟。

廣告

2009年5月25日,馬戎在四川大學中國藏學研究生院講座《當前中國民族問題的癥結與出路》。

2009年5月25日,馬戎在四川大學中國藏學研究生院講座《當前中國民族問題的癥結與出路》。

廣告

在那篇文章中,馬戎向中共建言獻策說,「中華民族」的「民族」與「五十六個民族」的「民族」,其性質、意義都不同,而國際上通用的「民族」 (Nation)是有很明確很鮮明的政治含義的,包括與民族自決權和獨立建國的權利聯繫在一起。 而「族群」是指一定文化與歷史的團體,沒有將固有領土聯繫的「民族」危險,沒有明確的政治含義。 因此將五十六個民族改稱「族群」,目的就是淡化政治色彩,避免潛在的國家分裂的危險,從而實現統一的「中華民族」的族群認同,而非各個民族的政治認同。

楊海英先生批評說,蒙古民族、西藏民族被代之以「蒙古族群」、「西藏族群」,這意味著,如中國境內的蒙古人原本與「獨立的蒙古人民共和國境內蒙古人血脈同根,共有價值觀、文化傳統、歷史記憶、畜牧業社會的經濟生活……本來擁有民族自決的『民族,國家』政治構建根基,由此業卻已淪為漢人統治下的國家的二等公民,奴隸式的族群圈。」而「這些學者的『理論』對今天中共的獨裁政權起著『幫忙』或『幫閒』的作用。」

 

2014年12月;本文為自由亞洲電台藏語廣播節目內容及刊出於作者博客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