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業界別逐一覺醒 誓箍業界議員政改投票

2015/5/25 — 13:16

「法政匯思」任建峰。攝:Una So

「法政匯思」任建峰。攝:Una So

不少香港人對專業人士有情意結,認為他們是高學歷、高薪厚職和具專業精神的代表,普羅大眾對他們特別有信心,願意自動投以信任。當然這與主流港劇長久以來,把醫生、律師等專業,塑造成等同中產品味生活不無關係。在大眾心目中,這批精英似與政治沾不上邊,亦少就社會議題集體發聲。

相信這亦是為何當一班來自十多個專業界別的有心人,一起站出來反政改方案,氣場會如此利害的原因。

醫生、律師、社工、社工、建築師、科技人員、心理學家、放射治療師、護士、教師及較少曝光的精算師界別,加上剛宣佈成立的本港演藝工作者政改關注組「藝界起動」,本周日共12個專業團體將第三次落區,這次會到旺角西洋菜街行人專用區跟市民溝通。(測量師界不久前成立「量心思政」,不過決定暫不參與街站)。過去兩次落區的各關注組成員,大部份都沒有落區經驗,亦互不認識,都是「膽粗粗」出來派單張和與市民傾為何不能「袋住先」。

廣告

其中,法律界和醫學界是專業界別中,較早成立政改關注組的。「杏林覺醒」核心成員、公立醫院心臟科醫生黃任匡,在專業團體在沙田首次落區時,對筆者如是說:「你睇『壹號皇庭』都知,啲律師平日都係喺coffee shop,飲下酒、溝下女,連佢地都選擇走出來。醫生這麼忙,日日要on call, 我昨晚才當完夜,連我都要出來,就是因為831框架真的很荒謬,香港的情況已差到忍無可忍的地步,連專業人士都不再安於在已有的comfort zone裡,一定要為不公義發聲。」

「我地想比到希望香港人、用呢個機會話比香港人聽:香港仍然係一個講真話嘅地方,香港人唔想好似啲官,日日喺電視擘大眼講大話。我地希望帶出個訊息,希望比香港人知道:香港仲有得救。」他堅定地說。

廣告

馮德焜醫生。攝:Una So

馮德焜醫生。攝:Una So

在風雨中、人來人往的銅鑼灣鵝頸橋底,第二次落區的馮德焜醫生,熟練主動地在派單張。早前在沙田落區時,曾有人問他『你地所講嘅係咪違反基本法𠺢?』或『袋左又有咩問題啊?』,他相信落區與市民接觸,能至少令他們思考為何不能「袋住先」。

「很多人對議題其實不太清楚,所以這類宣傳是需要的。」他說。

「一個健康的公民社會,每個人都應有權去選擇,而選擇前,都應清楚核心的事情。現在政府或建制派基本是蒙騙了香港人,沒說清事實的真相,我們所做的是給回市民一個最終的選擇權,你要知道你所揀的是什麼。」他說。

身為外科醫生,經常要處理有關手術的同意書,深明要讓病人知悉手術風險和利弊,才能作出對已最有利的決擇;政改方案亦然。「有效的同意書,其中最重要的是有informed consent(知情的同意)」他說。「對於市民大眾,都是假設每個人是有理智的,在作理性決定前,都應有正反兩面的理據,再自已去衡量。」

醫學界民調再來 是否輸打贏要?

縱使經已進行了兩次業內政改民調,但醫學會仍執意再辦第三次民調,身為醫學界一員,馮德焜認為,結果已顯示大多數人反對政改,第三次民調根本無必要,「其實之前兩次民調問的問題也很原則性,我不相信醫生們會轉軚得很利害。我們是擔心的,若今次不知為何得出的結果不同,相信會對香港有很大的影嚮,故對第三次民調會動員所有醫生,無論支持還是反對,都要出來投票。」

他又指,醫學會堅持用平郵把民調問卷寄出,之前醫生們能致電或電郵索取,今次卻只會接受從平郵收到的問卷,憂慮或有醫生未能及時收到而錯過。醫學會5月18日向12,000名會員寄出民調問卷,又向一千名學生會員發相同問卷,截止日期6月2日。

他指,上次民調有很多人收不到問卷,例如一些這兩年畢業的醫生,由於受訓地方離家甚遠而租住其他單位,故常用地址並非平郵地址,可能未必及時拿到問卷。「我們透過自己的朋友圈子,去提醒醫生要查看地址。唯有積極呼籲參加民調,因為這是政改表決前最後的一次為業界發聲。」他說。「為著業界的聲譽、為著醫生的聲音,都要參與。因為只要夠多人參與,相信聲音都能被反映出來。」

結果如何,是否輸打贏要,始終難料。他認為要先看結果,若結果真的作「大逆轉」,就會仔細分析,然後再決定這次民調的可信性。「我對同事有信心,醫生都是很理性,平日看症也是看臨床實據;就政改會看各方論據,其實心中也很清楚。每個人心中都有把尺,究竟這是否真正的普選,會否帶來更多的民主、更多的自由,我相信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答案,只要出來投票便ok。」

專業團體不能獨善其身 須互撐箍票行動

對於醫學界再三進行民調,「法政滙思」核心成員任健鋒對其他界別要面對業內保守親建制勢力,仍不計較工作上的影響而勇敢地站出來,他心下感動,深明不能獨善其身、必須凝聚力量支持他們,箍實業界立法會議員的票去否決政改方案。「我地幸運嘅係唔洗去箍票,但有啲界別真係箍得好辛苦,如醫學界、建築界,現在連放射治療師都要嘗試箍住李國麟。」

法律界並沒有進行業界民調,但任健鋒對法律界的一票,最後會用以否決政改方案充滿信心,他所信賴的原因十分純粹:「五個字講晒:我信郭榮鏗!」。

他與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識於微時,相信老友絕不會轉軚,「他亦深知,若轉軚的話,法律界選民是不會放過他的」他說。「去年的律師會特別會員大會,一有暗票、不記名投票時,必定是支持我地這邊(反政改)的。」

「思政築覺」成員。攝:Una So

「思政築覺」成員。攝:Una So

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 聯署促議員澄清民調疑團

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議員謝偉銓終於在業界多番要求下,終於在5月19日展開業內民調。不過,建築、測量、規劃及園境界四大專業學會的成員發現,對問卷無論在調查對象和方式,以至回收方法及結果分析,都疑團重重。四大界別的政改關注組「思政築覺」、「量心思政」、「規言劃政」及「園境願景」22日向謝偉銓聯署發公開信,要求把民調的七大疑問釐清。

「思政築覺」核心成員、高級建築師鄭振揚對筆者表示,不同界別的問卷,竟然以不同形式出現,例如建築師學會及園境師學會以電郵進行;規劃師學會和測量師學會的問卷卻另以郵寄形式;測量界問卷更容許以傳真收回,而問卷每張更有編號作識別。

他質疑為何要用三種方法進行調查,更可能因而造成偏差:「雖然不知動機為何,但不明白為何不同學會,要用不同調查方法,而不是劃一方法進行。「我們會向謝偉銓議員發公開信,要求澄清。」他說。他透露,問卷問題有兩條--是否接受政改方案,以及年齡界別;現時建築界的回應率約逾一成,民調截止日期6月3日。

「杏林覺醒」黃任匡醫生。攝:Una So

「杏林覺醒」黃任匡醫生。攝:Una So

兩次落區都剛好遇上狂風大雨,部份專業團體的旗幟也差點被吹走,景況與香港現今政治前景,不無相似。黃任匡醫生對筆者說,有婆婆走過來為他打氣,令他十分感動:「你地啲後生仔要加油啊!依家香港,愈來愈似我地以前游水落來時嘅大陸,你地要加油啊!我地冇咩日子剩啦,你地要加油啊!」

在銅鑼灣落區當日,不是誇張,附近街頭每幾步就有一檔建制派的簽名支持政改街站。離開專業團體的街站相隔不遠,工聯會亦有街站,功能組別立法會議員郭偉強在場「嗌咪」。在不遠處,筆者看見「前線科技人員議政小組」的一名成員,孤身一人在街站對面派單張。匆匆忙忙的人們直行直過的多,停下來望他一眼的,絕無僅有;他的呼籲,差不多被在「嗌咪」聲淹沒。他身上淺灰的恤衫被汗水和雨水沾濕,仍然無懼風雨、面帶笑容地繼續努力。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