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業的敵人

2019/1/20 — 17:39

圖片來源:城大太平道動物診所FB

圖片來源:城大太平道動物診所FB

【文:中產平民】

究竟專業界別的天敵是什麼?是害怕被 AI 取代?是永遠站在高牆一面的老海鮮?是嚴重缺乏的資源?以上通通都不是。專業界別其中一個最大的天敵就是特權,因為擁有特權的人,自古以來都可以打橫行,完全無視規矩,就算是業界的老海鮮也被逼向他們跪低。

原來無論是人類還是寵物,當患病的時候,只要是跟權貴有關,就能夠視規矩如無物。陳凱欣擔任食物及衞生局政治助理的時候便涉嫌行駛特權替其他記者在急症室打尖。民建聯譚耀宗被指行使特權進行耳部息肉切除手術,既可以獲優先加至手術名單首位,太太也可以陪同譚耀宗經職員更衣室進入手術室無菌範圍並穿著便服走動。另一位民建聯議員陳恆鑌被指以公立醫院病人價錢,跨區入住頭等病房,並獲得指定顧問醫生全程跟進。人類世界已經夠荒謬,但想不到原來當寵物也要找一個好主人。根據蘋果日報報道,某位城大捐款人被指帶同寵物到城大太平道寵物診所求診時,涉嫌濫用特權,之後更令診所主管被城大無理解僱。假如蘋果日報的報導屬實,就代表專業自主在大學附屬機構也蕩然無存。權貴恃勢凌人並不出奇,但當大學負責人選擇狼狽為姦,害怕得罪權貴而選擇懲罰盡忠職守的員工,就等斷送了大學的聲譽。就算捐款人屬於世界數一數二的富豪又如何,大學可不是商業機構,不是用來討好能夠付鈔的大富豪。假如管理層已經忘記了大學的校訓,選擇將大學變成富豪俱樂部,也不再有資格管治一間大學。

廣告

作為專業人士,想守護專業自主,想不到竟然如此困難。無論是公立醫院醫生還是寵物診所主管,面對事無忌憚的權貴,除了跪低,還有什麼選擇?願意跪低的雖然可以避免被懲罰,但卻等同自閹。執意跟從專業操守去做事的,得罪了權貴,必然會被秋後算帳。在這個如此扭曲的城市,想要有尊嚴地當一位專業人士絕對不容易,因為只要權貴投訴,你就要人頭落地。

 

廣告

作者自我簡介:一個被認為是又自以為是中產的平民百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