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業組織自治 憲政民主的民間基礎

2016/7/4 — 12:49

立法會6月29日二讀辯論醫務委員會改革的修訂條例草案。大批醫生發起集會,反對該草案。

立法會6月29日二讀辯論醫務委員會改革的修訂條例草案。大批醫生發起集會,反對該草案。

醫務委員會加入特首政治任命的委員,是破壞香港的專業公會的自治傳統,直接令香港衰敗,百年香港,聲譽掃地。

各位應該記得,梁振英委任他的親信進入香港各大學的校董會的結果吧?香港的大學迅速赤化,教授抄襲、假論文、假學位而毋須引咎辭職,令大學烏煙瘴氣。港共一旦取得委任的權力,必會毫不客氣地、第一時間地引入最齷齪的成員,以便將原本的清流嚇走。

君子不與小人鬥,好多之前在專業自治環境服務大眾的好專家,會被港共委任的壞人嚇走,之後港共就霸佔了香港的專業組織。以劣幣驅逐良幣,這是共產黨的慣技。

廣告

專業組織的自治,是憲政民主的民間基礎,足以抗衡議會的民粹主義,一旦中共摧毀了香港的專業自治,議會的民粹化得不到專業組織的制衡,人民就沒了動力去爭取民主了,因為無人可以信任和依賴,個個都是為名為利,無人講公道說話。中國大陸就是這樣的社會,人人失望,個個腐敗,只好委託強權的共產黨統治。這是共產黨的政術,我三十年前在香港報紙寫過。

要令到香港的專業公會回應民意,不是要特首委任非專業的委員入去,而是要立法會議員向這些專業界別做政治遊說,要立法會議員做好他們的民意代表的任務,而不是委任非專業的人員進入去做欽差大臣,直接干預專業。

廣告

政治與專業必須區隔。例如醫務委員會的聆訊,可以請維護病人權益的組織做諮詢、見證甚至參加陪審團,但病人權益組織決不可以介入醫務委員會的常務工作,成為醫務委員會的成員,否則他們就會說要引入大陸醫護人員,即使品質不佳,但可以快些得到治理之類(這是賺取成員投票支持自己當選主席的民粹主義!),深圳女護士好使好用,可以當作廉價外勞,即聘即有,可以貼身照顧病人,不必香港醫院長期訓練本地護士之類。

引入大陸醫生,也有醫管局的新自由主義和議會的民粹主義響應。醫管局追求服務增值和診症數量,公立醫院醫生被逼加班看病,新自由主義進入醫管局,醫管局覺得本地醫生不服從權威,便用大陸醫生來對付本地醫生,病人權益組織歡迎大陸醫生來港,當年領匯上市的鬧劇重演了。

香港的議會長期被那些普遍低質素的議員霸佔,只懂得爭取福利,不知如何維護香港專業信譽,令到香港的社會管治迅速下跌。大家必須注意,否則日後請你多些拜神,不要生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