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業與紀律的失陷:《三人行》的香港寓言

2016/7/18 — 0:40

三人行電影宣傳照。

三人行電影宣傳照。

作者按:本文含有劇透內容

有影評人把《三人行》看成香港的寓言,著眼點在於趙薇所演的佟醫生來自內地,並專門負責「開腦」(洗腦)手術;古天樂的警察陳偉樂毫無疑問是「黑警」;鍾漢良則是突破社會規範、拒絕「開腦」的年輕人。也就是說,上述三個角色都是符號。

杜琪峰的作品當然看過,但身為普通觀眾,我並不是很有系統地研究其作品的前後脈絡或重複出現的意象寓意。因此,我只能單就《三人行》作自己的解讀。還望各位指教。

廣告

首先,我並沒有把佟醫生和陳偉樂這兩個角色看成「符號」,而看成「人物」。因為,由始至終(至少在結局前),他們都是痛苦的、壓抑的。尤其是佟醫生,如果說她是內地來替香港人「洗腦」的話,我完全看不到她的自信與霸氣(張兆輝飾演佟的上司,老練淡定,更有領導風範)。佟醫生只是迷信努力與意志可以控制一切,而把自己逼進死巷;不幸的是,病人成為她意欲操控自己命運的犧牲品。

而陳偉樂,先急於破案命令下屬開槍打傷賊匪,後欲包庇同袍(和保護自己)更想置賊匪於死地。一眾差人也自願事涉其中,甚至甘心頂罪。陳偉樂和其同僚固然知法犯,但其動機卻是「不能為了救一個賊而害死差人」,而這個/班賊不是政治犯,是鬧市持械行刧的大盜,並無值得同情之處。「非常時期要用非常手段」,是對是錯﹖確實存有很多灰色地帶。

廣告

至於刧匪張禮信(鍾漢良飾演)一夥,我反而覺得更像「符號」。首先,他們從何而來(大圈仔﹖本地薑﹖),電影完全沒交代;其次,張禮信出言引經據典,哲學宗教無所不知,且把醫生警察玩弄於股掌之中,其智能之高,根本不像「正常人」。再者,張禮信拒絕接受手術,與他一夥的賊匪(謝天華、黃浩然飾)潛入醫院與警方槍戰,視死於歸,從劇情來看,並不合理(冒死打刧金鋪,然後一個等死,另外兩個往醫院並不為救走同伴,而是與差人駁火送命﹖)。我所讀到的,是這個犯罪集團以「君臨天下」的方式,空降到「維多利亞醫院」;他們要執行的是集團意志。個人生死並不重要,濫殺無辜也不是問題(謝、黃把炸彈放進醫院各處的垃圾桶,在病房亂槍掃射,完全不顧其他市民的死活)。若說這夥人代表「年輕一輩」,我看我們的年輕一輩還沒有這樣兇悍。

過去的香港,是一個由專業精英(醫生、律師等)與紀律(警察、廉署)支撐的社會。來到今天,專業精英與紀律部隊,面臨空降而來的罪惡集團,發現持之而恆的原則、操守,已無法幫助他們作出抉擇;於是就用自己的方法(錯誤的、極端的、搖擺不定,例如佟醫生曾與陳偉樂合作毒殺張禮信,後又反悔),嘗試完成自以為正確(也同時夾雜私心)的事。正因為佟醫生與陳偉樂有掙扎,有失誤,有痛悔,他們比起張禮信,更像「人物」,而非符號。當然,如果從這個角度看,則結局把佟陳二人的錯失輕輕放過,無須他們面對懲罰,便顯不出抉擇的艱難與代價。

電影中,我印象最深刻的對白,是賊人與差人分別迫問佟醫生:「你信差人﹖」「你信賊﹖」醫生的專業是救人治病,本來是無須回答這種問題的。在我們一貫的價值中,這也應該是一個黑白分明的問題。無奈,如今的醫生,以至所有人,都必須面對、回應「你信邊個﹖」的問題。你信邊個﹖到了九龍塘,抽了三枝煙,你要怎樣做﹖醫委會改革,你是醫生的話,是否袋住先﹖你撐左膠大愛,還是勇武本土﹖人到絕境,你連你自己都未必信得過。這就是香港人的困局,也是香港人的覺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