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徐子見 — 沒有鎂光燈的區議員

2016/7/1 — 13:38

徐子見與街坑交談(公民實踐培育基金圖片)

徐子見與街坑交談(公民實踐培育基金圖片)

【文:容子晴】

徐子見,去年於區議會選舉中,戰勝盤踞柴灣漁灣村多年的樹根,一下子連根拔起,從此踏上跟前半生截然不同的路,由一個平凡的生意人搖身一變為政壇新鮮人——東區區議會漁灣區議員。上任半年的他,逐漸從傳媒大眾的鎂光燈焦點中淡出,回歸到最基本和實務性的地區工作上。回首這些日子,他的生活是如何變天?

這位在柴灣街坊口中親切的「徐仔」,甫上任便收到逾百宗街坊求助的個案,大部分都是以前無人理會而積累下來的工作。那些長者街坊過往幾年都習慣了找鄰邨的區議員幫忙,現在難得終於等到一個有心人願意出力,便事無大小都找這個「徐仔」,同時間,剛開始融入柴灣社區的他,也能藉此機會接觸到很多街坊街里的故事。

廣告

徐子見與街坑交談(公民實踐培育基金圖片)

徐子見與街坑交談(公民實踐培育基金圖片)

廣告

徐子見笑說,區議員是整個政圈生態最低級的一格,沒有光環、沒有鎂光燈,只有默默耕耘的份兒,但這卻最合符他的性格,因為他只想盡心實事求事。自當選區議員以來,他的生活起了很大變化,就是不斷要開會、應付街坊市民排山倒海的求助個案,以及每星期開兩至三次街站,暫作一個流動會客室,尤其是之前「全民退休保障計劃」諮詢期間,他需要不斷向街坊講解全民退保的概念,因為不少長者都誤以為跟生果金、強積金一樣。這種密集式的地區工作,讓他很快便可以掌握民情,並深深體會到每個人的故事背後,其實都映照出今日種種社會問題。

在這個以新移民、低收入階層及長者為主的老區,他親眼目睹不少傷感故事,如有一個新移民家庭,因公屋女戶主與內地兒媳同住三百呎蝸居,文化和生活習慣都大不同,長年累月的磨擦爭拗,令婆婆患上精神病,並逼不得以一個人搬走,卻又因此違反房署條例,麻煩多多……他坦言,面對這些棘手問題,區議員有時也會難審家庭事,但他抱著一個宗旨,就是只要是觸及到居民的生活,不論是否政治化他都會盡心盡力做,這也是他當初對自己的參選承諾。

平日的地區工作,以至較早前參與過的雨傘運動,都令他知道越來越多年青人對社會問題關心,並願意承擔,跟他那四五十歲的一代相比,似乎更有理念及積極參與。今年48歲的他坦言,以前他像很多香港人一樣,從來不問世事,在參選區議員之前,他自己從沒有登記做選民,也未曾投過票,堪稱是百分百的政治素人。他反問自己,是否因為40至50歲的那一代,過往一直在爭取民主及政治的路上長期缺席,做得不夠好,才令到那麼多年青一代走出來,爭取本來應得的東西?

今年九月立法會選舉在即,不少年青一代都開始磨拳擦掌,有意準備參選。徐子見預視這將會是一場混戰,民主派系的光譜由傳統泛民,以至新晉本土、熱血旗號都有,頗考市民的眼光和信念。他笑說,身邊有不少朋友都叫他考慮參選立法會議員,甚至循功能組別入手,他稱應該開始留意一下,因為作為獨立人士的他沒有什麼包袱,可以想做就做。無論如何,立法會選舉這一戰,將會是十分關鍵的一仗。

徐子見擺街部(公民實踐培育基金圖片)

徐子見擺街部(公民實踐培育基金圖片)

─────────────────────────────────

後記:前半生是百分百的政治素人,來到中年忽然180度大逆轉,積極走進社區服務市民,實在需要莫大的勇氣。而這一切始於2014年,曾經有一顆催淚彈在他的頭頂上爆開,從那時起,直到現在,他都是撐著拐仗一步步小心翼翼地走過來的。我們這個城市需要更多這種願意實實在在付出的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