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梁麗幗:退聯一事 我不取立場

2015/2/9 — 14:27

【文:朝雲】

「冇一個人係你敵人。可能最好的朋友,和您在不同議題有不同政見,甚至在公事上對立。但每一個都係真心,唔係你嘅敵人。希望你地會記住。」

在退聯論壇,梁麗幗很在乎張貼於港大各處的反學聯漫畫,裡面假想學聯內七間院校主張坐下抗命,唯港大主張升級,港大的立場因共識制而抹殺。

廣告

她不惜在論壇多次澄清,漫畫的想像從未在現實出現過。她身為港大駐學聯代表,一直有份同意學聯決定。即使將來真的出現此情況,共識制下無法以學聯名義一致行動,港大依然可走自己的路。

問:為何港大學聯代表團決定不就退聯表態?綜觀幾次論壇,退聯方可大談簡潔,宏大的理念,而您和周永康卻因立場所限,只能機關槍般不斷談細節。若從辯論角度,老實說幾場論壇您們都輸了。為何自甘居於下風?是不是想在策略上冷處理退聯?博公投人數不過千五而無效?

廣告

娘娘:不可能的。因為退聯公投與周年大選一起舉行,若不過千五票學生會也得重選。

我堅持不取立場,是因為我作為駐學聯首席代表,我定義自己為橋樑,兩邊的意見我都要聽,並將兩邊的意見說給對方。當我見到有一班港大同學,要求退出學聯,我不能以港大學生會長之身,阻塞民意,不聽他們立場。另一方面,作為參與學聯工作的首席代表,如果學聯做得不夠好,我亦須受他們問責。所以我不應在此事表態,說應不應退。

面對質疑,例如批評學聯不重典章,我只會提出典章和例子,解釋可以這般行事,看對方是否接受。

問:論壇上您和不少人都一再提出,無論學聯有何問題,您都應該是首要問責對象。然而退聯方卻繞過您不顧。儘管他們一再否認,但您會否覺得他們真正所想,是要學聯為其路線、傘運失敗負責?另一方面,因您在港大深獲民心,他們亦多與您有舊,清楚彈劾您必定無望。故此他們另闢蹊徑,誓要拆夥?

娘娘:我沒聽過這說法……或許有人這麼想。我只能說問責的機制始終存在,在評議會已經可以討論。我的確有不足的地方,願意在餘下任期,為港大代表團未能盡職,提出遺憾動議。即使有同學認為,失誤是源於制度,步驟上也可以先問責和檢討學聯代表團制度。

若果有同學純粹認為學聯決策失誤,而用這方法解決,我只能說下一屆幹事好慘。其實可以直接向所有參與決策的學聯成員問責,以此為名公投。

(編按:「娘娘」為梁麗幗的別號)

(附:梁麗幗於2月6日在港大學生會中央諮詢大會上,有關學聯的發言)

退聯關注組繼續質詢明峯,學聯「建設民主中國」的綱領,會否騎劫學生會。

明峯指學聯已澄清無「建設民主中國」綱領,亦不見於會章。即使過去有此方針,明峯亦會提出以港人本土利益為先等主張,供八大一起參詳。

至於六四晚會,明峯認為六四的意義不僅在於「建設民主中國」,依然值得悼念。然而若支聯會繼續以「建設民主中國」為口號,港大便不會去。但依然會協助同學認識、參與理念相近的六四活動。

梁麗幗澄清,學聯的備案不等於綱領,不會鑄定學聯立場,永遠是「建設民主中國」。

她亦解釋,對六四的立場不是現在說了算。每年六四前都有時事委員會議,或分派成員參與、舉辦不同活動;或意見紛歧,保留各方權利;或達成共識只參與一方活動。

另有學聯代表團員解釋,過去學聯的位置,對於學生會從來不重,因傘運才變得非常重要。欣賞、鼓勵來屆學生會敢於變革。

最後梁麗幗寄語來屆學生會,部份人的性格或較倔強,或受到意想不到的攻擊,自己參選時僥倖未經歷過。但她希望來屆學生會,學會做好自己,不要以敵視之心,看待身邊的人。

她說只要是港大基本會員,無論是否建制派,甚至支持共產黨,參選者便有責任回答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