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練乙錚.上】《信報》殺欄背後 練乙錚:應該是中共不高興 要封我口殺雞儆猴

2016/8/5 — 19:13

備受敬重的時事評論員練乙錚,在《信報》月旦時事二十五年,近年香港言論自由形勢越來越兇險,練乙錚的專欄熬過《信報》易手,頂住特首梁振英的律師信,憑藉廣大讀者的關注與支持,始終在《信報》論壇版穩佔一方陣地;如今被總編一句「改版」、一則短信就被殺欄,背後是哪一方力量橫加干預?

專欄被封後,練乙錚首次接受傳媒專訪;他對《立場新聞》強調自己不諳內情,但對殺欄一事並不驚訝,亦無怨懟。是甚麼人想他收聲,他看得清楚,但也一再強調,面對打壓,大家毋須閉翳,保持靈巧,自有出路。練乙錚說,他會一直寫下去。

 

廣告

《立》:今次事件背後,是哪一方的力量在發揮作用?你在〈別了《信報》〉一文中提到,今年三月《信報》通知你,潤筆一下子減少六成。這是否他們想你「知難而退」自行離開的做法?

他們做不到這一點(指令其「知難而退」),也知道自己做不到;但反正我不志在(稿費),咪慳返一筆。

廣告

我想,自新老總(指郭艷明)上台,她已經在盤算。當然是因為有人不高興,我想應該是中聯辦、共產黨那一邊,不是特首、特區政府。你看看,誰取代了我的版位?是曾德成。曾德成同梁振英有牙齒印,咁對梁振英有乜好處呢?

反而梁振英會覺得,練乙錚都唔係咁反對我連任啫。我寫過好多次:邊個做有咩分別?做生不如做熟,梁振英連任我完全無意見,在這個問題上,我同佢冇乜矛盾。反而中共見我講「法理港獨」(見《信報》7月25日〈全城聚焦港獨 雞蛋滲進高牆〉一文),而這種做法是完全可行的,所以他們要封我口,殺雞儆猴。

我們不是向一個講道理的人爭取,而是與最不講道理的人爭持,所以我預咗,我唔會話好嬲。但讀者會好嬲,反應會非常強烈,這對他們而言是問題。我在傳統媒體的受眾,不習慣看新媒體,而家我消失,他們想再追看我的文章,就會轉向新媒體,這樣便打通了渠道。

社會上的人是很靈活的,此路不通,大家便走位。每一個平台上的空間,我們都要爭取,能夠保住就保住,但不一定要at all cost;到咁上吓,去另外一條線,可能效果仲好。紙媒空間消失,會促進新媒體成長。

所以我覺得呢一仗,唔係我輸。

 

《立》:可是香港的新媒體摸索了幾年,還未摸索到在財政上完全穩建的同時,編採可以完全自主的路向。網媒資源貧乏,紙媒空間消失,會否影響公共討論的氛圍與深度?

精神不滅、物質也不減。我們這群人退出舊媒體,會在新媒體出現,此乃精神不滅;讀者覺得舊媒體無大可觀,停止購買、訂閱,資源轉投新媒體,此之謂物質不滅。我唔覺得有咩值得閉翳。

傳統媒體同新媒體之間的關係,過去幾年已漸漸模糊。我的文章在紙媒上有幾多人睇?不是太多。但一擺上網,再轉載、散開,閱讀量估計比紙媒高出幾倍。你說,我是屬於傳統媒體的聲音,還是新媒體的聲音?界線已經好模糊。

新媒體未找到路,可能還要試錯。但試想想,傳統媒體(的影響力)要通過幾多年先建立到?新媒體四年睇唔到走向,是很自然,問題是要頂得住;我想艱苦經營,應該還好。你唔好以為傳統媒體經濟好掂,間間都唔掂喎。

大家應該覺得高興。由舊媒體走向新媒體,遲早都會出現:我離開舊媒體,會在新媒體平台上搵出路,可能加快咗呢個轉變一秒鐘。我覺得是正面的發展。新媒體這個陣地很關鍵,要繼續守住、發展;「陣地」不單指輿論,新媒體同時亦是動員、傳播訊息、維繫的工具。

直到佢(當權者)連電子媒體,也可以好似大陸一樣全面操縱,到咗嗰個階段,新媒體都會守唔住。

 

《立》:離開《信報》後,你會在甚麼平台上再與讀者見面?

我首先要休息一下,因為太辛苦啦。幾時、用咩方法、在哪個平台上出現,我要慢慢諗吓;再寫的話,不排除仍有傳統媒體的空間,但很可能會以新媒體為主。

寫就一定會寫,但風格方面是否要改?以前的4000字文章,不是太多平台可以承載,亦未必是最有效的模式。但寫係一定會寫;我唔係靠《信報》專欄食飯,資源問題對我而言並非制約。不久的將來,大家都會再見到我。

我在告別書最後提到,我不贊成「言論自由已死」。言論自由是人基本的自由,最基本的人性需求,打壓不過是增加了表達的難度,不會消弭表達的願望。可能困難啲、冇咁有效,但同時可能加速了新媒體發展。如果而家舊媒體仍然開放、燦爛,《立場新聞》都可能冇碇企啦。

 

(專訪下篇,練乙錚將詳述他對香港局勢發展的看法,港獨、自決是否可行?在接下來的公民運動中,「暴力」又有甚麼角色?敬請留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