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中梵協議在即 陳滿鴻神父的怒火與哀鳴

2018/2/25 — 14:07

2 月 12 日晚,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舉行「為中國教會獻主」十二小時祈禱會。陳滿鴻神父為當晚主持。

2 月 12 日晚,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舉行「為中國教會獻主」十二小時祈禱會。陳滿鴻神父為當晚主持。

2 月 12 日晚,慈雲山聖文德堂,氣氛肅穆。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舉行「為中國教會獻主」十二小時祈禱會,逾二百人出席,信徒有的坐著,有的跪下,間或誦念玫瑰經,間或專注祈禱。

陳滿鴻神父主持當晚彌撒儀式。他和同場的陳日君樞機,乃香港少數積極就社會政治發聲的神職人員。多年前,陳日君受訪曾表示陳滿鴻「仲激過我」,陳滿鴻則笑言,與陳日君「是同一陣線的人,比較啱 key」,有時寫好時政文章,他會先讓樞機過目,交流彼此意見。

近月中梵協議引起全球關注,陳日君連日來多次公開與教廷唱反調,怒轟協議邪惡且違反信仰,甚至明言「不介意成為中梵修和的最大阻礙」,因而被教廷不點名批評。自言沒有陳日君的影響力,但陳滿鴻仍希望表達異議——他認為,中梵若就主教任命簽訂協議,中國教會將從此變質,萬千地下信徒及神職人員,將陷入無盡痛苦之中。

廣告

關心中梵,更因為香港難以獨善其身。今次協議令陳滿鴻明白一件事,梵蒂岡原來不一定站在中國強權的對立面。宗教自由之於香港,多年來一直看似理所當然,但若中共他日把魔掌伸至香港教會,梵蒂岡可能也會袖手旁觀。

「我們要開始諗,可以怎樣堅持呢?唔係遙不可及喇,好近喇,好近好近喇……」

廣告

這個敢言神父的哀鳴,有耳當聽。

陳滿鴻神父

陳滿鴻神父

*  *  *

 

教會放棄原則 一無所獲

早在一年前,陳滿鴻已公開就中梵協議表態。

「當時我係香港唯一一個神父,寫嘢話呢篇文章好有問題。其實好多人都覺得有問題,但其他人就唔方便講嘢。」

他口中「好有問題」的,是香港教區榮休主教湯漢樞機去年二月一篇文章。湯漢在文中稱,中梵雙方經過多輪交談,可望就主教任命的方式達成協議,他認為協議能讓中國天主教會享有「必要的自由」,警告若放棄只會一無所有,並呼籲要「兩權相害取其輕」。

文章所透露的協議內容,跟一年後公開的,幾乎一致;湯「兩害取其輕」的說法,又與近日路透社引述教廷消息人士的「鳥籠論」,如出一轍。

當時陳滿鴻於《蘋果日報》撰文,質疑湯漢「以現況的最壞面比較新局面的最樂觀面」,無異於「袋住先」,又批評中梵協議會造成主教「愛國常規化」,「後果對教會的無形破壞力及氣氛不何低估。」文末陳滿鴻甚至期望,即使協議落空,「福音之光仍會照耀中華大地。教會仍可以繼續推動地上地下教會精神上的共融,繼續與中共發展不成文的種種互利默契。」

可是事與願違。一年後的今日,中梵協議即將成為事實。日前意大利媒體引教廷消息指,在教宗同意下,梵蒂岡將在 3 月底前與中國簽訂主教任命協議,迫令兩名效忠教宗的中國地下主教,「讓位」予中國官方認可的主教。陳滿鴻自然痛心:「這個協議,中方咩步都冇讓到,但教會就放棄咗好多原則,卻一啲嘢都無收獲。」

所謂「放棄原則」,並非指天主教的教律、程序。事實上,根據近月流傳的中梵協議內容,日後中國主教任命將以「三部曲」進行,先是「民主選舉」,緊接「主教團提名」,最後交由教宗確認人選。陳滿鴻坦言,字面上,整個過程漂亮非常,完全符合天主教的原則。某程度上,協議簽訂後,教廷在中國地上教會的權力,甚至比以往更大——以前地上主教由中共「自選自聖」,未來起碼要由教宗 say yes。

但陳滿鴻依然認同陳日君的說法,協議乃違反信仰,何解?「因為信仰不止要符合所有條文,而是講你點信任天主,點祈禱,點做一個正氣的人,維護弱小…」

「今次協議會助長那些霸權的人,令地下受苦的人更加受苦。」

2015 年 7 月,溫州教區全體神父到溫州市政府前抗議,強烈反對當局強拆十字架,要求保衛信仰尊嚴。(微博圖片:天主教福傳團)

2015 年 7 月,溫州教區全體神父到溫州市政府前抗議,強烈反對當局強拆十字架,要求保衛信仰尊嚴。(微博圖片:天主教福傳團)

協議下,地下教會「被裂教」

長期以來,中國的天主教會分為受中共官方認可的「地上教會」,即接受國家宗教事務局監管及中國天主教愛國會統治的「三自愛國教會」,以及只宣誓效忠羅馬教宗但不獲官方認可的「地下教會」。

「地上教會」符合中國法律,卻一直不被梵蒂岡承認,上任教宗本篤十六世 2007 年致中國教會的牧函便稱,「根據《天主教法典》和教會的傳統,中國天主教愛國會統治下的中國教會並沒有做到與梵蒂岡聖座『共融』,並有『自聖』主教、反對『封聖』等事件影響,實際上是獨立於梵蒂岡天主教會之外的一個特殊的教會形態。」陳日君月前引述 2014 年與教宗方濟各的對話內容,指對方同意中國地上教會為「裂教」[1]

至於「地下教會」,則被中共視為非法組織,長期受到當局打壓,獲教廷任命的主教甚至曾「被失蹤」。當局今年 2 月 1 日實施《宗教事務條例》修訂,地下教會處境更危險。據陳日君透露,上海地下教會的神父近月已通知教友們不要再參與彌撒,否則可能被拘捕。

不過,縱使歷經苦難,地下教會至少獲得教廷認可為正宗,對虔誠教徒以至神職人員而言,都是莫大安慰。

可是協議一旦落實,形勢便會逆轉。地下教會不單繼續受政府打壓,還會被教廷視為「裂教」,背棄教宗。作為一般信徒,或可改往地上教會參加彌撒,履行教徒責任。但主教、神父呢?既無法走上地面,而且為免裂教,探訪教友、輔導、赦罪、領洗、開彌撒、送聖體……什麼禮儀都不能再做,一做就是「雙重非法」。神職人員以後唯一可做的,就是像平信徒一樣,在家讀聖經、祈禱。

地上地下教會「合一」的旗號下,被犧牲的是這班忠心耿耿的地下神父、主教。「唔單止歷來受政府打壓,呢個預咗,仲要受埋教廷當佢裂教,呢個打撃就大喇。」陳滿鴻嘆一口氣,「我很替將來要受苦的教友、主教、神父悲哀。」

*   *   *

 

「多謝國家賜我土地」

九十年代,陳滿鴻不時獲邀上大陸,以嘉賓身分出席地上教會活動,如新聖堂祝聖禮。同場不少內地官員,來自統戰部、省委書記,發言時都說著官話。輪到神職人員發言,陳滿鴻驚訝發現,地上教會神父說話內容,竟跟官員差不多:「咩『多謝國家,多謝國家的宗教落實,使我們有塊地…』嗰類嘢。」

不難想像,隨著中共收緊對宗教的控制,近年神父「官員化」情況,恐怕只會更普遍。

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圖:中國天主教網)

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圖:中國天主教網)

正因如此,陳滿鴻認為,中梵協議的禍害,除了會扼殺地下教會的生存空間,亦會令中國主教「愛國常規化」。

「現在中共畀咗條路,做主教的途徑就是要黨睇起你。」換句話說,一個神父如今可以「計劃仕途」— 首先加入天主教愛國會,再成為當中的活躍份子,積極支持國家政策,對阿爺旨意,永不說不。只要夠「愛國」,得到黨的信任,自然步步高陞,主教之位指日可待。

「將來的主教,我唔夠膽話佢會做咩壞事,但都係中央的人喇。」問題是,根據聖經道理,做主教不該是這樣一回事。「是按你的人品、人格,唔係你得唔得到國家的信任。」

神職人員「愛國」有何問題?陳滿鴻說,假如主教變成了一份 job,成為中央管治機器裡的一口鏍絲,就永遠只會站在統治者一方,與其牧養人靈的職分有所衝突。更進一步,連教會都會走歪。「教會在走這條路的主教、神父主導下,會是一個好俗世的團體。教會同國家統戰的團體無唔同喇。只不過口講仁義道德,實際上會走向俗化的運作。」

「呢個(協議)方案帶來的隱憂,就是教會的變質。」

根據近日流傳中梵協議內容,日後中國主教的任命會先經「民主選舉」及「主教團提名」,最後才由教宗確認任命。陳滿鴻認同陳日君,指出頭兩個步驟根本只是中共的慣常操縱手段。像「主教團」,根本一直由宗教局居中協調,難有個人意志可言;至於「民主選舉」,陳滿鴻就更加嗤之以鼻。

「這個所謂選舉,只會出到中共要的人。」在陳滿鴻眼中,教廷那班主和派不能說是邪惡的人,只是「好 innocent」、「好 naive」,沒想像到中共做的種種壞事。而陳滿鴻、陳日君,以至許多香港人,這些年來已知道得太多。

「香港都有制度,但一樣被攻破…我哋香港人唔係憑空唔相信選舉,而係親歷其境。經過立法會、區議會選舉、政改、DQ…我哋好清楚中共控制下的選舉係咩『選舉』。」

2014 年中,陳滿鴻與陳日君(圖:網上圖片)

2014 年中,陳滿鴻與陳日君(圖:網上圖片)

*   *   *

神父關心香港社會幾十年

今年踏入 71 歲的陳滿鴻,關心香港社會幾十年。1969年,他在理工學院主修測量,期間參與天主教大專聯會,火紅年代的背景,令他開始接觸社運,深受震撼,「原來在讀書考試以外,有咁大的領域。」當時不少神父都與學生站在同一陣線,介入社會事務,如耶穌會余理謙神父、譚坤神父,前者正正創辦了天主教大專聯會,後者則在聯會擔任「神師」達30年。「他們對社會事務好敢言,同學生關係好好。」

1973年陳滿鴻加入方濟會,當上神父,其後一連 8 年在美加澳讀書、修習,直至 1987 年回港。八九六四,他和許多神父一樣,在遊行隊伍中怒吼。「六四令好多神父思考,國家唔掂喎,中共對人民的手段太離譜,於是起碼有個公共心,會關心一下弱勢的人。」之後每年六四燭光晚會,他幾乎從不缺席。1992年,陳滿鴻開始專注鑽研天主教教會的社會倫理學問,人到中年,開始嘗試寫作,在教會論政,直到今天。

回首廿年關社路,陳滿鴻難忘事無數,近年港人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可能是佔中前夕他與陳日君、夏其龍組成「天主教關注政制三人組」,連寫多篇文章,呼籲港人不要對極權中共存有幻想,應以「清袋」的行動回敬「袋住先」,否決政改方案。「這些不牽涉教義,我們是抨撃不合理的東西,做的只是言論上嘅嘢,唔似學生用身體走出嚟。」他說自己年紀漸老,所做的與年輕人相比,微不足道。

與當年在高山大會爭取八八直選的夏其龍(74 歲)及日前揚言在中梵協議後「退出江湖」的陳日君(86 歲)相比,71 歲的陳滿鴻其實已是三人組中最年輕一個。一代敢言神職人員老去,難免令人擔憂後繼是否有人?

夏其龍與陳日君(資料圖片,左圖來源:中大通訊)

夏其龍與陳日君(資料圖片,左圖來源:中大通訊)

陳滿鴻形容,歷年來香港天主教雖有關心社會的傳統,但願意就政治議題發聲的敢言神父、主教,由七十年代至今,從來都是少數。他認為,基於信仰精神,大部分神父都心繫民主,支持爭取社會公義。可是要他們站出來為政治發聲,往往有兩大困難。

第一,神父很忙。2016 年香港共有 288 名神父,較 20 年前少 38 人,但教友人數則由 1996 年的 24 萬,升至 2016 年的近 39 萬。換言之,每個神父平均服務教友人數大升,工作量自然也急增。「我感覺好多神父個心都支持民主,但佢平時在聖堂已好忙,做日常的宗教事務已經辛苦到不得了…好多神父的生活已經 burnt out。」要參與政治,自然分身不暇。

第二,主教取態。陳滿鴻憶述,陳日君任主教的年代,由於對方事事親力親為,在反對校本條例等事件站在最前線,下面的神父「出把聲都容易啲」,但自從陳日君退出火線,接任者不再 vocal,「香港天主教會的力量,少咗主教級的帶領,無咁強」。

而當主教少有就政治發聲,神父自然怕自己所為會超越界線,「會唔會令主教唔開心呢,都要考慮。」

 

*   *   *

香港教會內地化 非遙不可及

2017 年 12 月 9 日,香港六宗教領袖座談會主辦「六宗教慶祝香港回歸二十週年暨領袖座談會成立四十週年慶典」,台上掛著中國國旗與香港特區旗,出席者有包括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楊鳴章在內的六宗教代表、特首林鄭月娥、中聯辦副主任譚鐵牛,還有「適逢率領內地五大宗教代表人士訪港」的朱維群。

朱維群曾任中共中央統戰部常務副部長,主管民族宗教事務,如今則是全國政協民族和宗教委員會代表團團長,他在 2013 年一篇文章如是道,「抵禦境外利用宗教進行滲透,是宗教工作一項重點也是難點任務。…處理境外滲透,首先黨政要高度重視,部門認識統一,抓得早,決心大,動作快;政策界限明晰,情況掌握清楚,在處置中充分運用我國《出境入境管理法》、《境內外國人宗教活動管理規定》等法律武器;對利用宗教進行顛覆活動、破壞正常社會秩序的少數人堅決予以打擊、整治,而對一般受影響的信眾則立足教育、爭取轉化,將其納入合法宗教組織和場所;要始終充分發揮愛國宗教組織和人士的作用。」

陳滿鴻認為,中共全盤控制香港的意圖從來沒變過。而要控制香港,魔掌不單如港人近年所見,伸至教育、司法、大學、傳媒等領域 — 宗教也肯定是重點之一。「就睇香港的宗教團體守唔守得住。」

答案暫時是三分二個「守唔住」— 香港六大宗教中,佛教、伊斯蘭教、道教、孔教的領袖已公認被成功收編,成為政協代表。餘下來的只有基督教和天主教。「基督教好多門派都受到壓力;天主教仲簡單,控制主教就得,哈哈…」陳滿鴻在苦笑。

六宗教領袖與林鄭及朱維群合照,左五為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楊鳴章(圖:香港佛教聯合會)

六宗教領袖與林鄭及朱維群合照,左五為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楊鳴章(圖:香港佛教聯合會)

於他而言,今次中梵協議正是對香港教會的一次警示。「原來香港遇到赤化的時候,連梵蒂岡都幫我哋唔到。」陳滿鴻甚至警告,他日香港主教的任命,也可以採用內地那一套,「呢個係國與國的協議嘛,香港作為國家一部分嘛,有可能性喎!」

天主教徒李柱銘早前便於報章撰文,指中梵協議可能牽連香港教會。「雖然《聯合聲明》附件一(13)表明,特區的宗教組織與內地宗教組織的關係是「互不隸屬、互不干涉和互相尊重」,而且《基本法》第32條也訂定港人有『信仰的自由』。然而,人大常委會卻可利用釋法權,以《憲法》第 36 條(『宗教團體和宗教事務不受外國勢力的支配』)為『根源』,來『解釋』《基本法》第 32 條,將香港教會變成從屬於愛國教會。」

「唔係遙不可及喇,好近喇,好近好近喇。」陳滿鴻在哀鳴。

*   *   *

只顧自我修為不理世事 是「假靈性」

中梵協議似乎無可挽回,香港宗教前景看來一片赤紅,陳滿鴻仍深信,自己還有好多好多事可做 — 例如為中國教會祈禱,例如寫文章揭發中共手段,例如在彌撒講道加插政治訊息。

他不諱言,自己的政治立場或許會嚇走好些「藍絲」教友,「佢去完全唔講政治的聖堂咪得囉」。但無論如何,他始終視彌撒為「講政治」的最佳時機,「有機會我就會講,當講笑,挖苦一下。」

別誤會,他不是為講而講。陳滿鴻堅持在教會論政,全因他認為,天主教信仰與關心社會,根本就分不開。「神造人,人在世上的使命不止為自己賺夠錢生活,也講對人的貢獻和愛。」

2016 年 9 月,陳滿鴻在金鐘街頭進行彌撒。(圖:黃傘街頭基督徒基層團體)

2016 年 9 月,陳滿鴻在金鐘街頭進行彌撒。(圖:黃傘街頭基督徒基層團體)

諷刺的是,即使是今次中梵協議的風波,事關重大,甚至頗為埋身,不少天主教徒其實不太關心。「有些人成個生活就係每日返工放工,任何嘢同佢個職業無關,佢就無興趣,呢啲人唔會關心(中國教會)。」反之有些緊張香港未來的人,即使不是信徒,卻高度關注事態發展。

多年來,教會裡總有一派人覺得,與其花時間關心政治,不如專注個人靈命成長。陳滿鴻不認同:「一個人如果對社會的事,一啲感覺都冇,弱勢社群的痛苦佢完全感受唔到,我好懷疑佢對自己靈性追求的質素。就算你唔關心政客的事,香港好多人無屋企,好多人瞓街,好多老人執紙皮,好多學生大壓力,唔通你一啲感覺都無?如果無嘢能令佢有感覺的話,佢嘅靈性感覺一定弱,因為你關心他人,和關心自己靈性、愛天主,是分不開的。」

「無可能有人只講靈性成長,心裡冇別人的存在。如果係咁,佢的靈性只係一個假靈性,逃避的靈性。」

中梵協議在即,陰霾籠罩香港,陳滿鴻只想告訴信徒,活於世上,令人失望的事實在太多。

「唔單止教會令人失望,政權都係令人失望啫,我們反而要學習怎樣堅守自己立場,保住我們的人格。即使教廷高官有錯,也不要因某些組織和人的軟弱而摧殘自己,放棄信仰。」

哀鳴過後,這始終是陳滿鴻神父持守的信仰:「無論社會點腐敗,宗教、國家點腐敗都好,我們都要做個正直的人。」

陳滿鴻

陳滿鴻

文/亞裹

 

註:

[1] 《天主教法典》751 條:所謂裂教,是不願服從教宗或是不願與隸屬教宗的教會成員共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