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中醫學生深水埗路過被捕無法北上 籲院校改變內地實習制度

2019/8/29 — 17:19

港大醫科生往內地上課被扣查,英領職員赴內地公幹一度失蹤;以往中港兩地的緊密連繫,在大搜捕和白色恐怖下,已成為市民日常生活的另類威脅。

8 月 6 日,浸大學生會長方仲賢買觀星筆被捕,群眾聚集深水埗;街坊 Mavis(化名)沒想到,當晚只是路過旁觀幾分鐘,結果被捕並換來「非法集結」的罪名。就讀中大中醫碩士的她,回內地實習是必需;然而被捕後資料全被登記,現在只能在人身安全與完成學業間做抉擇。

她對《立場新聞》記者強調,相比有人盲眼、受重傷,她的遭遇只是小事;但現時大學生往內地交流實習普遍,而且很多是課程要求,故希望為受影響學生發聲。「我哋原本讀完出嚟做醫生的,對社會只有貢獻、無損害。學校制度唔改,我哋為咗繼續讀書,可能就被迫離開。如果有質素、有思想、同埋善良嘅人都被迫離開晒,或者淪為犯人,揸刀劈人的就逍遙法外,個城市會變成點呢?」

廣告

群眾聚集深水埗   圍觀教授演說被捕

Mavis 畢業後已工作一段日子,然而志願是做中醫,談起中醫理論和價值便神采飛揚,很期待有朝一日行醫助人。中大中醫碩士課程要全職讀四年,每年學費 15 萬,Mavis 花了多年儲錢、讀了一年基礎課程、再考了兩屆才考進。正交了第一期學費,八月準備開學,就因被捕而飛來橫禍。

廣告

8 月 6 日晚近凌晨時份,聲援方仲賢的群眾已從警署門口被驅散至荔枝角道。Mavis 當時感冒,戴著口罩,打算經鴨寮街拿兩包藥給朋友。她認為所經路線與最多示威者的地點有些距離,而且自己是當區居民,在街上走是正常事,所以照樣出發。當時鴨寮街上有像大學教授的人在發表講話,但圍觀數百人大部份是街坊。旁邊有持圓盾的藍衫警員,「我見唔係防暴警,只是一般警員,應該安全吧?」於是駐足聽聽教授講什麼,並用手機拍片。才幾分鐘,警員在沒有市民衝擊和警告下,「碰碰」兩下敲打盾牌,突然往前衝;眾人走避不及,Mavis 絆倒,就被兩個警員壓在地上制服,身體多處損傷。

套取八份指模  質疑資料被送中

Mavis 說拘留期間沒承受嚴重肢體暴力,但遭警方多番侮辱,例如搜身時被迫除內褲;要求去醫院,則在手銬以外再加大鐵鏈被拖著去,「本身條鐵鍊已經粗,我又瘦,所以繞了好幾圈,一大綑咁被帶去。」在醫院各處引來異樣目光。「我只是路過街坊,戴口罩係因為感冒,醫生都證實我發緊燒。我做咗啲咩你要咁樣侮辱我?又不是殺人犯。」後來警察又到她家搜屋,一無所獲,保存的證物就是八達通和她當晚戴的口罩。

起初 Mavis 不算擔心,因自己什麼都沒做過,「都唔知佢可點告我。」但看新聞見到港大學生在西藏被扣留,開始不安,想起被捕期間曾被套取一式八份的指模,「因為我天生指紋好淺,用電腦套指紋失敗,唯有用油墨。」每隻手指頭、上、下半掌和全掌,共八個位置,每個位都要印八套指摸,「警員好大力壓我隻手,印完八次,手都腫晒。」她更質疑為何要套八份之多?「一定係拎去送中啦!」

冀爭取改變  醫科生全本地實習

中醫課程開學,本是她期待已久的時刻,「但而家都唔知仲讀唔讀好。」因第四年要去內地實習,否則不能畢業。但別說被捕,眼見只是一般人過關都被大陸盤問扣查,令她完全不敢北上。「如果去台灣讀中醫,就不能在香港執業。留在香港,我就要放棄中醫,但我唔想呀。我寧願佢打我,都無拎我啲資料去送中咁大傷害。而家老屈咁拉咗我,完全改變晒我嘅人生。」

她也想到很多大學、副學士課程都要求學生參與內地交流實習,質疑到底是有必要抑或「私相授受」,「好似中醫咁,醫病很視乎體質。上大陸實習,佢哋北方人的體質同香港人好唔同,我學到嘅嘢,對於將來在香港睇症都未必啱用。香港好多大學都開辦中醫診所,為何不能在香港實習呢?」大學生也正好是參與反送中運動最活躍的群體之一,Mavis 擔心將有一整代年輕人,就算像她一樣沒去衝擊,都會無端斷送前途。「所以點解想出嚟發聲,係好希望可以一齊向學校爭取,唔駛上大陸實習。如果有組織願意帶頭搞,我一定會加入幫手。」

本月較早前曾有香港大學醫科生,因前往港大深圳醫院上課,過關時被執法人員盤查半小時,要打開 whatsapp、facebook、手機相簿等檢查,又要刪除照片和被關員逐頁翻看上課筆記。也有一行 10 人的大學生因曾在社交媒體發表支持香港民主言論而在西藏被扣查,經院校和家屬多方聯繫才獲釋。事後港大學生會曾向校方提出更改上課安排、提供往內地以外的上課選擇,惟校方並未正面回應。

教協昨亦發佈調查,發現九成受訪教師擔心過境時被扣查,但只有約一成學校決定延遲或取消內地遊學團,籲教育局帶頭叫停內地交流活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