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原居民誓保「套丁」 梁褔元:沉默唔代表懦弱,官逼就會民反

2015/12/18 — 19:50

梁福元兩部最新型號的iPhone 擱在桌面,其中一部彈出《蘋果日報》App的新聞更新。他瞄一眼之後,把手機挪開。梁福元自嘲是鄉下仔,但開會都用iPad,「無計,要追上潮流。」

他努力追潮流,學年輕人用最新電子產品,因為知道網絡的影響力大。梁褔元同時寄望年輕人,反過來學習多些新界歷史,他知道《立場新聞》是網媒後,叫助理準備資料,一心透過網絡向年輕人講一堂新界歷史課,解釋丁屋的由來。

說服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人,丁屋的合法合情合理,梁褔元自覺他有種責任。

廣告

*  *  *

兩周前,套丁案判刑,11名沙田原居民收取230萬,令發展商可「套丁」於沙田農地興建價值近2億元的丁屋項目圖利,各被判入獄2年半至3年。用梁福元說法,判刑震動新界,鄉民震怒,人心惶惶。

廣告

公眾注意力又回到丁屋本身,為什麼新界原居民有丁屋特權?

一切爭拗,源於《基本法》第40條的23個字:「新界原居民的合法傳統權益受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保護」。

原居民堅持,這裡頭的「合法傳統權益」,包含了丁權。不過,「丁屋」兩字沒有出現基本法條文當中,前立法會議員、大律師吳靄儀認為,丁屋政策始於1972年,當年港英政府為改善原居民居住問題而提出,與傳統權益根本無關。

一聽到對丁屋的質疑,梁福元連連搖頭,「你都唔明白,唔了解。」

他是村長 歷史與承諾

梁福元是元朗十八鄉原居民、大棠村村長,又是鄉議局傳統權益委員主任,換言之,是丁屋事務的發言人。

梁福元拿出一份文件的影印本,文件題為「新界原居民合法權益及傳統習俗之歷史淵源」,是鄉議局前主席劉皇發80年代任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發表俗稱的「劉八條」。

文件發表於1986年7月,基本法草委會通過基本法結構草案之後,其時草委會已把「新界原居民的合法傳統權益」列入結構草案。所謂「劉八條」,是劉皇發總結出的八項,新界原居民在港英政府主政下的權益,包括了丁屋政策、殯葬權等等,劉皇發遊說草委在基本法正式條文中,要有保護原居民權益的章節。

梁福元認為,發叔當年總結的包括了丁屋八項權益,應當演譯為基本法40條當中「合法傳統權益」,「基本法40條未列(丁屋)落去,但基本資料、精神、法律、政策有喺到。這些叫延續歷史。」

梁福元繼續講歷史,話說一個世紀之前,即是中國清朝期間,新界的土地都是永業權(或稱:永賣契),村民喜歡起樓就起樓,鍾意種田就種田,從不用問過任何人,但1905年港英政府把所有土地實行集體官契,強行將所有地納為官地,永業權全數轉用承租權,村民此後既要向政府納糧(即是交地稅),連同土地使用都受到限制。

70年代,原居民爭取港英政府落實丁屋政策,男丁可向政府申請在村界內興建一間三層高、每層樓面700呎的丁屋。在梁福元眼中,村民接受丁屋,已有所「犧牲」,「回歸之後,理應畀返永業權,以及1905年前的無土地限制用途。」

梁福元強調今天不是要奪回永業權,新界人都是說理的、講現實,認同在顧全現實的情況下,實行丁屋政策,「97回歸之後,中央政府都話我哋鄉民、鄉議局好大體,好顧全大局。」

同樣是原居民,丁屋卻獨是新界原居民的特權,港島、九龍的原居民不但沒有丁屋特權,現今市區唯一圍村、有四百多年歷史的衙前圍村更面對重建、滅村的命運。梁福元這樣理解,港島,九龍半島當年都是割讓予英國,業權隨之而割讓出來,「新界不是割讓予英國政府,新界是借租的。」

「大家都要認識歷史,互相尊重。」

梁福元說的「尊重」,意思還包括要「尊重」新界人多年來,向政府、發展商賣出土地的「付出」,「付出了咁多土地發展新市鎮,係咪都有功有勞,亦都釋放好多土地,幫手發展香港新市鎮,佢哋得到啲咩呢?」

「到頭來,連自己(原居民)的住屋問題都成好大問題,又規限住屋發展,起高少少又話僭建,本來新界發展絕大部分的土地,都是村民世世代代幾百年傳宗接代,或者祖先買返來。」

「反而,香港好多福利,你無錢住公屋,政府都可能津貼你交租,有居屋白表畀抽到,政府都畀你扶助或者免息貸款,係咪?」

「有個丁喺到,搵到隔離叔伯兄弟,畀塊地你或者買塊地返來,都要搵錢起間屋,政府有無貸款?無嘛。」

「跟住你起好間屋,有個資產,你上公屋,唔合符資格,好多社會福利都欠奉。」

他勞氣地連連發炮,希望外界明白村民「向來食自己,靠自己,靠合作」。新界氏族合作本來相安無事,反而政府多管閒事,管三管四。

「鄉村都有好多苦況,不足為外人道的情況。」

他是男丁 現實與利益

丁屋政策原意的確是解決原居民解決房屋問題。

但發展至今,丁屋政策已扭曲成賺錢工具。政策訂明申請丁權時,男丁要有丁有地,是土地的唯一合法註冊業權人,並且無意及沒有訂明任何安排,將申請丁屋賣予發展商。偏偏政策容許丁屋在建成後立刻補地價轉售[1],不少男丁沒有地、沒有錢起屋,於是透過發展商串通申建丁屋,向政府聲稱自己是地皮持有人。把丁權變賣,一個轉手能賣幾十萬元,即是「套丁」。

套丁案中的原居民被告申請丁屋時,以文件證明自己從發展商手上購入地皮,是土地業權人,但現實中土地交易從沒有發生過,結果被裁定詐騙罪成。

梁福元不以為然,他形容「套丁」是「互惠互利、互相幫忙」,是「融資」。

此乃「鄉情」,是好自然的事。

「畀丁權原居民,但(政府)冇畀土地同金錢扶助佢,佢點樣有間屋住呢?」他反問。

但鄉民是用套丁來圖利,不是用來自住,是否違反政策原意?梁福元反駁,賣丁十分平常,原居民都要「生活」,丁權變現,能夠助原居民改善裝修,改善居住環境,「市區人鍾意住鄉村環境,(賣丁屋)都照市值補地價畀政府,大家都無損害公眾利益喎。」

移居外國的原居民回來申請丁權也合理?梁福元覺得,鄉民「落葉歸根」,理所當然,「條村都要維修,佢賣走丁權之後,都可能夾返份錢起村公所、祠堂,村的褔利,佢都要出一份架。」

總之,都是自己人幫返自己人。

2007年,時任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去信劉皇發,表示政府決定應鄉議局要求,除去原居民申請丁屋時的法定聲明,他們以後毋須發誓表明自己無意將丁權轉售予任何人,但有關規定轉而列入丁屋牌照附註當中。信中提及,若有丁屋持牌人違反有關條款,地政總署可重收地段,而有關措施不涉刑事。

當年有份與林鄭談判的梁福元認為,這封信件顯示,政府當年與鄉議局談判,已表明「套丁」不涉刑事[2],就算違反地契中條款,頂多取消丁屋牌照、收回土地,「當其時鄉議局同政府傾個承諾唔係咁,係咪?如果涉及刑事,一早就拆晒天喇。」

如今他不怪當時承諾林鄭月娥與政府,只怪判案的法官不太了解新界的傳統文化,法官應該要更宏觀看問題,就算微觀看此案涉違法,但宏觀角度,整個丁屋政策同個歷史意味現實來講,已經行之有效幾十年,「法不犯眾,係咪?」

所以鄉議局決定,協助籌錢助鄉民上訴,尋求再上一級法院裁決,「(今次判刑)係地區官之嘛,係咪先?」

就算我們退一萬步,先不討論刑事責任,但大多數的套丁操作,地皮名義上轉了名,實際由仍有發展商持有,無可避免違反了地契條款,政府若強硬執法,大量丁屋牌照可能被取消、收回土地。

梁福元聳一聳肩,「咁未搞到成個新界震動,整個新界都唔使住屋喇,政府有咩房屋政策會改善鄉村住屋問題?無嘛?」

梁福元提醒,政府顧及「現實」,否則新界不能和諧發展,城鄉共融淪為空談,「咁即係成個新界都唔使發展,政府都唔使發展,村民留返(農地)畀孫,搭間茅寮,搭間帳蓬住都好,我無得發展,大家都無得發展,村民就係咁。」

梁福元嘆息,現時連套丁也違法,「有心人」又要政府用僭建條例管制新界,「搭多少少都違例,鄉村以前邊有呢啲嘢架以前,危險佢都唔會住喇,係咪?」

「人哋都無屋住仲要拆佢,係咪又係社會動盪紛爭,唔係影響一個家庭,係成條村,成個族群,或者整個新界,咁你香港要亂,係新界亂先,我哋都無辦法。」

長此下去,難道村民會公民抗命?

「鄉民歷史,抗英抗日都係咁,大家為安居樂業,中國人的話:沉默唔係代表懦弱,官逼就會民反,你睇到歷史。」

說罷,他又道,現今世界講理性、包涵、互諒,希望所有紛爭,都在談判桌上解決。

如果政府認為丁屋不妥善,想提用丁屋大廈解決等方法,梁福元說鄉議局也樂意傾,問題是似乎政府無意商討。

他是議員 裙帶與和諧

梁福元在鄉議局追隨了劉皇發十幾多年,他說發叔年紀大,今次套丁案的爭議也不好打擾他,「新太子、主席(劉業強)上場,都要靠大家維繫,有經驗的前輩睇下點出謀獻策,去幫鄉議局。」

事實上,今次案件涉及鄉議局中人,沙田鄉事委員會主席莫錦貴在事件中雖沒有被檢控,不過就有穿針引線的角色,為發展商介紹男丁,收取了160萬中介費。

村長從賣丁過程中圖利,這樣做法是否常見?是為私利,還是為阿公做嘢?梁福元澄清自己身為村民,就從沒有這樣做,「我做村長二十幾年,都未收過一個村民一個分毫,你可以問我條村村民。他們合作,他們的事,我只有證明他們是否原居民。」

鄉領導應否以此為準則?「見仁見智喇,有時族大都有乞兒。」

今次「套丁案」判刑之後,高院處理另一宗原居民出售丁權的案件。五名上水坑頭村原居民於21年前,私下與發展商簽訂協議,每人各以廿萬元報酬,出售丁權予發展商在村內起丁屋。五人與發展商有紛爭,入稟控告發展商,追討約200萬元損失,最後不但敗了訴訟,法官斥男丁在申請丁屋,只是代發展商持有土地,作出虛假陳述申丁屋。

民事案件可能演變成另一宗刑事案件。梁福元呼籲,原居民與發展商合作,都要自律,「有陣事要憑良心做事,係你嘅就係你嘅…邊個贏左官司都可能浪費了時間以及金錢。」

大家都是鄉民,最重要是和諧,有什麼事「唔啱講到啱」,梁福元反覆說。

梁福元當了元朗十八鄉大棠村村長十多年,與兄弟在村內有大棠悠閒農莊等生意,聘請了百多人打工。自己居於同村、兒子名下的丁屋,平日都在村內在農莊、鄉公所來往。今屆區選,梁福元兒子梁明堅自動當選成十八鄉中的區議員,家族在區內更添影響力。

梁福元說起兒子也有點自豪,「人哋畀面啦,他自動當選。」

「我個鄉除咗我係當然區議員(因十八鄉事委員會主席,自動成區議員),另外三個席位都自動當選,地區上和諧囉。」

梁福元所說三席,是十八鄉東、十八鄉西、十八鄉中三區的民選議席。十八鄉中由梁明堅取得,另一席由水蕉新村的原居民程振明自動當選,餘下一席則是十八鄉地主家族後人沈豪傑,在無競爭下自動當選。

元朗十八鄉是大鄉,南面經元朗中心一直伸延至大棠道,北面至后海灣,單是圍繞市中心周邊的鄉村就有30多條,所以梁福元再三說,十八鄉範圍甚廣,政治和諧,得來不易。

「我這屆鄉主席都唔使選,大家都是做事,唔啱咪傾到啱,社會咪和諧。」

無競爭,無爭拗,就是梁福元的和諧理想國。

 
 

註:

[1]按政府規定,若丁屋興建在私人土地上,於落成後五年內轉讓,必須補地價,在落成五年後,則可自由買賣。惟最近五年,接近一半落成的丁屋都在五年內補地價轉讓。

[2]判案的法官不同意當年信件是政府免除丁屋刑責的證明。法官認為信件並非討論套丁,所有男丁需有權有地才可建屋,政府撤銷宣誓這步驟,只是因為改行一套「信任制度」,相信男丁正直而不會訛騙政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