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反駁會長彭韻僖 律師會理事帝理邁:我見過的每一名律師都反對修例

2019/6/8 — 11:11

港府硬推《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將於下周三(12日)繞過法案委員會,直上大會恢復二讀審議。雖然面對各界及國際社會反對聲音,政府早前已兩度公佈「微調」方案,但似乎仍未能挽回本港法律界信心。繼大律師公會及律師會先後發表意見書批評草案後,近 3,000 名律師昨日(6日)身穿黑衣參與靜默遊行,人數更是香港主權移交後五次法律界黑衣遊行中最多一次。

香港律師會一向被視為立場親建制,加上在修例問題上遲遲未發聲,其意見書今次立場相對強硬,實叫不少人意外,包括在意見書羅列形容為同樣重要的「額外意見」,指有意見要求擱置修例。專攻人權法的律師帝理邁(Mark Daly),上月底以票王姿態在律師會理事會改選中獲勝,是繼他去年競逐連任失敗再度擔任此職位。

競選期間已表明政府應擱置草案的帝理邁,接受《立場新聞》專訪時形容,不明白為何律師會會長彭韻僖接受其他傳媒訪問時,形容擱置草案僅是會內「一小撮人的意見(minority view)」。「會內確實是有不同意見,」 帝理邁表示,「但在我競選期間,見過的每一名律師,都是反對通過修例的。」

廣告

帝理邁承認,律師會不時被批評在重大議題上遲到表態,但他亦指出,律師會會員人數比大律師公會多,出聲明前亦需經過不同委員會討論,有時的確無法即時作出回應。他認為,加上政府今次提出修例的時間倉促、細節欠奉,很多律師在繁忙的業務中,連草案內容也還未深入研讀,已經要作出回應,情況非常不理想。

帝理邁形容,法律界整體上對政府今次強推修例,明顯是感到挫折(frustration)和難以置信(disbelief)的,而今次有近 3,000 名法律界人士參與靜默遊行,正正反映《逃犯條例》修訂的嚴重性,與以往數次人大釋法絕對可比擬。

廣告

帝理邁談及昨天3,000名法律界人士參與靜默遊行,他拿起擺放在案頭的報章,指著照片中央的位置向記者表示,他就在前排的位置(戴啟思旁邊)

帝理邁談及昨天3,000名法律界人士參與靜默遊行,他拿起擺放在案頭的報章,指著照片中央的位置向記者表示,他就在前排的位置(戴啟思旁邊)

法治自 14 年走下坡 批北京藉釋法改寫法律

多年來從不缺席法律界黑衣靜默遊行的帝理邁表示,香港法治似乎在 2014 年雨傘運動後,就不斷走下坡,「北京的釋法和各種『決定』,實際上是在彈指間改寫了法律。」

「這是很野蠻的做法,令我們的法制越來越不確定、越來越不一致。」帝理邁指,「我們一定要制止走下坡的趨勢,否則香港的各種原則將會被蠶食一空。」

自政府在今年 2 月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多名法律界人士及學者已先後指出,法庭在移交程序上把關能力有限、內地或以普通刑事罪行包裝政治檢控等種種問題。帝理邁認為,以上各種問題的癥結,始終在於內地司法制度未達國際標準。

「內地多年前已承諾會進行司法改革,但制度核心問題至今仍未得到解決。」帝理邁表示,「問題是內地沒有公平審訊。他們會用虐待、嚴刑逼供,疑犯無法會見律師,司法制度不透明、不獨立。」

「我們如何與這樣的司法制度達成移交協議?這就是問題的癥結。」

「林鄭月娥沒有拒絕過內地任何請求」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多次強調,被申請移交的人士可向法庭提出抗辯,或申請人身保護令,以保障他並非因為政治、宗教、種族及國籍等原因被移交。

但多年來處理無數難民申請的帝理邁直言,這些抗辯獲法庭接納的機會本身已非常低,如果未來內地要求移交某人, 當局大可以用普通刑事罪行掩飾政治審訊,令挑戰移交申請的工作難上加難。

「當內地要求移交某個疑犯,誰能相信林鄭月娥會拒絕中央政府要求?」 帝理邁直言,「我沒有印象她拒絕過內地任何請求。」

兩加拿大同胞內地無故被捕

居港逾 20 年的帝理邁本身是加拿大人,對中國司法水平更加敏感。他表示,眼見兩名加拿大公民在內地被無故拘捕,外界甚至無從得知他們所謂「控罪」的細節;反觀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被加拿大當局拘捕,卻可以聘請整個團隊的律師,「(加拿大)這才是正常的法治制度。」

帝理邁指出,社會討論應聚焦在內地司法不公的問題上,無需跳到如何將公平審訊、無罪假定等保障寫入法例條文、或具體如何操作,「因為問題的核心不在香港,而是內地。」

帝理邁批評,今次修訂具有極大爭議性,但港府卻用極短時間諮詢、無視反對意見,獨裁地強推修例,令他覺得草案非擱置不可,「這是完全違反理性,亦與國際社會、商界、各國領事、法律界的意見相違背。」

「這將為香港管治開極壞先例。很明顯修例是一個錯誤的決定,社會上每個人都花費了極大精力和時間去反對。」

帝理邁認為,港府在今次修例爭議中已失信於公眾及國際社會。「政府還要誰來告訴它,修例是錯的?或者就是星期日有一百萬人上街。」

文 / 梁凱澄 攝影 / 陳傑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