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四年任滿臨別在即 德領事:香港人非政治冷感

2017/7/19 — 12:15

「出發來港就職之前,柏林的同事恭喜我,並說:『但你知道香港人,對於政治不感興趣吧?』」

與德國駐港總領事蘭布斯多夫(Nikolaus Graf Lambsdorff)的訪問,約在他離任前的十日,門前書櫃已放著搬運紙箱。他坐在即將告別的辦公室,在德國國旗與歐盟旗幟前,憶述四年前後的點滴。

四年前,提起德國駐港領事,大部分港人或都印象模糊;四年後,不諳國際關係的普羅市民,大概聽聞過領事館Facebook 的「每週一字」,甚或有人會記得總領事在雨傘運動期間,當著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面前,用德語說:「我相信香港人能為年輕一代而自豪。我確信,推進香港民主化的努力,將對政治,甚至經濟有所裨益。」

廣告

明言熱愛政治的蘭布斯多夫,回望在香港走過這四年,見證著社運活躍的時代,續說:「來到香港之後,我發現當年同事所說的並非事實。香港人跟我一樣,對政治很感興趣。」

廣告

外交非生意 不用回國「交數」

先後取得政治科學及經濟碩士學位的蘭布斯多夫,1980 年代起接受外交訓練。1987 至 1989 年間,他在印尼雅加達的西德領事館出任新聞官,首度外駐異鄉,說:「事隔三十年,我一直都好想重返亞洲,尤其東南亞。」

蘭布斯多夫的願望,2013 年得以實現。那天,他在家收到外交部長親自來電,問他要不要考慮外駐香港。多年前,他曾經來港旅遊,印象中香港是現代化的都市,其他方面了解不多,「但我喜歡生活於大城市,又可以回到亞洲,來港工作的邀請相當吸引。」

協商確定四年的任期之後,蘭布斯多夫來到港出任德國駐港總領事。作為外交人員,他認為總領事的工作,對外既代表德國,必要時為居港德國人爭取權益;對內亦要領導領事館內人事。與大部分旅居香港的德國人迴異,他強調外交不是一盤生意,工作無法簡單量化,笑言:「我不用『交數』回德國啦。我的工作之一是增加香港人對德國的認識,但你說可以怎樣評估?」

任內活用社交媒體 每週一字反應超想像

成果雖然難以量化,但蘭布斯多夫任內工作,卻是看在人眼內。最為人所知的,大概是德國駐港領事館開設 Facebook 專頁,以「每週一字」回應城內熱話。相對其他駐港領事,德國絕非先行者,領事館內部也「用了好些時間才明白到社交媒體的重要性」,但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已取得相當知名度,也確立了德國領事館敢言的形象。

推廣德國,是領事館成立 Facebook 專頁的原因。蘭布斯多夫指,透過專頁能夠接觸到一些從前未嘗接觸的群體,「讓一般香港人知道德國發生甚麼事,甚麼事情讓德國人感興趣。」

回想當日決定推出「每週一字」,蘭布斯多夫解釋動機非常純粹—「只想介紹一個德文詞語」。然而,他認為一個詞語經過翻譯之後,加上不同語境運用,自然會產生不一樣的詮釋,說:「反應有時都幾出乎意料,而且通常都比我們想像中好反應,暫時進展還不錯。」

除了「每週一字」,德國領事館曾以專頁問答題形式,於 Facebook 向網友介紹德國能源政策資訊。德國的環保政策、在國際社會推動全球氣候變化行動的角色,都是德國為人稱道的軟實力之一。

德國最新的數據顯示,當地再生能源供電率共佔全國 85%;在國際層面,德國最近亦積極在 G20 峰會上大展主場之勢,領導二十國領袖討論全球減排措施,間接向美國總統特朗普施壓。作為德國在港代表,蘭布斯多夫笑言自己也希望身體力行帶領低碳潮流,「我自己在香港也是駕駛一款較小型的寶馬電動車,因為在市區出入根本不需要用到大車。」

赴德留學港生穩步上升

任內四年,蘭布斯多夫觀察到香港赴德留學人數穩步上升,2016 年領事館批出 447 個學生簽證。同時,香港人透過歌德學院報讀德語課程的人數,亦持續增加。作為總領事,他樂見德國文化漸受港人歡迎,說:「多認識別國的語言文化,對於香港作為一個真正的國際城市絕對是好事。」

蘭布斯多夫亦發現,部分留學生畢業後選擇繼續留在德國生活,或者歐洲其他國家發展,甚至與德國人結婚。種種趨勢看來,德港關係漸變緊密,是否證明了領事館推廣德國文化略有成果?

「我也希望是這樣,但實情有太多其他因素影響,例如:德國的國際角色、經濟實力等。」蘭布斯多夫補充指,香港人對德國觀感向來不壞,道:「我來的時候不錯,走的時候也很好。」

代表德國權益和歐洲價值

傳播德國文化、鞏固文化軟實力之餘,領事館作為官方代表的機構,自當要處理僑民關注的政經大事。就像再生能源與能源效益技術方面,領事館一方面幫助這些德國企業在本港銷售他們的技術與服務,同時也盡可能參與香港相關的政策討論,向港人推廣德國的經驗。蘭布斯多夫亦提到,領事館跟上屆香港政府一直有就相關政策議題討論交流,「香港政府對德國的經驗是有興趣的。」但他亦不諱言政策討論遇上現實政治的限制,德國亦如是,就像最近德國欲實施的新能源效益標準就遇到反對,還有持續已久的核能爭議。

蘭布斯多夫補充,很多人看到德國的出口數據,猜想德國政府必然在背後大力推動。但實情是領事館以至政府的角色很有限,這些對中國市場有興趣的德國企業一般都會自行找尋投資與合作機遇,或是尋求香港德國商會的協助。同時,大部份對大中華市場不熟悉的德國投資「新手」都會先從香港入手。近年有德國銀行、律師事務所在香港開展業務,就是為這些投資者提供一站式服務。他寄望隨著減排成國際潮流,德國企業與大中華市場能維持商貿合作。

兩傘運動從未影響德國公司來港意欲

「基於一國的框架下,香港仍然有其角色。我相信這種關係將會持續,未來亦看不到有何重大改變或破壞的可能。」中港政治文化關係雖然波瀾起伏,但蘭布斯多夫認為兩地經濟層面的交流依然良好。過去四年,他見證不少德國公司來港開設分部,亦有德國商人希望透過香港進入大陸;大陸公司同樣經香港,到德國進行貿易和投資,並重申,雨傘運動不曾打擊德國公司來港經商的意欲,說:「我從未聽聞有德國公司因此而考慮撤出香港。」

蘭布斯多夫坦言,總領事的身份雖然不宜評論別國政治,但有時亦會就香港的政治社會議題發聲,他強調並非干預香港事務,而是總領事的角色「不但代表德國權益,也代表著德國和歐洲的價值」。

近年,不少人質疑歐美國家奉行的民主模式並不適用於亞洲。正如,末代港督彭定康去年訪港時明言:「 西方民主制度雖不完美,但仍較亞洲專制政權優勝。」肩負歐洲價值的蘭布斯多夫同樣相信,「民主是最好的政府模式。香港的政治,始終是屬於香港人的」。

蘭布斯多夫駐港四年,經歷香港人走上街頭爭取民主,但落實普選未有期,甚至法治自由等核心價值都逐一受到挑戰。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對比 1997 年前後的移民潮,蘭布斯多夫認為,港人對於主權移交的不安和恐懼,今日已經穩定了不少,並希望「一國兩制」成功落實,說:

「我們相信香港的法治,今日你在香港所見的一切,全都建基於法治之上。法治之於香港的重要性,過去不曾改變,未來亦不會改變。」

雨傘運動

雨傘運動

雨傘運動非失敗 願林鄭政府成功

從外圍走向核心,蘭布斯多夫對香港的初印象,只是些玻璃高樓大廈。與家人來港生活四年之後,他發現香港人的政治,也領受到香港人情。他欣賞香港人講求效率之餘,亦相當有禮,說:

「對,很多香港人聽我這樣說都瞪大雙眼,但當你去過紐約,或者其他大都會的時候,便會發現香港快得來有禮貌。」

或者你不盡認同,但他方來的人,跟我看我城的感覺,總有不一樣的見解。就如許多人視之為失敗的雨傘運動,蘭布斯多夫亦給予正面評價。

「就我確解,雨傘運動以阻止推行政府當時推出的政改方案為目標,上屆政府最終擱置推行政改,由此觀之,運動是成功的;部分參與運動的青年領袖,其後成立政黨,參與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短短兩年間成功取得議席,也算是一種成就。雨傘運動另一個成就是,部分政治社會議題終於提上枱面,而我相信林鄭政府將會著手處理。」

蘭布斯多夫離港在即,新一屆港府上場。代表居港德國人,他祝願林鄭領導的政府成功,「新一屆政府的成功,對於香港來說是好事,對我們來說也是好事,但從政的人有時多少需要運氣呢。」

德國駐港總領事蘭布斯多夫

德國駐港總領事蘭布斯多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