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最高領導人批不得 余杰「禁書」出版人金鐘:這一次,誰不害怕?

2016/1/13 — 19:53

李波被失蹤 4 日後,專門出版禁書的香港開放出版社主編金鐘,覺得香港已經變得太危險。

他終於決定,叫停原定出版的余杰新作《習近平的噩夢》。

他發了一個電郵給余杰。

廣告

「香港政治書籍出版的困境,已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身陷其中的業者,遭到巨大驚恐壓力,無不趨吉避凶,以防成為下一個。我亦接到家人與朋友許多電話勸告。為此,我們再三斟酌,決定暫停大作的出版,以待未來。因未簽約,後續不複雜。但誠盼得到您之諒解。前此勉出《教父》,但今非昔比,愚亦無力承擔巨大後果。未能效終,深以為憾。」

電郵發出十天後,金鐘與我在一家咖啡店會面。他穿恤衫、草草結條領呔,外套一件咖啡色毛衣和一件暗綠色風褸,完全就是老派傳媒人典型打扮。

廣告

儘管店在鬧市,但裡面只有我們兩人。那是他慣常與記者會面的地方。

「只有這次不同,這次銅鑼灣書店五人被抓,是極其嚴重的。」他說。「這件事發生後,整個社會,都在害怕。」

*   *   *

余杰事件風波始於兩年前。

當時,著有《中國影帝溫家寶》、《河蟹大帝胡錦濤》等名作的流亡美國作家余杰,撰成新作《中國教父習近平》,擬由香港晨鐘書局出版。可是因為此書,晨鐘書局總編輯姚文田竟被誘騙到深圳拘捕。而另一位願意出版此書的九江文化出版人武宜,亦多次接到恐嚇電話,阻止他與余杰合作。

余杰為新作叩了好幾家出版社的門,但都無人願接,直至此書落入開放出版社主編金鐘(冉懋華)手上。

「我看了他的書,覺得沒問題呀,就打算給他出版。」

開放出版社在香港歷史悠久。它本是雜誌社,創辦人為哈公(1933-1987)。哈公原名許國,曾任職《明報》,後因與金庸意見不合,於是邀請金鐘一同辦雜誌。1987 年 1 月,《開放雜誌》在香港創刊。不足半年後哈公去世,雜誌社由金鐘接手至今。1990 年代後,雜誌社發展書籍出版業務,曾出版的著名禁書包括《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及《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等。此外,該出版社亦曾出版《零八憲章》。

有別於出書賺錢的李波,金鐘把自己視為正當傳媒人,以雜誌為主,書籍為副。

「他們(銅鑼灣書店)只搞書,而且看得很準:哪本書有得賺,怎樣賺,都很清楚。所以他們在業務方面是很成功的。」金鐘說,開放出版社的理念從來沒變:記錄中港台政治發展。「我們出版的書,書後面都有名單的。1949 年共產黨建國後重大事件,我們都有書,而且都是非官方觀點。」

「我們希望盡量做得客觀一點。比較可讀一點。」

《開放雜誌》 有一定客路。2000 年來,該雜誌連續十一年獲得香港外國記協、香港記協與 AIHK 每年的「人權新聞獎」。直至 2014 年,由於經營困難,《開放雜誌》放棄印刷版,轉而發展《開放網》。辦公室也關閉,聘請的幾名職員,都在家工作。

一直以來,金鐘在香港自問甚麼都可以出版,可以說不設底線。這些年,他雖然曾多次被中共軟性統戰,如被「中央統戰部呀、甚麼甚麼僑會呀」相約吃飯,「但從來沒有說明甚麼可以做,甚麼不可以,只想了解一下你是個甚麼人」。

「如果說底線呢,那就是羅湖橋。李波大概也是這樣想:反正我不回大陸就不怕,想寫甚麼、說甚麼都可以。」

金鐘不去大陸,既是不為,也是不能。1996 年,他與司徒華、李柱銘等人一同被列入中國禁止入境黑名單。

「所以這一次特別害怕。因為大陸打破了這條底線。你跑來香港執法拉人,誰不害怕?」

開放出版社出版過數十本書,幾乎全是禁書,「理論上」不能進入大陸,當然大陸人喜歡把禁書偷運回國,是公開秘密。

很多人把禁書當小說看,覺得內容大多得啖笑,但金鐘說,自己的出版都貨真價實,不僅嚴肅,甚至可說是有學術性。

「《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已賣了十年,很暢銷,全世界翻譯成二十多種文字;《趙紫揚軟禁中的談話》,也沒有人說做得不好。我們的書都是禁書,但都按照出版傳統與規則去做的。」他說。

「銅鑼灣書店的書就不同了。很多書連作者也沒有。你去買一本書,首先要看誰寫吧,這是最基本要求,但他們也沒有。」

政治評論人桑普曾如此介紹李波的出書風格:

李波不是為了自由民主法治和推翻專制政權等政治理想而出版禁書,...李波已經坦承自己是為了求財,跟許多海外作者把中共內部秘聞「出口轉內銷」或者乾脆胡亂拼湊撒謊等寫作動機,本質上相當雷同。2015年那本關於上海幫的書(以高天寒名義發表),標題猛,完書快,吸睛能力極高,據說因而勁賺一百萬港元。2014年那本《習近平傳》(以吳鳴名義發表),更加把許多零散資料快速拼湊起來,又快又狠,詳細敘述習近平的情人們,以及許多關於習近平本人的不堪往事,大家不妨查看。總之,他的方針是:出書貴精不貴多,期待每出版一本就大賺一筆。

金鐘與桑普的觀點大致相同。他說,銅鑼灣書店的人都很懂禁書出版業的玩法。比如,他們會設立許多「出版社」。「因為香港政府不理會的,你付了錢,註冊一百家都可以。」這家出版社出一本,那家出版社出一本,「這都是為了分散焦點」。

他自言與銅鑼灣書店「不是同一個圈子」。「第一,比如他們拿到一些資料,會自己再添一些;又或者寫的時候,『妙筆生花』,吸引讀者;第二,他們講求一個字:快!他們數天就出一本書,我們一本要弄好幾個月。」

兩者玩法不同,導致開放出版社的書相對難賺錢。金鐘坦言,他出版的書,多數「成本可以收到,但利潤是沒有的」。

「但有少數書反應很不錯,會成為暢銷書。有些人會買幾本送人。這些書就有錢賺。」

在政治書出版業打滾近 30 年,讓金鐘對業內氣氛相對敏感。他自言銅鑼灣書店出事,之前已有先兆。

「禁書真正的讀者都在大陸。過去大陸客來港,很多都會帶兩三本回去,這是平常的事。」他一頓,續道:「但今年(他指 2015)不行,海關查得很嚴格。」

不過,儘管有先兆,但中共竟來港抓人,還是讓他感到驚訝。

而且害怕。因此他才決定放棄出版余杰新書。

回想兩年前,金鐘替余杰出版《中國教父習近平》,當時他曾指,該書能在香港出版,表明香港始終與大陸不同。

「他可以用其他方式,你比方說他不喜歡你出版這本書,第一,香港左派書店不給你發行,讓你不好賣;第二,如果你和中國大陸有生意來往,要回大陸,他可以用這些方面來卡你。他不會直接地像大陸那樣可以中宣部下令不讓你出,甚至出版了還要讓你銷毀之類,在香港他不敢公開這樣做。」

亞洲自由電台引述金鐘)

「然後他又寫了第二本,很不幸地,今次碰上了銅鑼灣書店的事。」

金鐘直言,今時不同往日,因為大陸會來香港抓人。他的身邊人也大力反對他替余杰出書。當中包括他太太。

「我的太太很生氣,她堅決反對我出版。『你出了一本還不夠,人家無找上門你好彩啦,還要出第二本?』」

他坦言自己不可以不顧家庭。思前想後,終決定放棄。

「老實說,如果不是銅鑼灣書店的事,這本書出了就出了。」他說。「但出了這麼大的事,你還去冒險,那就不行。」

這件事,會否是香港禁書出版的喪鐘?問到這裡,金鐘卻又指,自己不是甚麼書都不出。

比如最近他就出版了一本名為《告別總參謀部》的著作。那是中共大將羅瑞卿之子羅宇的回憶錄。作品出版後獲不小迴響,還打入數家書店暢銷書榜。

沒有人給他施壓,沒有人找他喝茶。

金鐘判斷書刊安全與否的著眼點,是簡單易明的:如果是針對中共最高領導人,那就不行。

「他們那些私秘不想給外人知道。他們會想:全世界都對我這麼俾面,畢恭畢敬,你香港人當我甚麼,竟然說我這些?因此他們不會容許出版。」

所以在金鐘眼中,銅鑼灣書店被打擊,其實不無原因。

「很多人都說,他們打算出一本關於習近平情史的書嘛。」他說。「這種書籍是不行的。」

他坦言,做禁書出版要考慮風險。「我常說,李嘉誠投資都會考慮風險,風險太高他也不會投資啦。」

「其實香港新聞界都是以人身安全為第一位。六四最緊張的時候,很多報館還是會叫記者回來,就因為考慮人身安全嘛。」

「我不打算做英雄呀,我也有老婆仔女。」他說。

余杰「禁書」出版人金鐘

余杰「禁書」出版人金鐘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