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望有後生仔接班 傳承經驗 「覆核王」郭卓堅:為公義做吓嘢

2016/11/22 — 14:19

郭卓堅11月親到高院入稟申請司法覆核,指梁振英和建制派議員宣誓時曾誤讀漏讀。

郭卓堅11月親到高院入稟申請司法覆核,指梁振英和建制派議員宣誓時曾誤讀漏讀。

「長洲覆核王」郭卓堅,年近八十的伯伯,近月因立法會風波,忙得很。

忙著申請司法覆核,覆核港獨、本土派被禁選事件1、覆核梁君彥沒申報外國護照任立法會代主席、覆核指梁振英和建制派議員宣誓時曾誤讀漏讀、覆核工程界立法會議員盧偉國的議員資格……

滿頭華髮的覆核王,有一個心願,就是想有年輕人「接班」,「我好想有人接班,年紀大,希望班後生仔裡面,搵一兩個出嚟,為公義做吓嘢」。

廣告

******

長毛啟發「覆核王」

廣告

啟發郭卓堅走上司法覆核之路的,是另一位「覆核王」長毛梁國雄。

「長毛鼓勵咗好多。(你點識佢?)我唔識!喺報紙成日睇,原來咁可以,真係,向政府挑戰係可以,只要政府唔啱就得」。

2006年,68歲的郭卓堅認為不應以長洲航綫盈利補貼其他虧損航綫,首次申請司法覆核,反對運輸署批准新渡輪加價申請,「當時的渡輪,長洲人坐船,要補助坪洲和梅窩,又加價,梅窩加十蚊我哋又要加十蚊,梅窩蝕、坪洲蝕,就要我哋加咁多」。

郭卓堅親自上庭「攞Leave」(申請司法覆核許可),「法官話,巴士都係啦,呢條線津貼另一條線。我話:『法官閣下,你誤解哂所有嘢。』我話巴士就係,你住筲箕灣,我住北角,我可以坐筲箕灣車,坐筲箕灣巴士經過北角。但渡輪我唔可以喺香港搭船去梅窩,再搭船去長洲」。

最終郭卓堅敗訴,但開啟了他司法覆核之路。

郭卓堅拿著親撰的入稟狀,到高院申請司法覆核,挑戰指梁振英宣誓無效,表示「(我)冇律師(寫入稟狀),我駛咩律師」。 

郭卓堅拿著親撰的入稟狀,到高院申請司法覆核,挑戰指梁振英宣誓無效,表示「(我)冇律師(寫入稟狀),我駛咩律師」。 

曾任職法律部門 「我唔去打三跑」

「我以前都係讀法律界」,郭卓堅表示,中學畢業後,他就到台灣的大學修讀法律,「台灣法律和香港的有啲差異,全世界法律都係一條道理」,回港後他曾於政府的法律部門工作,期間於1973年保釣活動,郭在維園被警察「扑穿頭」,「入醫院,跟住被判監3個月,保釣嘛,釣魚台嘛」。

郭卓堅自稱,他在89年六四事件時,有驚險經歷。他稱,自己當時親身上京聲援學生,幾天後被帶到上海軟禁約一年。其家人按他吩咐,送來滲了安眠藥的「加料」冰糖燕窩,送給看守他的公安吃,公安睡了,郭卓堅就趁機逃走。

郭向北逃至黑龍江,辦了張本地人身分證,過境至海參崴,又弄了一個入境紀錄,「然後我就坐飛機,飛到去莫斯科,喺莫斯科再轉機去柏林,喺柏林跟住再返嚟香港」。

「好驚險架。」

回港後,郭卓堅就一直做散工,包括律師行文職,直至1997年退休,遷入長洲。

自2006年起10年下來,郭卓堅至少20次申請司法覆核,包括石鼓洲建焚化爐、香港電視不獲發牌、政改諮詢報告、立法會遞補機制、要求取消新界原居民的丁屋權利、要求星光大道擴建重新公開招標等事件。

除司法覆核外,郭亦以被告身份抗爭。前年佔領運動期間,冠忠巴士集團針對金鐘佔領區申請臨時禁制令,郭卓堅亦加入成為被告,反對頒佈禁制令。

但郭卓堅也有其原則,他認為有需要的基建,就不會提覆核,「我唔去打三跑、唔准起高鐵,嗰啲我唔做,因為實際上係有咁的需要,你去打佢做乜嘢?啱定唔啱,第日決定」。

等年輕人接班 還是親自出馬

立法會爭議接二連三,郭卓堅就頻頻申請司法覆核,網民紛紛叫好,有人說「希望長洲覆核王長命百歲」。

78歲的郭卓堅只望有年輕人「接班」,「因為想培養下一代,我就嚟去啦你都知。香港就一定有人繼續咁(司法覆核),香港先可以延續下去」。

郭卓堅覆核經驗豐富,望與年輕人分享。他說,年輕人不妨先選擇較易的案件申請司法覆核,不要怕輸,撰寫覆核理由時,亦要從「公眾利益」出發,不要為政見或政治爭拗。

還要做的,就是寫信。「我一個禮拜寫3、4次畀政府,睇唔掂、一唔鍾意就,例如船費、交通、垃圾、磚頭點起」,郭卓堅說,涉及政府部門的,首先要寫信,證明自己在申請司法覆核前,已致函政府部門反映意見,並非濫用司法程序, 「我叫極佢都唔肯做,我先司法覆核佢」。

訪問後,郭曾主動致電記者,稱「你睇下後生仔有冇人想司法覆核」,並主動「教路」,稱可覆核持外國護照的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員,指他們就職時宣誓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不忠誠」。

誰料過了幾天,郭老伯還是「親自出馬」,寫好入稟狀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法庭取消持居英權的工程界議員盧偉國的議席。

郭卓堅親自填寫司法覆核許可申請,並親撰誓章。

郭卓堅親自填寫司法覆核許可申請,並親撰誓章。

***

人大就《基本法》104條釋法後,高等法院法官區慶祥上周裁定政府提出的宣誓事件司法覆核勝訴,取消青年新政梁頌恆和游蕙禎兩人議員資格。

即晚,郭卓堅就在Facebook指:「游蕙貞(禎),梁頌恒你並單獨,我會支持捐弍干(二千)元作為部份訟費,怎樣給你們?」

郭卓堅向梁游伸出援手,「我哋唔係為梁頌恆同游蕙禎,而係為咗要保存香港法治」,他說,「因為我覺得判令唔得嘛,因為呢個係香港人嘅生存嘛,如果連法治都冇埋,我哋係香港做乜嘢?」

郭批評,他就遞補機制提出司法覆核後,被判敗訴後提出上訴,但被上訴庭指遞補機制非法律問題,而是政治爭議,駁回其上訴2,但如今高院裁決取消梁游立法會議員資格,猶如「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

司法覆核 我們的權利 謀福利

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列顯倫曾批評有人濫用司法覆核,終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則指,市民有向法院提訴訟的權利,司法覆核維護了公眾利益。郭卓堅不同意濫用之說,稱司法程序頗嚴謹,獲批司法覆核許可的案件亦不多。

根據司法機構數字顯示, 2011年至2014年間,共有614宗司法覆核許可申請,當中只有不足一半的案件,即274宗(約45%)獲批許可。

「我哋利用憲法畀我哋司法權利,畀我哋有司法覆核嘅權利,我哋如果識法律嘅人就好好利用,為市民謀一種福利」,郭卓堅相信,這是市民的權利。

***

賠堂費 「我無錢,咪破產囉」

10年來,郭卓堅也曾勝訴。長洲鄉事委員會在長洲海濱亭無牌為居民進行殯儀儀式,造成滋擾,但食環署拒絕執法,郭卓堅提出司法覆核,獲判勝訴。

但輸的,連堂費也要賠上。

郭卓堅每次也會申請法律援助,但就鉛水事件的司法覆核,郭卓堅未及獲批法援,法院便開庭處理,「一入咗紙無幾耐,法援都未睇到文件,佢就話要開庭」, 法庭終不受理郭的覆核申請,郭更須賠上50萬元堂費, 「輸咗呀,輸得好慘呀」。

郭卓堅稱自己無兒無女,孑然一身,早有破產準備,「如果冇法援我都會去打,如果輸一二千萬我無錢,我咪破產囉!」

談到未來,郭老伯說,「未來都係,政府唔啱,就打司法覆核,亦唔會去參選亦唔會盛,睇下有乜嘢人需要我幫手,我幫吓佢」。

郭卓堅稱,自己不時寫信給官員。(郭卓堅提供)

郭卓堅稱,自己不時寫信給官員。(郭卓堅提供)

註:

(1)郭稱法院已拒絕批出司法覆核許可,因已有相關參選人提出選舉呈請。

(2)事後郭向終審法院申請終極上訴許可,終獲受理,排期在明年6月審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