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梁國雄:無希望,不等於要令自己絕望

2017/2/13 — 13:05

一個決定,令他蒙受無數罵名。

2 月 8 日早上,梁國雄召開記者會,宣布爭取 3 萬 8 千個公民提名,參選特首。話甫落,網上批評如潮湧至,舖天蓋地。有的罵他刻意鎅票;有的嘲諷他「打倒昨日的我」;還有不少聲言曾經支持他的人在慨嘆:長毛變了。

走進梁國雄的立法會辦公室,他身後仍掛著那幅醒目的紅色橫額,上面是出自陳獨秀的對聯:「行無愧怍心常坦,身處艱難氣若虹」。

廣告

你變了嗎?記者乾脆問。

「我冇變到。」梁國雄答得很快。「邏輯冇變,行事方法冇變。」在他眼中,變的不是自己,倒是另有其人。

廣告

「你可以話,『香港變咗,你(長毛)返屋企啦』,咁我冇計嘞……」他無奈攤開兩手,雙掌朝天,臉上是一記苦笑。

「我冇計」,是梁國雄在訪問中最常重覆的三個字。「身處艱難氣若虹」,離他既近,還遠。

長毛 梁國雄

長毛 梁國雄

「我把聲 unheard」

在立法會、街頭、示威現場,梁國雄的聲音素來洪亮搶耳。

過去幾天,自他宣布參選,隨即變成新聞焦點,傳媒訪問蜂擁而至,「為何選特首」這類問題,他不知答了多少遍。即使如此,梁國雄依然覺得,真正能夠聽見以至聽懂自己說話的人,好像沒有多少。

「最慘是,我把聲 unheard。」他無奈道。

把聲音淹沒的,無疑是來自群眾、一浪又一浪的批評。當中最普遍的,是罵他前言不對後語。

2007 年,梁家傑參選,梁國雄批評對方投身小圈子選舉是「豬狗不如」,又在示威橫額寫上「民主罪人梁家傑」;2012 年,泛民舉行特首初選,梁國雄以小丑造型諷刺泛民入閘貽笑大方,後再斥何俊仁是「九尾之孤」,「以小圈選舉候選人資格欺世盜名」。如今參選,難道不是自相矛盾?他不停被質問。

梁國雄堅持說,沒有。

他形容,上兩屆特首選舉,泛民陣營派人出選,主打的是「競爭論」,為的是展示民主派有執政能力,可與建制一拚。他批評,這做法令人看不清小圈子本質,誤以為特首選舉有競爭意味,因此他反對,他罵人,他示威,他狙撃。

時至今屆,泛民不再派人出選,反之積極考慮將提名及選票,交予曾俊華、胡國興等不屬民主派的候選人。梁國雄認定民主派不進反退,故作出相應行動:宣布參選,目的是要告訴群眾,「民主派支持曾俊華的後果」。

曾俊華

曾俊華

「我沒有自相矛盾」

因此他說,無論是 2007、2012,抑或 2017 年特首選舉,目標都是向主流民主派表明反對立場。「以前你錯,現在再錯,為何我不可以用一個新方法去反對你?」梁國雄強調,此一時彼一時,否認自己做法矛盾。「所有策略,都是與當時(環境)有關。」

有別於上兩屆選舉,梁國雄今次以參選向民主派反對立場的行動,引來無數群眾反感。他口中的「向群眾言明支持曾俊華的後果」,迅即被解讀成「為拉倒曾俊華而來」。再進一步,陰謀論者認定,長毛參選只為鎅票,即是替林鄭月娥助選。

長毛只覺無辜。他重申,非為拉倒曾俊華而參選。「如果你泛民話投畀林鄭,我都會反對,你唔可以畀授權佢嘛!係你泛民講明要畀曾俊華,我先針對佢之嘛。」

「為林鄭助選」之說,他更無奈。「我反對林鄭月娥比你勇猛好多啦。我而家要坐七日監,都係為反對佢之嘛。」2015 年,梁國雄在一場辯論比賽上向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示威,及後被控以「故意妨礙合法使用文娛中心」,去年法庭裁定罪名成立,判囚七天,梁不服上訴。

「一個反對派之設,是不能夠以制衡威權政治的某一派為目標。」由始至終,梁國雄反對的,只是民主派考慮向現實屈服,支持曾俊華等建制候選人的決定。「政治的 mandate 不是這樣的。」

被恐懼戰勝 民主運動終走向死亡

對於這說法,近日不少民眾都作出反駁。他們說,授權不是永遠,若日後曾俊華上台惡貫滿盈,難道大眾不懂反抗?

「政治學上不成立嘛!」梁國雄反撃。「喂,咁民建聯都可以話,『我投 CY 亦係是其是非其非,投完可以鬧佢。』」他解釋,如曾俊華在民主派授權下以高票當選,日後民主力量將難以抗衡。「你一起身,民建聯就噓你啦……『係你哋投咗佢呀』,咁你(民主派)講咩呀?」他又勞氣,又擔心。「政治上面是無位走㗎喇,民主派個位企邊度?」

梁國雄另一擔憂是,群眾從此不再受號召,反抗政權,爭取民主。「你要再帶領群眾作反,係多餘。」他舉《聖經》中摩西帶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故事,「摩西係先知,出到曠野都俾人鬧啦,咁你由 831 抗爭,一轉轉咗去和談,然後又話發覺唔得,再上街呀?咁無人去㗎喇!」

「老實講,你做採訪都無興趣啦,如果成日變來變去。」

他直言,今次群眾之所以能「造神」,將曾俊華捧上神檯,全因恐懼與疲憊。正因如此,若泛民放棄原則,跟群眾一同接受現實,後果堪憂。「像《出埃及記》,一出去曠野,咪怨囉,信第二個上帝囉,你摩西點救呀。」梁國雄思考半晌,吐出以下說話。

「以恐懼蓋過一切,以求和蓋過一切,今次之後,香港政治運動正式走向死亡。」

社會民主連線 Facebook 圖片

社會民主連線 Facebook 圖片

*   *   *

堅持傘運精神 毋忘大家初衷

梁國雄的辦公室,擺放了許多許多物件,當中有黃色雨傘的擺設,也有「我要真普選」標語。2 月 8 日,在宣布參選特首的記者會上,他表明參選特首是為延續雨傘運動精神。

「在這次特首選舉當中,我們需要一把與別不同的聲音。這聲音要能夠堅持,我們一直以來,包括在雨傘運動中,一些最根本的原則。」記者會當日,羅冠聰同樣以「反映傘運精神」,來解釋長毛參選的重要性。

何謂「傘運精神」?堅持的又是什麼原則?

「雨傘的精神就是抗爭的精神。」梁國雄說。「是用公民不服從的方法,迫使政府讓步、談判。」最終目標,是達至一個完善的民主制度。「我要真普選」是目標,亦是初衷。

近日許多人批評梁國雄,說他偏執地堅持所謂理想,所謂原則。他咧嘴一笑,然後否認:「呢個邊係我終極原則呀?我係一個社會主義者。」言下之意,是他今天之所以落力爭取民主,堅持的並非梁國雄本人的初衷,而是大家的初衷。

「我只係從大家的 common ground 出發咋。」他語氣帶幾分無奈。「是大家當日…由 2013 年開始,由戴耀廷先生出來,講所謂『佔領中環』……」「上溯至回歸之後,我們一直都話要爭取雙普選。」

他說,爭取民主,原是香港人的初衷。

休息可以 但為何要走到對面?

問題是,雨傘運動落幕至今,香港人已經累壞了。在梁振英治下,群眾日復日地動怒,月復月地遊行,再對社會有熱誠的人,如今都身心俱疲。曾俊華提出「休養生息」論,打動不少人的心。

也於是,近來許多人都勸他要尊重民意,別再鬧事,「讓香港人休息一會」。梁國雄哭笑不得:「你自己唔抗爭都得㗎!想唔抗爭有幾難呢?你在任何統治之下都可以唔抗爭嘛。唔去示威咪得囉,但駛唔駛指著個示威的人,話佢篤眼篤鼻,叫佢唔好再示威?」

他重申,自己出席了近年每一次遊行,見過無數出來示威的市民臉孔,所以真的明白港人如何疲累,如何失望。「一個運動輸咗之後,又無辦法頂,好多人就有種犬儒主義,或者不再信所謂價值,因為價值完成唔到嘛,這是正常的,可以抖嘛……」

儘管如此,他認定休養生息不等於要支持一個建制派候選人。

「我只是想叫大家,攰咪抖下囉,可以回氣嘛。現在已經無咩人講群眾運動,無咩人上街,無咩人衝突㗎啦……」他愈說愈無奈。「但駛唔駛行過對面呀?令到自己以後都唔駛搞呀?」因為在他眼中,帶領群眾支持建制,便是民主運動的絕路。

「無希望,不等於要令自己絕望。」

他再苦笑。

「我話我要反映(雨傘)個精神,你話個精神已經無咗嘞……咁我都冇計㗎。」

梁國雄(Jimmy Lam攝於928晚上)

梁國雄(Jimmy Lam攝於928晚上)

*   *   *

不想自己掌權幫自己 民主運動收得皮

看得出,最教梁國雄着緊的,其實是群眾、民情的轉變。他怕自此以後,群眾會相信,就算沒有民主制度,只要有好的管治者,一樣會有好生活,「這只是你自己幻想出來啫。」更怕群眾逐漸變成順民,不再抗爭。

長毛相信的,依然是社民連沿用多年的口號 — 沒有抗爭,哪有改變?

「現在整個討論核心都錯了。我們不打算自己掌權幫自己,反而想著怎樣用選票找一個務實、有權的人來幫自己。」梁國雄預言,日後情況只會惡化。「慢慢會變咗,邊個有能力改變現實,咪投邊個囉。」誰最有權力、最有資源,用最快時間改變「現實」,往往是建制派。「咁始終慢慢咪投咗去對面(建制派)囉。」

「所以點解我話民主運動收得皮呢?就是搞吓搞吓,唔駛搞咁多喇,『兩害取其輕』得喇。」梁國雄續道。「咁即係共產黨設計給我們那個『普選』囉!畀三個人你揀。」

他只想群眾相信自己的力量、抗爭的力量。「共產黨從來在關鍵問題上一定控制到,除非睇到條街有幾十萬人。」例如 2003 年 23 條立法之所以告吹,靠的不是董建華回心轉意,也不是田北俊臨陣倒戈,而是幾十萬人上街的力量。

「喂,調轉咗呀……」梁國雄慨嘆,現時群眾相信只要授權一個建制候選人,就會有好生活,以至日後繼續爭取民主,這是本末倒置。他始終相信,要改變社會,「唔係靠你(民主 300+)呢三百幾票呀!你試吓而家有五十萬人上街吖!」

「係靠嗰啲人呀!」

所以他才一直強調,若民主派今次支持曾俊華等建制候選人,民主運動就會玩完。

「民主運動本身是一個自身參與的充權運動,你中止咗呢樣嘢,咁點搞?」

2014年,雨傘運動金鐘佔領區(資料圖片)

2014年,雨傘運動金鐘佔領區(資料圖片)

*   *   *

「如果為自己,點解要出嚟?」

今次參選,梁國雄無奈,卻又沒有選擇。

「老實講,於我自己來說,連搵一個理由出來(參選)都無。」如今擺在他眼前的,除了因參選而引來的無數罵名,還有一單又一單的官司。「我3月1號DQ開審,要俾188萬訟費都未有著落;6 月就『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其實係政治檢控。如果我……為咗我自己,點解要出嚟?」

長毛也想「休養生息」。他笑言假如不參選,就不用「被射殺」,還可以逢周末外遊旅行,逃避與特首選舉有關的紛擾。

「但我唔能夠唔出嚟。」

截至 2 月 13 日早上 5 時,「民間全民投票」系統顯示,梁國雄只獲得 4631 個公民提名,不單落後於曾俊華,更遠遠未及 3 萬 8 千人的出選門檻。而網上提名期已經過了三分之一。梁國雄參選的希望,愈見渺茫。

他的戰友朱凱廸,日前作了一個「兩籃雞蛋」的比喻。朱認為,今屆選舉,民主派不應只著眼於下屆特首誰屬,「將雞蛋放進單一籃子」;同時亦要「製造了另一個籃」,派出一位代表,將好些容易被現有參選人忽略的議題,例如議員宣誓風波、政制改革,以至全民退保等基層政策,帶入選舉討論,從而維持民主運動的能量。

「你話梁國雄個人好乞人憎,乜都好……而家講緊,係有民主派定無民主派(參選人)的問題,如果你覺得要有的話,我告訴你,他(長毛)是唯一一個願意承擔這個擔子的人。我都想承擔,但我不夠四十歲。」朱凱廸如是說。

梁國雄說,這次宣布爭取公民提名參選,絕不為個人榮辱,而是為長遠而整體的民主運動設想。

「我冇變到。邏輯冇變,行事方法冇變。「你可以話,『香港變咗,你(長毛)返屋企啦』,咁我冇計嘞……」

梁國雄依然相信「群眾是真正的英雄」。但他同樣堅信的是,身為領袖,服從民意、跟著群眾走的前提,是所行的不能與原則抵觸。

「你連自己都呃的時候,將來怎樣帶領群眾?」他想一想,拋下一句:

「民意就像水,可以隨時變。但你不可以隨時變。」

長毛 梁國雄

長毛 梁國雄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