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目睹警方喬裝棍打追捕 「守護孩子行動」成員:無恥卑鄙 被疑似警跟蹤挑釁

2019/8/16 — 20:35

上周日(11日)港島東「反送中」大遊行後,多名示威者在銅鑼灣被一批喬裝成示威者、身穿黑衣戴口罩的男子制服,並遭警方拘捕,當晚有被捕人士向記者稱有警員假扮示威者,當傳媒追問涉事黑衣男時,他更稱「委任證不需要給全世界人看」;其後警方承認當晚派出警員喬裝示威者,針對核心示威者。

近日經常現身遊行前線、試圖在警民衝突發生前介入「降溫」的「守護孩子行動」小隊,在事發的一刻剛好在附近,多名成員目擊事件,斥警方「卑鄙、奸詐」,指責此舉破壞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令他們在遊行現場也難免杯弓蛇影,不過會繼續「落場」幫示威者,發起人稱是以溫柔力量避免香港「攬炒」的「最後機會」,「《聖經》說『愛裡沒有懼怕』,我們更不應該驚,更加要走出來,唔係下一代是要找數呀」。

守護孩子行動

守護孩子行動

廣告

成員阿雲(化名)對《立場新聞》表示,事發前氣氛平靜,為數不多的示威者從灣仔退至銅鑼灣後,就在崇光附近席地而坐歇息,各自傾計和看手機,她與小隊成員派發剩餘物資後,約十時許回到近銅鑼灣廣場一期的港鐵出口,突然聽到有人大叫「打人呀!」,她看到三名黑衣口罩男由利園山道,衝至軒尼詩道,撲倒一名正在奔跑、身穿黃色T恤的男子,其中一名黑衣男持長傘擊打其頭部,黃衣男立刻跌坐地上被其餘數人壓倒,阿雲情急之下大叫「你打人!」喝止,持傘黑衣男才停手跑開,她又喝退另一名身份不明的白衣男子。

廣告

當時她看到被襲男子血流披面,遭另一名手持疑似警棍的黑衣男制服在地,阿雲兩次喝問「你係咪警察?」,對方並沒有回答,之後大批防暴警從波斯富街跑至,拘捕該名被襲男子。

曾喝問「你係咪警察?」對方未回應

成員 Candy (化名)指,這批黑衣人行動敏捷,制服示威者後仍在附近逗留,最後他們一起乘搭客貨車離開。

多名示威者分別遭這批黑衣男制服在地,當中包括被傳媒拍到遭打至門牙斷裂、滿臉是血,不斷呼喊「對唔住」的男生,他身處位置,就在黃衣男子被制服不遠處。

對於警員喬裝並拘捕示威者,「守護孩子行動」小隊成員均感憤怒,斥他們「無恥、卑鄙」,當示威者如罪犯使用過份武力,他們指黑衣男的裝束看起來與一般示威者無異,部份人頸掛著粉紅瀘咀的防毒面具,在他們未發難前,根本就不會令人懷疑是警察,「真係好嬲、點解可以咁卑鄙,對待全沒有反抗能力嘅人,他們當時全部卸晒裝呀」。

阿雲斥責警察「扮示威者」的做法「好鬼崇、奸詐」,原來警方一直有喬裝混入示威者中間,「咁以前所謂擲國旗、縱火等,我哋係咪可以賴返晒佢哋?」,擔心警方此舉會執法不公令年青人更憤怒,「我覺得警察所做的事情好鬼崇、好奸詐,對那些年青人真是很危險。」

滿頭銀髮的羅太回想,潛在他們周圍的「喬裝警」數目,可能遠超所想,該名被她喝退的白衣男,其後被三名防暴綁著,帶到電車站後就不作理會,拘捕他的態度,明顯與對其他示威者有異,「對街坊也不會這樣客氣,像有默契似的」。

原來另有數名體骼健碩、他們以為是一般示威者的男女,當晚已跟了小隊很久,期間試圖罵他們「食花生」借題發揮嘈吵,更多次挑釁,甚至曾令附近的年輕人看不過眼,想過來幫手,不過小隊成員都是見過風浪的人,立刻「晒冧」以息事寧人,現在也疑心這批人可能也是「喬裝警」。

疑似「喬裝警」  多次跟蹤挑釁

小隊成員坦言,經此一役,不單對警方的信任全然破裂,在遊行示威現場對周邊的人,也難免杯弓蛇影。羅太直言,出現「警宗臥底」是「破壞咗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林先生表示此後會小心說話,有成員更指不願再讓陌生人隨便加入。

出來參與小隊行動時從沒戴口罩、用化名的羅太,坦言近日也開始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加上發現警方連「假扮示威者」也成為可接受的做法,更令這位見過香港警隊曾以「亞洲最優秀警隊」稱號揚名的銀髮族,心下難過,「這班警察的行為,都不是我們幾十年來認識的,70 年代有廉署後,香港人其實對警察好信任、很尊崇他們,今次再搞埋喬裝,對我們來說是很大傷害...以前有咩事,我哋事無大小都會打 999 。當晚看到防暴警在我旁邊衝出來,我好深印象, 原來是整晚所見令我最驚慌的畫面。」

「昨晚在機場拉到『鬼』,尤其是那個『環時記者』,如果我們對警察有信任,拉到他可以第一時間交給警察,我哋第一時間可以做乜呢?我一路睇電視一路問... 這個社會根本無一樣嘢可以俾到我哋信任,會為我哋主持公道,這才是最驚。」她續說。

+         +         +         +         +

最後的機會  望以溫柔力量避免香港攬炒

身為社工、亦是上水「好鄰舍北區教會」傳道人陳凱興 Roy 是「守護孩子行動」發起人,他指此念頭源自 7 月 14 日在新城市廣場衝突,當時他與多名「銀髮族」,包括與他一起為港人「反送中」絕食十多日、73 歲的馬屎埔村村民陳基裘(陳伯)到場進行「降溫緩衝」行動,一行人到了中庭,除了叫「樓上掟嘢我哋就叫陳伯來咗唔好掟,佢哋也立即收」,另一方面警察推進封火車站時,他們就築成人鏈呼籲警方克制,希望有時間讓市民和示威者走。

「這次經驗令我哋覺得,雙方也需要降溫,前線警察也不是不聽人講、也會聽人勸」,於是在數日後的「銀髮族遊行」後即場提出這意念,獲不少銀髮族、神職人員和社工嚮應,行動就由 721 民陣遊行開始,至今無間斷,在大型「反送中」遊行,必見他們斜孭寫上「守護孩子」綠色布帶、手持花朵送與防暴警察和示威者,在雙方之間穿梭的身影。

他們成立當日有 35 隊、七人一隊「落場」,現時約四至六隊恆常運作,他們試圖在爆發衝突前介入、緩衝和勸導他們冷靜,也會從事情緒支援及人道救援工作,如幫「中椒」人士沖洗眼睛、也會派飯券等,「我們會跟警察講:『你打人唔啱喎』、『你地唔應該服務不公義政權』;與年青人講『警察已出了旗、係咪仲衝擊落去』、『再激落去結果會點清楚未?』。」

他指成立至今數周,也看到援衝成效,例如在元朗大馬路,有警察同指有示威者掟石,小隊就派出銀髮族阿姨去察看,雙方也存在一定信任,「警方公共關係科和指揮官也叫我們過去傾共識..….緩衝是透過班阿姨、銀髮族去解釋返俾後面聽,社工好膠、成日叫人散水,搵班阿姨做,公信力差好遠。」

阿姨、銀髮族緩衝

前晚他們也出隊至凌晨兩時多,四圍巡看看有沒有年青人「落單」,「人多有人多做、人少有人少做,總之要做,你不出來就會被白色恐佈蠶食,你作為成年人或一個人願意出來,當然有危險,但你愈不走出來,細路被守護的機率會愈來愈低。」

對於出現警察扮示威者,Roy 指也不能擔心太多,會在作策略上轉變,預先傾好策略,主要以手機和walkie通訊,以確保現場消息保密。

不過他們也有失敗經驗,8 月 4 日凌晨黃大仙東頭邨道爆發衝突,示威者包圍紀律部隊宿舍,陳伯當晚欲保護示威者,不過被警推跌並箍頸,另一位銀髮族黃伯又被壓盾底,連 Roy 當晚也「中椒」,「警察同你傾得好好地,突然進擊撞你...但我們不會放棄,部份成員為了年輕人已預了捱棍、食椒同比人拉。」

即使不是次次成功,也沒有令到一眾成員退縮,最多是戴齊「full gear 」落場。近日他們也看到警方使用的武力升級,看到年青人退、有防暴衝過來,他們也不會堅持留下,若警方施放催淚彈或其他武器,他們也會走避,他指參加者也要能承擔風險、有機會受傷的心理準備,才好「落場」。

他透露,守護行動已進一步更新分工,會分「前、中、後」排,前排會有GoPro拍攝,記錄警察圍捕示威者時,有否濫暴,又換上土黃色、較鮮明顏色的背心,「我們希望做見證者角色,既保護、又紀錄和觀察。」

近日經常與一班「老友記」身處前線,Roy 親眼目睹不公義與暴力,但作為一個和理非傳道人,他心中仍相信他們展示的溫柔力量,在這個急速變化的局勢中,能夠起到一定作用,「為何我仍覺得 work ? 因為聖雄甘地或(基督教),在說的是溫柔的力量、愛是最大的,以暴只會換來更多暴力,唯有愛與溫柔才能化解暴力,聽起上來好膠,但我仍相信人性有惡、也有善的一面。」

2019年7月27日下午元朗,警方於元朗大馬路推進,一名伯伯希望警方減慢推進速度,期間在警察推進線內跌倒

2019年7月27日下午元朗,警方於元朗大馬路推進,一名伯伯希望警方減慢推進速度,期間在警察推進線內跌倒

38 歲的陳傳道,家有兩名幼小女兒,Roy 的媽媽如很多抗爭者的媽媽一樣,也勸他不要站得太前,他是這樣回答:「六四事件後中國已成第二個北韓,我不想讓下一代住在北韓。她會擔心我,我是你個仔,他也不說我受苦、被拉、沒了前程,我也不想我的小朋友第二時講錯了什麼被捕,在黑暗中生活。」

他說。「《聖經》說『愛裡沒有懼怕』,我們更不應驚,更要走出來,唔係下一代他們係要找數的,現在已經找緊。」

「這一刻我們希望用最大的努力、最後的機會,不要令香港進入一個收唔到科的地步。其實現在和理非某程度上,可能是俾緊政府和其他人一個最後的機會,不要將這件事『攬炒』,嚴重暴力、有解放軍的情況,我們不想這樣,因為我們這班都是見證六四的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