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眾籌赴英美蒐解密檔案 青年學人:為2047年香港探路

2017/2/19 — 10:00

左起:陳劍青、敖卓軒、鍾曉烽、彭嘉林

左起:陳劍青、敖卓軒、鍾曉烽、彭嘉林

英國國家檔案館位於倫敦泰晤士河畔,共有三層,其中二樓是檔案室。

裡面的訪客來自全球各地。其中大部分是前來「享受檔案」。例如,有些來自前英國殖民地的遊客,喜歡透過閱讀檔案,了解自己祖先及家族歷史。「哦,原來我的曾曾祖父是從事農業的……」翻揭文件的時候,他們一臉從容,悠然自得。一個輕鬆的早上,就此消磨。

但與此同時,館內有許多研究者一臉認真,爭分奪秒地掃讀文獻—包括一班正為「香港前途研究計劃」努力的青年學人。

廣告

這個團隊本來只有八人。二月初,一行人由香港出發,租住檔案館附近的民居,希望盡用兩週時間,考挖最多的文件。不久,幾個來自香港的當地留學生聽見他們的計劃,亦加入參與。然後,陸續有留學生表示對計劃有興趣,可以幫忙。

團隊的規模,愈來愈大。

廣告

過去一個多星期,他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每天大部分時間都待在館裡,與檔案作戰。

「我們要找回香港自己的歷史。」團隊成員之一、本土研究社創辦人陳劍青說。

香港眾志研究員、紐約大學全球史碩士生敖卓軒,則半開玩笑道:「香港 2047 年點樣行,就靠我哋喇!」

檔案館工作情況(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檔案館工作情況(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 * *

目標:大海中撈挖500份關鍵香港檔案

「香港前途研究計劃」由本土研究社、香港眾志和一眾青年學人發起,正於網上眾籌 50 萬元,支援青年學人赴英、美、台等地,考挖有關香港前途的解密檔案。計劃的第一站,是赴英國國家檔案館,從 5 千多份香港機密檔案中,精選最關鍵的 500 多份進行數碼化,建立網上資料庫供公眾查閱。

前途研究計劃獲得國際知名學者戴雅門(Larry Diamond)、孔傑榮(Jerome Alan Cohen),以及練乙錚、戴耀廷等人推薦。參與其中的青年學人包括本土研究社成員陳劍青、香港眾志研究員及紐約大學全球史碩士生敖卓軒、現於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念碩士的前學聯秘書長周永康等。由八人組成的研究小隊,包括陳劍青與敖卓軒,二月初已自費出發,遠赴英國國家檔案館,展開文件考挖工作。

英國《檔案法》規定,公共文件保密限期只有 30 年,此後必須解密開放公眾查閱;踏入2010年代,上世紀八十年代的香港前途檔案陸續解封。不少傳媒先後派記者赴英查看文件,但由於檔案數量繁多,已被發掘的只屬冰山一角。剩下來的寶藏,仍待有心人公諸於世。

國家檔案館內有關香港前途的文件(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國家檔案館內有關香港前途的文件(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要從茫茫大海中找出關鍵的香港檔案,殊非易事。

第一,文件太多、太亂。研究員只能根據文件標題目錄,決定向檔案館索取哪份文件。陳劍青舉例指,有些檔案標題看似事關重大,例如「The Future of Hong Kong」,但幾經辛苦找來一讀,內容卻完全「冇料到」。標題不可靠,研究員必須小心掃讀每份文獻,以判斷當中是否有關鍵訊息。

第二,時間有限。檔案館每天九時開放,下午四、五時便關門。研究員每次請求檔案,館方都要約 45 分鐘安排,而且同一時間不能閱讀多於 3 份檔案,即使經驗豐富的研究者,每天也只能閱讀 8 至 10 份檔案。這次陳劍青等人赴英只有兩周時間,要達成尋找 500 份關鍵香港檔案的目標,必須壯大團隊,爭分奪秒。

考挖檔案縱然費時,但陳劍青和敖卓軒都認為,對尋找香港出路相當重要。

* * *

歷史檔案 回應當下議題

舊檔案、舊文件,記錄的只是過去的歷史,為何還要大費周章,動用人力物力,越洋收集?因為檔案不只屬於過去,更能回應現在。

數月前,為了研究香港丁權議題,陳劍青與另一本土研究社成員同赴英國國家檔案館翻查文件。結果在原來目標以外,他們還意外地找到不少香港前途檔案,當中不單記錄了當時港英及英國政府的取態,亦巧合地呼應當下香港政界的討論。

譬如說,去年「民主自決」路線崛起,被視為政壇一股不可忽視的新力量;但本土研究社則在解密檔案中,找到一份2014年解密的英國文件及戴卓爾夫人的公開書信,指出香港市政局委任議員蘇偉澤(Walter M. Sulke)早於1984年已曾公開發表一個香港人「公投自決」的宏圖大計,一度引起英國官方內部討論。

「公投自決」,原來不是新鮮概念。本土研究社將這發現公諸於世後,引來各方熱烈迴響。

陳劍青

陳劍青

陳劍青有所啟發。他認為,現時香港面對的一些困境,可以透過重閱檔案而有所突破─尤其在雨傘運動後,各陣營成見加深,難以在同一基礎上進行討論,檔案卻是絕佳方式,讓政治立場迥異的大眾,從一些共同的歷史出發,重新審視問題。

因此,找尋歷史檔案是目的,更是方法。透過檔案,大眾得以辨清當下現實。

又例如,去年人大釋法引起爭議,政府新聞專員馮煒光在報章撰文,強調香港不實行「三權分立」的政治體制,指這套「英美的議會制度」不能在香港亂套。

結果,本土研究社從一份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部文件中發現,1984年英國當局有記錄,港大學生會曾去信時任國務院總理趙紫陽,提到基本法應包括「行政、立法和司法權力分立,互不超越,各權力機構建立監察和平衡的關係。」而這位港大學學生會會長,正是今日否定「三權分立」的馮煒光。

檔案回應現有問題的作用,再度顯明。

「檔案有種隱藏的力量,如果你以為它只是歷史檔案,收埋咗,它就沒有力量;但只要有人不停考掘,將它和現在的時代拼合,就能成為照妖鏡。」陳劍青說。

他又強調,這塊照妖鏡的用途,不僅限於令馮煒光等當事人現在面目無光,更可以阻嚇對方將來繼續為所欲為。「當你無檔案的時候呢,他喜歡說什麼都可以。但如果他知道你有檔案在手,就不會敢講大話。」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 * *

還原歷史 思考「怎樣行下去」

由此路進,做檔案研究,既為現在,更是為了未來。

陳劍青強調,挖掘檔案為的不僅是揪出歷史中的兇手,更重要的是從歷史碎片中還原「香港今天為何如此」。

「如果能將歷史還原,看清我們現在的處境,是因為甚麼過程而導致……就會更容易知道,之後可以怎樣走下去。」陳劍青說。

香港眾志研究員、紐約大學全球史碩士生敖卓軒,月前到洛杉機的列根總統圖書館收集有關香港前途的檔案,過程中有一大發現:原來早在 1984 年,美國共和黨政綱已提到要「支持香港人民自決(support self-determination of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惟當時美國政府內部經過討論後,卻認為此做法並不可行,原因是八十年代的香港人,根本未有準備;當年香港的民主派仍處於萌芽狀態,大家連民主也未開始討論,何況自決前途?「就算(美國)想幫你班香港人搞,香港本地都無一股支持自決的力量,美國無接頭人,都難以無啦啦介入。」

近年,每當重提八十年代有關香港前途的討論,許多人的感覺都是被中英雙方出賣,因而覺得無奈,以至無助。但敖卓軒形容,上述這段歷史對當下香港,就是鮮活教訓。「當年無錯係中英雙方出賣你,但部分會否也因為(香港人)自己不爭氣?如果香港人早點醒覺,多些人被 mobilize,今日情況可能就不一樣。」

敖卓軒期望,遠赴各地蒐集歷史檔案,當中的啟示可以有助港人真正思考未來前路:「關注 2047 問題時,香港人可否不再那麼 passive 呢?」

敖卓軒形容,這是香港眾志一直以來的行動目標,也是該黨與本土研究社及一班青年學人,共同發起「香港前途研究計劃」的原因:當香港前途問題再次成為社會議程,香港人已經認真汲取過歷史教訓、並已做好準備。

敖卓軒

敖卓軒

* * *

本土研究社:推動民間研究「挖嘢精神」

本土研究社則期望透過計劃,進一步推動民間研究。

本土研究社是一個由民間發起的研究小組,有近六十個成員、三個全職研究員,成立五年來,一直透過調查、出版報告及書籍,建立民間論述,介入不同本地議題 ──例如近年備受關注的棕土議題,就是由他們一手發掘並帶入輿論主流。

不過由於立足民間,本土研究社資源匱乏。為了募集經費,他們月前發起眾籌,延續「研究自主」,「自己研究自己做」。

籌集經費只是第一步。要紮實做好民間研究,更重要是建立學術上的「彈藥庫」。陳劍青說,過往研究丁權等議題時已發現,檔案中的史料,是建立民間論述的彈藥,「譬如講丁權,好多人假設了它是傳統權利,但睇返檔案,其實無人咁講過。」

問題是,這些彈藥散布在不同地方,潛藏於不同檔案,要將他們找出來,猶如大海撈針,十分艱難。

本土研究社研究員彭嘉林於檔案館(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本土研究社研究員彭嘉林於檔案館(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今次計劃正是一次契機。「如果我們找到好多文件回來,按照不同的範疇分類妥當……(民間的研究者)好容易就可以搵返份檔案,再拎出來講。如此一來,民間的彈藥就強好多。」

陳劍青期望,這個「彈藥庫」不單屬於本土研究社,更屬於公眾;青年學人將檔案收集並建立公開網上資料庫後,將有更多的民間獨立研究者可以受惠,不受資源所限,透過這批檔案進行不同研究,從而擴大民間研究的力量,推動以知識改變社會。

過去一年,隨著朱凱廸、羅冠聰、劉小麗從民間晉身立法會,加上羅劉被捲入 DQ 等政治風暴,公民社會的力量有被議會吸納、消磨之勢。陳劍青認為,政治本應由民間開始;推廣民間研究,正正可以在這時勢,重新壯大民間的政治力量。

「希望可以拉更多人立足在民間,做這類型的工作。比起每日面對被 DQ 壓力的議員,這個位置更發到力。」

愈多人在民間挖掘檔案,深入研究,這股力量就愈大。

「大家要做的,不是將歷史檔案封存,而是要挖嘢。這種挖嘢的精神,是要 promote 的。」

帶著這股精神,他們繼續待在英國國家檔案館,為香港前途和民間研究,努力「挖嘢」。

 

(「香港前途研究計劃」眾籌詳情見此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敖卓軒、陳劍青(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敖卓軒、陳劍青(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