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力撐戴耀廷 練乙錚:談法理港獨無罪 打壓或匯聚反對力量

2018/4/3 — 19:43

練乙錚、戴耀廷

練乙錚、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被指發表港獨言論,連日遭建制、港府、中共狠批。時事評論員練乙錚接受《立場新聞》專訪,分析建制對戴耀廷的批判如何缺乏法律和歷史依據。他又指自己過去亦曾多次談論「法理港獨」,然而建制從未有如此激烈反應,質疑今次建制狙擊戴耀廷,主要是為 23 條立法製造敵人。他認為,雖然當權者強詞奪理,但若民主派回應得宜,中共與港府不僅無法得逞,反而有機會強化社會反對 23 條的力量。


為何打擊戴耀廷?

一些建制派以至民主派人士認為,戴耀廷被打壓,是因為他跨越了不得逾越的港獨紅線。只要不提港獨,香港便天下太平。然而練乙錚不同意,畢竟過去談過港獨的知識份子不少,練乙錚本人就是一例。為何偏偏今次戴耀廷引起軒然大波?練乙錚認為理由有二。

廣告

其一是戴耀廷不同於一般知識份子,他不只說,亦做。練乙錚說﹕「香港知識份子來說,近年最能把『知行合一』發揮得最透徹的,就是戴耀廷。」這一點刺痛中共神經。「對他們來說這叫做『言行反革命』,共產黨不能容許這種人存在,所以一定要打死他。」

其二是如戴耀廷本人所言,為推行 23 條「加辣版」。練乙錚指﹕「當權派對 2003 年的群眾運動,心底仍有恐懼,擔心若今次再舊事重演,他們會下不了台,因此要祭出反港獨的旗幟以製造時勢。」「但港獨這兩年已經沉寂,有人被逼流亡,有些人要坐監……還能怎樣『反港獨』呢?於是他們就借用戴耀廷。」

廣告


戴耀廷有犯法嗎?

確實,縱觀當權派對戴耀廷的批評,不少均指戴耀廷「犯法」(因此要將他繩之於法)或「可能犯法」(因此要為 23 條立法,將「可能」變為「肯定」),如《人民日報》評論戴耀廷的文章便指「戴耀廷…嚴重違反國家憲法、香港基本法和香港現行有關法律」。對於「談論港獨是否犯法」,練乙錚早於兩年前其實已撰文分析。而這篇文章,據練乙錚估計,或許就是他被《信報》以改版為由停止專欄的原因之一。

該文題為《全城聚焦港獨 雞蛋滲進高牆》。當時練乙錚眼見一些主張港獨的年輕人,被政權以犯法為由打壓,小則失去參選權,大更涉及人身自由與安危。出於保護年輕人之心,練乙錚思考如何能在確保不違法的情況下談港獨,終於提出其「法理港獨」之說。

當時練乙錚就「法理港獨」提出六點。只要以其中一點為討論前提,便能避免犯法﹕

(一)修改《基本法》:既然《基本法》已修改,自然不犯法;

(二)2047 後:即以《基本法》失效之後為基礎,討論港獨可能;

(三)國祚已盡:以中國已崩潰或專制已倒台作起點討論,自然無法可犯;

(四)雙贏:以北京因某種原因認為港獨對其有利,並欣然接受為前提;

(五)研究型:以學術態度正反面研究和作論述;

(六)要項違約:假設北京先違反《基本法》要項,導致《基本法》失效。

回顧戴耀廷在台灣「港澳中台及多民族自由人權論壇」引起爭議的言論﹕「反專制成功以後,我們要建立一個民主的國家…我們可以考慮成為獨立的國家」,可見戴耀廷的港獨言論屬於「法理港獨」的第(三)類「國祚已盡」型。練乙錚說﹕「既然國家政權都已崩潰,怎樣犯法?無法可犯。」因此他認為,中共對戴耀廷的攻擊,實質上是法律上欠根據的「法外打壓」。


共產黨曾推民族獨立?

練乙錚續指,法理上難怪罪戴耀廷,從歷史觀點就更加不能。

他提到毛澤東在年青時有份發起的湖南省獨立運動。時為中華民國初年,中國左派中不少抱持「聯省自治」的理想,毛澤東亦是其中一員。1920 年 9 月 3 日,毛就曾在《大公報》發表《湖南共和國》文,明言:「我是反對大中華民國的,我是主張湖南共和國。…湖南人沒有把湖南自建為國的決心和勇氣,湖南終究是沒辦法。」可見,若把「湖南」換成「香港」,其言論幾可說與今日的港獨論無異。

不僅如此,共產黨還搞過台獨。1928 年,史大林領導的第三國際欲在台灣發展,當時台灣共產黨的指導任務由更早成立的中國共產黨負責。在中國共產黨帶領下,台共的黨綱,第一條是「打倒總督專制政治 - 打倒日本帝國主義」,第二條便是「台灣民族獨立」。因此練乙錚說﹕「所以,台獨其實是第三國際和中共搞出來的。」

由此他認為,共產黨所謂領土完整之至高無上,並非鐵則而是政治權宜。「以前共產黨無力量就講『獨立』,現在取得政權了,就說你不能講,講就是十惡不赦。」


與共產黨講法律有用嗎?

問題是,如果對手既不講法,亦不講理,為何我們還要談「法理港獨」?

答案在於講法、講理,均不是非黑即白。最少,當傳媒追問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校方會否就此事懲罰戴耀廷,李國章的回應仍是﹕「看這是否犯法,如果是犯法,我們會跟進;如果不是犯法,我們無權跟進。」他的答覆反映「法理港獨」,最少目前對香港人來說仍有保護作用。

不過觀乎中共近年舉措,非法便釋法,無理便噤聲,講法理還有無用呢?愈來愈多香港人如此懷疑。更多香港人則是感到灰心,覺得既然「反正做甚麼都沒用」,還不如「甚麼都不做」;明明反對港獨的戴耀廷都會被批成「大獨梟」,那只好甚麼都不說了。時事評論員劉細良近日撰文,便直言今次中共與港府「借誣陷香港知識分子,令香港整個知識階層噤聲」。更大問題是,這種不做、不說的心態,變相又令香港更加容易受極權擺布。在練乙錚的腦袋,有何出路?

練乙錚說,他堅信香港人的反抗意志不會死,只是須知,社運潮流,有漲有退。

「香港從 2012 年到 2016 年,有過三次重要的社運實踐﹕反國教、雨傘運動、魚蛋革命。那時候是高潮,現指則是低潮。」他說。「但高潮產生的影響是不會消失的,遇上某些狀況,人民一定會再次發難。」

他承認,或許香港等不到元氣恢復,統治者就會趁低潮擴大對社會的操控。擺在眼前的最大危險便是 23 條立法。「大家都明這個道理,像買股票,摸到底就入市,理論上是這樣的。」練乙錚說。「問題是當權者未必會摸得中呢。鹿死誰手,尚未可知。」他對香港抗爭運動仍有信心。「人是不會永遠灰心的,灰心至極就會憤怒。下次政府推 23 條,我覺得市民的反應會比 2003 年更來得強勁,完全超出統治階級的估計。」


現在應怎麼做?

那麼,在戴耀廷被誣陷之時,除等待高潮重來以外,香港還可以做甚麼?

練乙錚呼籲所有非建制黨派,無論此前和戴耀廷恩怨如何,均發出「毫不含糊的聲明」,對中共和港府的打壓表示反對。為何這一點重要?因為他認為,若中共欲借戴耀廷過橋推 23 條立法,那非建制派大可將計就計,讓戴耀廷成為匯聚反對力量的 rally point(集合點)。因為,無論你站在非建制光譜的哪一端,戴耀廷「被港獨」一事,都顯然是不合理的、應發聲的。

練乙錚看到,剛過去的周末,在傳媒已有不少人出面撐戴耀廷,當中包括所謂「大中華泛民」。

「這是個怪現象,因為過去大中華泛民從來不同情港獨的。然而看見共產黨連戴耀廷提出的『法理港獨』都打,他們也看不過眼,慢慢改變。」練乙錚說。「所以,戴耀廷這件事是可以促成各派團結的。民主派、自決派,以至本土派都會同情並支持他。共產黨想靠打壓他來為 23 條開路?其實很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