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遭警近距離橡膠子彈打中 鼻樑骨斷或毀容 示威者:駛唔駛子彈射頭?

2019/9/5 — 18:48

反送中運動持續多月,警方在近月清場行動中屢屢發射各種槍彈,甚至有不止一名示威者被槍彈打中眼睛。警方一直重申他們對武力使用有嚴格指引限制,並強調每次均以「最低武力」為原則。不過有被懷疑橡膠子彈射中鼻樑的示威者接受《立場新聞》專訪,憶述自己中彈一刻正在用水撲滅催淚彈,並無任何衝擊行為,事前亦未見警方有作出任何警告。

8 月 24 日有市民發起觀塘遊行,警方批准遊行隊伍由駿業街遊樂場出發,行往九龍灣零碳天地。當日部分示威者偏離獲批遊行路線,在牛頭角警署外一段偉業街聚集,防暴警察及速龍小隊出動清場並發射多枚槍彈。兩日後警方在例行記者會確認,周六警方共使用 70 發催淚彈、24 發橡膠彈、31 發海綿彈。

就讀大專一年級的小明(化名),是當日在偉業街築路障的前線示威者之一,他在當日下午 4 時許,即速龍小隊進行第一輪清場時,被懷疑橡膠子彈射中眉心,導致鼻樑骨裂。

廣告

小明憶述,自己中橡膠子彈前,警方防線距離示威者只有不足 10 米,他相信如此近距離,警員一定是瞄準其頭部開槍,而非誤中。小明形容當時情況混亂,他只記得突然聽到「砰」一聲巨響,子彈衝力之大,甚至令他特地從外國訂購的眼罩瞬間爆開飛脫,防毒面罩則裝滿流出來的鼻血。小明形容,中彈一刻他也反應不及,只覺得猶如被打了一拳,頭暈眼花,事後猶有餘悸,「好彩係射中鼻樑中間,如果左少少、右少少,就會射中我隻眼。」

鼻樑骨斷裂、傷口縫 7 針 醫院勸治療後速離

廣告

中彈後,急救員將小明帶往一間餐廳進行急救,並估計傷口是由橡膠子彈造成。當時急救員見小明傷勢嚴重,已即時建議他去醫院,「一開始我都唔敢,因為去醫院始終都有被捕風險」,但由於多個急救員均堅持必須送院,小明最終從命。他被救護車送院後,傷口縫了 7 針,其眼皮和臉頰則有大片因眼罩壓在面上形成的瘀血,眼鏡腫起令視力範圍縮小。X 光亦發現小明的鼻樑骨斷裂,醫生警告他之後有可能會毀容,但由於當時亦有警察在急症室外徘徊,醫院醫護人員亦勸喻小明在接受治療後盡快離開,以免被捕。

小明憶述,當時速龍小隊突然從警署衝出來,隨即急速推進並開槍,事前未見警方有作出任何警告,大部分前排示威者都走避不及中槍,不少人中槍的位置都是手腳。但小明亦看見有人眼部中槍,亦即當日有多家傳媒拍攝到,左眼遭槍彈打中,需由擔架床抬上救護車的男示威者。

中槍後第二日傷勢(受訪者提供)

中槍後第二日傷勢(受訪者提供)

824觀塘遊行當日,有示威者疑遭橡膠子彈擊中左眼。

824觀塘遊行當日,有示威者疑遭橡膠子彈擊中左眼。

小明自認是「衝衝子」(前線示威者),亦承認當日警方推進前,示威者確有向警方投擲鐵枝、水樽等物件,但他認為示威者的行動仍然克制,亦屬防禦性質,警方無必要採取過度武力應對。「警察衝埋嚟,我哋會還手。但如果警察只係企喺度,我哋都唔會無啦啦走埋去打佢哋,」「你射 tear gas 咪算囉,使唔使用子彈射我哋個頭?」

小明:示威者除升級外別無他法 不放棄直至回應五大訴求

訪問過程中,小明不住咳嗽。他說是因為近來吸過好幾次濃烈的催淚彈,咳嗽逾月都未見好轉。小明狠批,政府對 200 萬市民的訴求置若罔聞,只利用警隊「以暴制暴」。他認為,面對警方不斷升級的武力,為了保護手足,前線除了繼續進行武力升級外,別無他法。

小明直言,由警方形容催淚彈為「最低武力」開始,他已有擋子彈、被捕、甚至犧牲性命的心裡準備,今次中槍也不會阻止他繼續走上街頭,他希望其他人亦會堅持,直至政府回應五大訴求,「我哋喺前線幫你擋子彈,希望中排、後排、和理非,都可以繼續出嚟,做我哋嘅後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