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集「左膠、大中華、老泛民」於一身 李卓人過時了嗎?

2018/11/1 — 16:13

立法會九龍西補選,自從傳出李卓人擔任劉小麗的 Plan B,質疑聲音就沒停過。翻開李卓人的履歷,61 歲,職工盟核心,民主派元老,支聯會秘書,曾任立法會議員 18年,正面理解是能團結泛民、有經驗、份量及知名度,但負面看就是集「左膠」、「老泛民」、「大中華」等標籤於一身,正是時下年輕選民,或者說本土派選民最不賣帳的一種政治人物。

不禁令人問一句:李卓人已經過時了嗎?

廣告

「成個泛民最少爭拗,始終係我」

已退隱兩年、形容今次出選是「聞戰鼓、上戰場」的李卓人自言,今次做 Plan B 多少帶點無奈,「我其實唔一定要做議員架,老實講我係一個工會抗爭的人,強過(所能擔任的)其他所有位置。」過去兩年他專心職工盟工作,甚至推動非洲一帶一路國家的工人運動,對中共旁敲側擊。如今重投選戰,意味這些工作都要暫停。

廣告

但劉小麗被 DQ 後,民主派總得有人出選,「如果咁短時間想贏一場仗,成個泛民最少爭拗,始終係我。」

泛民希望團結一致贏出補選,這「大局」不言自明,畢竟年初九龍西補選,姚松炎以 2419 票不敵鄭泳舜,民主派「歷史性」於單對單補選敗陣後,由知名度高又較少爭拗的李卓人去收復失地,似是順理成章。但李卓人也有一個最大「弱點」:年輕選民、特別是本土派,對泛民這種理所當然的「大局」嗤之以鼻。

偏偏 311 補選數據顯示,年輕選民投票與否,正正是姚松炎一大敗因。(見另文

「以前我都唔鍾意啲老餅,我後生時都好唔順,我好明白。」李卓人回應。明白歸明白,如何說服年輕人出來投票給 — 61 歲、老泛民、左膠、大中華膠的李卓人?「我相信一樣嘢,如果他們真心誠意想塑造香港的未來,就會面對返我們同樣的問題,就是怎樣爭取大多數人的支持。」

「要令大家知道出嚟投票係有得轉變」

如此答覆未免太虛。貼地一點來說,今時今日投票給李卓人,還有用嗎?

「有啲位好實際,頂住議事規則修改一定得,現在剛剛好 17 對 17(指立法會民主派及建制派直選議席數目)」,以至日後政府立 23 條,都要靠議會去支撐。李卓人又認為,贏得補選,是重振灰沉民氣的第一步,「香港人好鍾意贏,例如『行李門』贏官司大家幾開心,呢樣好緊要,唔係成日都負面或者弱勢,大家都要贏返次,令大家知道出來投票是有得轉變。」

說穿了,就是信心問題,亦是過去幾年在公民社會常聽到的「無力感」。李卓人承認,部份市民對議會失望,「啲人覺得立法會入面都廢咗 ,就算有議席都改變不了形勢。」但要扭轉這局面,以至透過議會結合公民社會,重組抗爭力量,他形容今次補選非常關鍵,「唔係靠我嗰票,而係靠一個議席帶來一個平台,去鼓動啲人。」

「焦土不是出路」

這論述,源於民主派堅持多年的「議會路線」,現時在不少年輕人眼中,似乎已經過時。不少本土派現在流行講的是「焦土」,主力搞選舉會落得「只是為議席」、「為人工」的質疑,但李卓人有不同看法,「議會戰線絕對不應該放棄。」他相信,「焦土」不是出路,「焦土係應該燒咗自己屋企然後撤離,等敵人無糧草,但事實係我哋無路走。」

作為民主派「老人」,李卓人表示 80 年代香港立法會未有直選,反抗力量都長時間在建制以外活動,同時公民社會亦難以發展。97 回歸後中共成立臨時立法會,民主派全體「落車」,一年間建制派主導的議會通過連串「惡法」,包括公安條例修訂,工人的集體談判權亦被廢,遺害至今。「如果我們焦土,總辭之後唔再入議會,有幾多人同我哋一齊?你少咗資源、市民無咗信心,覺得你幫唔到佢,我們還有幾多籌碼喺手?」

李卓人強調不是完全反對焦土理論,但要視乎社會現實,「新加坡都試過焦土,之後點?大家唔參與,就俾人民行動黨(新加玻執政黨)玩曬,然後就玩完。」

1966 年,新加坡反對黨「社會主義陣線」(社陣)國會議員接二連三放棄議席,轉而選擇「街頭抗爭」政治路線。議席補選時,社陣呼籲人民投廢票卻不果,人民行動黨贏得所有議席,並開創了一黨專政的時代;此後 13年,國會所有席位均屬於執政黨。至 1980 年,社陣黨主席李紹祖為該黨 1966 年把所有議席拱手讓出的行為,向選民道歉。

李卓人則相信,不是全部年輕人都主張「焦土」,仍然有願意付出、改變社會的一群,而這正是他要爭取的對象。「當他們追求的東西要獲得別人認同,都要去改變,唔可以咁抽離。」

主張「焦土」或是少數,願意「含淚」的選民亦所在有多,但李卓人還面對另一個難以拆解的難題 — 他的「左膠」、「大中華膠」立場,和新一代右翼本土的看法南轅北轍,「全世界都係咁,特朗普都係咁。」

「我唔會有一日出嚟話,最緊要趕走新移民」

李卓人 1978 年於香港大學土木工程系畢業,兩年後加入基督教工業委員會,開始處理勞資糾紛、策劃大型工潮爭取工人權益,1990 年參與成立職工盟,為工人打拚至今。過去 40 年,他一直是個不折不扣的左翼工人運動的活躍分子。但這些年來,縱然香港貧富懸殊一年比一年嚴重,左翼路線始終不太受主流青睞。

「如果左翼(思想)在香港有機會 deliver 到,政策利到民,我的問題就解決哂。」像英國郝爾彬、美國桑德斯等左翼,近年都有不俗的民望,「但香港(左翼)係難,因為無機會執政,無機會落實成套政策。」李卓人說,「集體談判、標準工時咩都無,香港人未嚐過果實,就變成勝者為王,贏的永遠是政府 … 理念價值觀可以說服部分人,但更多人要實質成果。」

左翼單靠理念本身已難說服人,再加上世界向右轉,香港自不例外。香港情況更特殊的是,宗主國中國每日都有 150 個單程證新移民來港,香港人對此完全無從置啄,而每日湧港的中國遊客亦帶來種種社會問題,令右翼本土更有市場。

反觀李卓人抱擁的普世人權、關顧弱勢的理念,就顯得格格不入,「強國人形象差,見到佢都覺得乞人憎,排外情緒好容易砌」,雪上加霜的是中共透過輸入人口「溝淡」香港人口的種種陰謀論,「中共好衰係事實,用 100 萬華人家庭去睇住 160 萬新疆家庭,真係好恐佈。」本土派擔心的問題,李卓人不是不知,「但我唔會因為咁,將所有入嚟香港的人標籤。呢個係我信念,我唔會郁,我唔會有一日出來話,最緊要趕走新移民。」

作為工運領袖,他認同香港要收回單程證審批權,但堅持矛頭應該對準財團、政權,而不是弱勢,「問題唔係弱勢的人入來香港,資源分配不公才是首惡。」那他這名堅定不移的「左膠」,和右翼本土是否絕對水火不容?出奇地,李卓人也不同意。

「我哋應該係大香港膠」

「我哋應該唔係分大中華膠,而係大香港膠。」李卓人認為,香港人應該相信自己的價值,法治自由制度都優於中國,香港人要做的不是排外,而是爭取新移民融入香港社會,認同香港價值,「你入咗嚟就係香港人,就要有香港人嘅價值,我們是特別的國際城市,抗拒中共洗腦,要有自由民主。」

以香港為根基影響中國,聽來熟口熟面,莫非是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的變奏?李卓人認為兩者自有共通之處,癥結都是中共這個大敵。在他眼中,左膠、右膠其實命運相連。

「我最近有個講法,其實咩膠都死,如果唔推翻中共或結束一黨專政,一國兩制保唔住,就咩膠都死,大中華膠結束一黨專政,佢又打你,你港獨佢又打你。」

他認為現在最重要的,是守住一國兩制僅餘的空間,「守得住,下一代就有空間去決定將來」,在這前提下,批評的人和他的價值觀「唔係好大分別」,「佢鬧中共啲嘢同我無分別,只不過你覺得『嗰個係鄰國,唔關我事』,我覺得關我事所以要砌佢。」

「大香港膠」這套說法,能否助李卓人拉近和本土派的分歧尚是未定之天,但他和曾經的同路人的決裂已無可避免,說的是打正旗號因「反欽點 Plan B」而出選的前民協主席馮檢基。

談馮檢基:我都唔明到底佢想點

「我都唔明到底佢想點。」提到馮檢基,李卓人欲言又止。

他表示過去數十年在議會,和馮檢基的策略和觀點有不少分歧,例如當年馮檢基和民協選擇加入臨時立法會,所以他形容和馮檢基「未去到戰友的地步」。但李形容,兩人總算一同為香港民主打拚多年,沒料到今日要兵戎相見,「問題唔係我同佢,係佢自己將自己割離,同成個民主派割裂,仲要同民協割裂,我覺得好可惜。」

這位昔日同路人,是否不可以再重新團結,李卓人認為全在馮檢基一念之間,「要佢自己諗」,但有些說話一旦出口,只怕覆水難收,「我覺得比較『哽耳』就係,佢叫我哋做『非建制派』,即係我哋唔係民主派 … 我覺得佢係自絕於民主派。」

無論如何,馮檢基在九龍西都是不容忽視的力量,他早前接受專訪時就認為,今次補選自己可獲最少4萬票。如果馮的估計準確,就完全足以「鎅死」李卓人。李卓人表示,重點是重新吸引選民出來投票。相比 2016 年立法會換屆選舉,今年 3 月的九龍西補選有 6.7萬人無投票,「唔好再去傾點切個餅,一切個餅我就會輸,一定要做大個餅,如果可以擴大啲(選民基礎),對沖(阿基嘅票)可能性就會大啲。」

論陳凱欣:扮獨立素人是虛偽

馮檢基的影響力有多大,可能未到開票一刻都難以預料,但建制派的鐵票和選舉機器已經全力開動,今次李卓人要面對的,還有以「獨立素人」身份示人的政府前政治助理陳凱欣,「佢做過梁振英問責官員,街站全部都係保皇黨,九龍社團聯會用咁多錢叫佢做健康大使,而家扮獨立素人,完全係虛偽。」

他相信市民的眼晴雪亮,會識破這些技倆,但無可否認建制派的選舉機器非常強大,中間選民的意向很可能會左右選戰的結果,「香港人真係要搵一個人入去議會,幫大家講說話,中間選民應該睇得清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