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韓國燭光革命領袖:反送中運動啟發全球民主抗爭 印尼社運領袖:必須追究元朗襲擊

2019/8/2 — 21:41

亞洲民主網絡秘書長、印尼民主運動領袖 Ichal Supriadi (左);韓國燭光運動領袖李泰鎬(右)

亞洲民主網絡秘書長、印尼民主運動領袖 Ichal Supriadi (左);韓國燭光運動領袖李泰鎬(右)

一場「反送中」運動,令香港經歷前所未有的大規模逆權浪潮,來自政府、警方及其他勢力的打壓,也日益嚴重。在這「多事之夏」,三年前成功令韓國總統朴槿惠下台的「燭光革命」中「心戰室」的領袖李泰鎬,以及亞洲民主網絡秘書長、印尼民主運動領袖 Ichal Supriadi 近日來港,分享他們反威權的策略和經驗。

他們稱讚這場由香港年輕世代主導的運動,正為全球民主抗爭譜下新章,將為亞洲民主運動帶來重大影響。李泰鎬表示,「反送中」運動帶來很多新的啟發,對亞洲來說是場「很重要的民主運動」,其他亞洲國家也能從中學習,「看到這麼多年青人參與其中,令我感到未來有希望」,又提到多年抗爭令他相信和平抗爭、不與勇武派割席,以爭取最多民眾支持,才有最大機會達到訴求;Ichal Supriadi 則指, 721 元朗襲擊為威權政府恐嚇民眾的「古老手段」,抗爭者要記錄並追蹤施虐者身份和「幕後黑手」,不斷發聲追究到底,他又提醒港人要在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中,對「撐修例」人士「票債票償」。

*          *          *         *         *

廣告

2012 年 12 月 19 日深夜,李泰鎬與一班社運戰友,在首爾市中心街頭的帳蓬裡,緊張地追看總統大選點票直播。他們要求金融體制改革、抗議社會貧富懸殊嚴重,參與「佔領首爾」已有兩年多。最後,曾在位長達 16 年的獨裁者朴正熙之女朴槿惠,成為韓國史上首位女總統。鏡頭前她手持花束,滿臉紅光、意氣風發。為民主自由奮鬥多年的李泰鎬,不禁在帳蓬裡哭了起來。

「好像我們努力了這麼久,結果又是保守派勝出,所有努力都白費了。」這名頭髮花白的民運老將對《立場新聞》記者憶述那挫敗的一幕。

廣告

韓國「燭光革命」領袖李泰鎬

韓國「燭光革命」領袖李泰鎬

六月民運後三十載  韓國社會仍問題叢生

李泰鎬大學時代曾參與 1987年的「六月革命」,這場民主運動推翻全斗煥獨裁政權,是韓國民主發展的重要里程碑。 不過,當時反對派和其他派系意見分岐,以致最終全斗煥支持的總統候選人盧泰愚,當選韓國首位民選總統。

今天的韓國外表光鮮亮麗,不過他指政治形勢仍然不穩,社會積習很多,近年韓國失業率高企、近 8 百萬人只靠兼職糊口;社會保障不足,自殺率居高不下,貧富懸殊嚴重,財富集中在財閥手上,財金政治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

朴槿惠就是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上台,她競選時提出改善社會不公、推動經濟民主化和加強社會保障等承諾,無一兌現,加上 2014 年 4 月發生「世越號」海難,黃金救援時間 72 小時內,現場竟沒有展開任何營救行動,導致 295人死亡,大部份都是參加學校旅行的中學生,成為壓倒駱駝、觸發「燭光革命」的最後一根稻草。

上台四年,朴槿惠被揭涉及以權謀私和貪腐,容讓「閨密」好友崔順實干政,又以公權力打壓異見份子等,韓國民眾忍無可忍之下, 2016 年 10 月 29 日首次上街舉行燭光集會抗議,此後每周的集會聲勢一次比一次強大,全國 70 個城市逾 2300 個公民團體加入運動,至 2017 年春天,累計有逾 1600 萬民眾參與示威。

在民眾壓力下,韓國國會以 234 票支持、56票反對,大比數通過彈劾總統朴槿惠議案。2017 年 3 月 10 日,八位憲法法院大法官一致通過彈劾議案,令她成為韓國史上首名被彈劾下台的總統。朴槿惠因涉及收賄、濫權、干政、脅迫、洩密等多項罪行,被判囚 25 年。 「燭光革命」是對韓國民主制度有深遠影響的公民運動,李泰鎬當時擔任「心戰室」領袖。

*          *          *         *         *

成功推倒朴槿惠   民眾目標清晰為主因

今日,他是社運團體 People's Solidarity for Participatory Democracy 政策委員會主席、由逾 3 百民個團體組成的公民社會組織網絡 (CSONK)指導委員會主席,今次與多位亞洲抗爭領袖來港,分享應對威權政府策略及抗爭經驗。

李泰鎬稱,以燭光集會表達訴求,在韓國時有發生,這反映現行民主政體存在諸多弊病,根本不能反映民意並作出改善,人民唯有靠集會和日後的「青瓦台聯署」發聲,包括 2002 年兩名韓國女生往鄰村途中被駐韓美軍裝甲車輾斃;2004 年反對彈劾前總統盧武鉉;2008 年抗議美國牛肉進口、反對時任總統李明博等運動。

他指韓國民眾對政府和未來感到絕望,年輕人稱國家為「地獄朝鮮」,集會示威不時聽到人民發出「這還算是國家嗎?」、「國家對我還有何意義?」的詰問。

這位「燭光革命」旗手以現實而清晰的目光去評估運動成效,指「燭光革命」是「人民自救」運動,成功主因是民眾有相同、清晰的目標,與韓國抗爭歷史中的運動大有分別。李泰鎬指,抗爭有不少失敗例子,他跟社運朋友說笑「差不多100次有 99 次是失敗的」,而失敗的原因,往往是意見太雜亂、令運動失焦,他承認大規模集會未必能帶來政治改變,不過要有改變,必須通過示威表達訴求。 即使朴槿惠下台後,由開明派文在寅入主青瓦臺,至今政績仍令民眾不滿,皆因政制及民生上未見重大改變,。

他以 2008 年反美國牛肉入口運動為例,數以十萬計市民,連續三個月在全國多地集會,當年被稱為「百萬公民示威」,是韓國廿年來最大規模的反政府示威,不過訴求眾多,有人反美國牛肉入口,有人反李明博政府,有人則反對將醫療私有化,在決策上難以取得共識。政府則視示威是直接挑戰政權,不時出動防暴警察驅趕,發生多次警民衝突,造成不少人受傷,但訴求並無寸進。到運動尾聲示威者感到挫敗,他稱這次運動令公民社會元氣大傷,之後三年都沒有大型示威,「當時民眾認為本有機會改變政府,不過我們失敗了」,直至「佔領華爾街」運動開始,才逐漸有零星的起動。

水炮車殺示威者  致不同路線領袖放下成見求共識

直至 2012 年朴槿惠上台後,傳出國家情報院(NIS)涉嫌以網軍打擊抹黑其競選對手,令朴槿惠贏得大選。李泰鎬是由民間成立的「調查真相聯盟」的領袖,當時調查目標同樣意見紛紜,有人要彈劾總統,有人要找出幕後黑手,就連抗爭手法也有分岐-「和理非」集會,還是直搗青瓦臺要求交代,甚至有人提出不惜以暴力達到目的。李泰鎬汲取了 2008 年抗爭的深刻教訓,遂定下以合法手段「尋求真相」為單一目標,不會要求朴槿惠請辭。這決定令他多年來被戰友們攻擊,斥其立場不夠進取、過於「和理非」。

頂住壓力多年,到 2015 年 11 月中發生一宗死亡事件,更堅定了李泰鎬對和平抗爭的信念。當時首爾市中心一場大型反朴槿惠農業政策的示威中,69 歲的農民白南基被警察用水炮車驅趕時射中,頭部嚴重受創,最後傷重不治。李泰鎬不想再因警民衝突失去戰友,認為昔日80 年代以武力抗衡政府的做法必須進化,白南基事件令不同路線的領袖願放下成見、對準政府,尋求共同訴求,這次的做法影響了日後「燭光革命」的走向。

「過去韓國的抗爭均十分暴力,我們思考:要怎樣才能製造出安全發聲的空間,讓市民可以一家大細來參與抗爭?」他說。「我相信這也是不少香港人正在思考的事情。」

從失敗運動學習   累積力量續抗爭

他們汲取教訓,明白到必須透過和平抗爭,同時堅持不會與勇武派「割席」,才能得到最多民眾支持,所提出的訴求,才有最大的成功機會。不衝擊並不代表軟弱,他們通過法律途徑控告警方以警車阻攔遊行路線屬違憲,最後勝訴,他指這種博奕,一方面可減少示威者因而被挑釁而造成破壞和產生衝突,另一方面,警方也必須遵守法院判決、停止這些做法,「我們希望透過體制去避免暴力發生,不過要實驗和思考不同方法。」

說了這個長長的故事, 李泰鎬呼了一口長氣,說:「可能有人會指 2008 年是一場失敗的抗爭運動,不過當年的參與者形成了一個世代的力量,他們永不忘記從運動汲取的經驗,然後在『燭光革命』時應用出來。」

他至今仍然深信,「抗爭才會帶來改變」。「不要忘記:人心會隨時日過去而慢慢改變,所以最重要是不要因失敗而感到氣餒,要堅持下去,改變無可避免地終會到來。」他說。「韓國經歷漫長的抗爭,我們要忍受很多的失敗、從中學習,才一步步成就燭光革命。這是靠保持堅毅,以及多年來持續組織民眾,並不會一夜之間發生的。」

*          *          *         *         *

 亞洲民主網絡秘書長、印尼民主運動領袖 Ichal Supriadi

亞洲民主網絡秘書長、印尼民主運動領袖 Ichal Supriadi

亞洲民主網絡秘書長、印尼民主運動領袖 Ichal Supriadi 是今次另一位來港交流的講者。1997 年,當時還是學生的 Ichal 加入反對印尼獨裁者蘇哈托(Suharto)抗爭運動。

蘇哈托在位長達 32 年, Ichal 指自己已是第三波試圖推翻蘇哈托的抗爭者,獨裁政權無所不用其極打壓反抗的民眾,「他們十分殘暴,軍警被政府利用為維穩工具,拘捕和盤問抗爭領袖,很多示威者入獄,又派出特殊部隊綁架異見人士,我有些朋友被綁後人間蒸發,至今音訊全無,有很多難過的故事。」

最後,學生、農民、工人以及一般民眾,聯合一起參與第三波反政府抗爭,蘇哈托終在 1998 年 5 月下台。

不過,43 歲的 Ichal 慨嘆印尼目前面臨多重問題: 暴力極端主義興起;公民社會在社交媒體常遭抹黑但因不熟悉而無力還擊;年青人不關心政治、只想當「YouTuber」和經商賺錢; 溫和派的現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日益向軍方妥協,在民主和人權方面無寸進。他稱,隨著極端主義在全球興起,公民社會和民運份子必須多加留意,繼續推動民主人權,否則不進則退,「這將會是全亞洲、以至全球領袖,必須面對的挑戰」。

港人反送中為全球民主抗爭譜新章

訪問中,兩位抗爭領袖不約而同地齊聲讚賞香港人,在年輕世代主導的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中展現的勇氣。李泰鎬稱,7 月 14 日晚遮打花園舉行「香港媽媽反送中集氣大會」,有示威者唱起翻譯自韓國經典民運歌曲《為您進行曲》的廣東話版,這消息觸動很多韓國人,從中為韓國的公民抗爭增添力量,「看到這麼多年青人參與這運動,令我感到未來有希望」,他望有更多港人明白,這場運動不單對亞洲民主運動有重大影響,很多追求民主人士將會從中學習,他又相信「反送中」運動將令中國 13 億人口也受到啟發,「他們將從香港身上學習民主」。

Ichal 則指,香港人正為全球民主抗爭定下新的抗爭模式,對亞洲的民主運動影響尤其深遠,「我欣賞不少港人竭力捍衛他們現存的民主生活模式...以社交媒體連結組織,年輕人、女性、普通市民等都加入運動,這都是亞洲多國可以學習的。今次抗爭可能十分複雜,不會在短期內結束,不過亞洲公民社會將繼續聲援。」

他呼籲特區政府聆聽市民訴求,「他們就是這高度自治地區的民眾,是政府應該關心的持份者,不肯聆聽市民聲音,就是威權政府的做法。」他又稱今次運動改變不少人的政見,相信建制派支持率會有所下跌,他提醒港人,要記得在 11 月的區議會選舉和明年的立法會選舉中,對撐《逃犯條例》的人「票債票償」。

*          *          *         *         *

亞洲民主網絡秘書長、印尼民主運動領袖 Ichal Supriadi (左);韓國燭光運動領袖李泰鎬(右)

亞洲民主網絡秘書長、印尼民主運動領袖 Ichal Supriadi (左);韓國燭光運動領袖李泰鎬(右)

無差別恐襲: 威權政府的古老手段

這班抗爭領袖訪港前,剛發生 7 月 21 日有白衣兇徒在元朗西鐵站無差別襲擊市民,Ichal 直斥試圖利用黑勢力流氓襲擊,製造恐懼令民眾禁聲,是過去不同政權和軍警也會採用的「古老方法」。他指面對這些暴力,抗爭者最重要是記錄被襲細節,並追蹤施襲者身份、他們的「幕後黑手」和是否與政府有關連等,不斷發聲追究,迫使當權者徹查到底。「在公開場合襲擊市民的就是恐佈份子,我們絕不應沉默...如果是政府主導的襲擊,證據遲早會被揭露。」他說。「很多人會驚,你要有所警惕和作準備去保護自己,以前在耶加達,我們會自備哨子,被綁或有麻煩時就大聲吹嚮作呼救。」

二人多次表明,他們都認為和平手段是最重要的抗爭方式,Ichal 稱,不要讓政府或其他勢力有機可乘,以示威者使用暴力為由,打壓或以武力還擊。李泰鎬則語重心長地說,大多數韓國人已不再認為使用暴力能達到訴求,不過他同時明白,抗爭者面對毫無信任的警察作暴力打壓時,自然反應就是想還擊。

「示威者會想武裝自己,但能認清這反應、理解這種憤怒十分重要,並嘗試說服他人暴力行不通,這需要很大的勇氣,不過在大型示威中,能處理不同的衝突情況,是最重要、必須懂得的技巧。」

 

文/Se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