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題】抗爭進化、文明倒退? 「獅鳥」的長成及其後

2019/9/28 — 18:05

「獅鳥」?

「獅鳥」?

上月底,阿亮和親友參與「香港之路」人鏈活動。完場時,一個似乎是藍絲的阿伯拿著啤酒和手提袋,刻意撞向參與者。阿亮的親友很生氣,上前追截問他為何撞人;其他參與者見狀紛紛圍上來阻止阿伯離開,要求道歉。阿伯不肯,眾說:「你唔道歉我哋就報警!」

阿亮聽了,心裡猶疑 — 報了警,警察會幫我們嗎?我們圍著不讓他走,警察會不會反告我們非法禁錮?或把我們全部人帶回警署,最終只有我們受罪、阿伯放走?

這種恐懼掙扎、法治崩壞後的徹底不信任,在過去一兩個月來,廣泛地植根於黃絲社群裡。那次幸好阿伯在警察到場前道了歉,眾人散去。但元朗白衫人、北角福建幫,落單而被示威者打得頭破血流的場面,越來越頻繁。

廣告

開始時大家叫這做「私了」,還創作出諧音的神獸「獅鳥」。後來網民更正說:私了是私人恩怨,現在示威者的行動叫「代警執法」、「以武制暴」。

在建全的民主體制裡,警方執法有規矩、罪名經公平公開的審訊、法例及其刑罰均經過民選議會辯論才產生。當制度每一環都在崩壞,民間「以武制暴」與「執行私刑」的界線,怎麼訂?

廣告

一句「佢頭先打人呀!」眾人一湧而上,由抓捕、判決、行刑,不到兩分鐘就完事。如果打錯人、如果刑罰與其行為不合比例,公義又從哪裡彰顯?

八月中連登出現「行動守則」,嘗試為以武制暴正名並立下界線,但未成共識。《立場》這次找來十個不同光譜的運動參與者,討論「獅鳥」的長成,及其後。

 

原作者:阿塗提供

原作者:阿塗提供

 

「我無法尊重佢係一個 citizen」

私了支持者,普遍會提到幾單標誌性事件:7.21 元朗警黑合作、8.5 荃灣二坡坊斬人、北角福建幫無差別攻擊等。警員與鄉黑「攬頭攬頸」、護送離開;施暴者沒有法律後果,被打的反而被捕。市民要自保,除請出「獅鳥」外,好像別無選擇。

Jim 年約三十、在 NGO 工作,抗爭時通常站中前排,他的心路歷程是這樣:「7.21,我同事在元朗俾人打。我開始諗,如果我在那架西鐵上,有支行山杖,我會點做?唔係要入村打人,係佢哋入黎車廂度打你。我決定,一定要還撃。」

那時他想像的還只是一個特定處境,還覺得只因元朗是鄉黑地方、是特例,「仲同人講,我哋唔可以俾元朗嘅事出到嚟市區,出到大家生活嘅地方。」半個月後,行兇者就出到荃灣、北角、將軍澳,港九新界無得避。「斬到見骨。佢要攞你命喎而家,你點可以同佢講倫理?」

但機會來時,他還是沒出手。9.15 大遊行後,傍晚示威者被迫退至炮台山,福建幫雲集。Jim 聽到地鐵站口有人大叫:「佢打我哋啲人呀!」然後就跟大家從英皇道追到電氣道街市,一個白衫中年漢被撲倒。「我諗我係頭五、六個人去到個阿叔身邊,前面幾個人已經揼緊佢,我就影相報料俾 channel 囉,睇到咁上下就走。」

走著走著他發覺,有種莫名的快感,「好 hyper,hyper 到覺得不如返去睇多舖先。」兩分鐘後他回轉現場,原本走前大叔只是被踢背和手腳,回去時已一頭血,被急救員圍住。「後尾我睇返網上傳的片,有十幾個人一人踢一腳咁,有啲近嘅就係咁揼。」

見了血,興奮感猶在;沒有一齊打,只因已有人出手,「好似我再加多腳或唔加,都唔太大分別。」如果沒人打而自覺打得贏,他會出手,「福建幫我一定會打頭。我要令佢傷得越重越好,依個係報復嚟架,一定係報復,係文明制度失效之後,最原始的狀態。」

9 月 15 日晚上,北角一名白衣男子被指有份襲擊年輕人,他隨即被十多人圍毆,之後有急救員上前救治。(圖片授權:Kevin Cheng @ 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9 月 15 日晚上,北角一名白衣男子被指有份襲擊年輕人,他隨即被十多人圍毆,之後有急救員上前救治。(圖片授權:Kevin Cheng @ 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他對福建幫仇恨特別大,「我無辦法尊重佢係一個 citizen 呀。以前如果民建聯支持者嚟打我,我唔會打佢,因為佢係政治信念唔同、又唔識表達自己,覺得民主就係衰嘅,你搞亂香港,我要打你。我咪擋囉,或者咆哮嚇走佢囉。傻佬嚟之嘛。但福建幫唔同,哩班人收錢。你捱打,對方氣焰只會越來越大,我就要佢每次打人都考慮到,我收哩一千幾百一日,會有乜代價。」

以暴易暴會令社會距離文明越來越遠?「唔會架。地球上有邊個空間係無政府管治呢?除了內戰的地方,就係國際關係。國家對國家,基本上可以做任何嘢,因為主權至高無上,國際法係弱法,國際組織無力量嘅。國與國之間嘅和平唔係靠道德規條去維持架喎,係講勢力均衡,你有 10 架戰艦我又有 10 架戰艦,你有 100 架坦克我又有 100 架坦克,你有核武我又有核武,於是你唔敢打我。無文明法度,你要維持文明就要用拳頭、恐嚇,你考慮到有咩成本而唔打我,咪相對上和平囉。」

「唔反抗就一定好和平。你唔還手,啲暴力只係見唔到之嘛。你驚著黑色衫、驚出入地鐵,你食飯都唔敢講嘢,驚隔離福建幫會打你。哩啲係綏靖政策。如果係咁,希特拉都忍得佢啦,Churchill 唔洗打二戰,投降,好和平。成個歐洲都係希特拉嘅,殺晒啲猶太人佢,幾和平呀,邊有衝突唧?猶太人送晒入毒氣室,一滴血都唔見。」


快感源自屈辱

見血的暴力,一下、兩下、三下,爆頭,倒地。福建幫被打那天,不少一向善良正直的朋友反覆重溫影片,歡呼喝采,直言「好治癒」。從快感之中,我們彷彿窺見內心的獸。

退休教師 Alan 的理解是,人希望伸張正義,當過往一段時間示威者被打、又無辦法在公權力下保護自己或伸張正義,會累積了一種屈辱感。「當你用私人的方式揼返轉頭,你覺得公義伸張到了,那屈辱感就得到治癒,所以好有快感。」

Alan 是和理非,遊行不論是否有不反對通知書都會去,但前線衝突主要從直播上看。曾經他也有過公義得到伸張的快感,是 7 月初九龍灣連儂牆一名跆拳道黑帶的義工、雙手擺背後硬接藍絲大叔 13 拳的時候,因為義工打不還手,藍絲最終被捕、被控襲擊。「見到個男仔好勁,俾人打咗 13 拳都企硬,然後打人嗰個又樣衰、又囂張,最終佢得到懲罰,你嘅公義心滿足得到。」但那已是 7.21 之前的事,「而家,難呀。」
 

(元朗 9.21 凌晨發生數宗私了藍絲事件,《立場》專頁上刊登出受襲者頭破血流的照片,表達讚好和「哈哈」等情緒多達 1.9 萬人)

他覺得和理非是否接受「私了」,視乎怒氣的累積,以及事發的場景、對方做了什麼。8.13 機場示威者圍困《環球時報》員工付國豪時,Alan 其實對於示威者的行為深感不舒服,因為付國豪沒做什麼攻擊性的行為,但示威者已「好兇狠」,「若不是有人制止,喺眾人面前屈斷佢隻手指,你覺得好過癮咩?施加痛苦去別人身上,而個審訊或評判只係出於你一時的懲罰同仇恨心,咁我真係唔得。」

但再過一個月,他見到警察已完全放任暴力福建幫、白衫人,「放人呀、搭晒膊頭呀,你道氣真係谷住。」於是福建幫被打時,他的心態也不同,承認有種痛快。「元朗嗰幾個就 marginal 啲,有人話佢飲大咗嘛,當然佢係攻擊人在先啦,但佢承受嘅懲罰係咪合乎比例呢?我啲中學同學,有啲愛國愛到暈,佢真係唔係收錢、真係好慶,如果佢飲到 wing wing 哋、拎個酒樽揼人都唔出奇。咁哩啲真心藍絲,係咪都要打到爆頭?有啲我哩個年紀嘅朋友,對元朗嗰晚都係唔接受。」

他見到黃絲陣營有很多環,最核心的,直接參與、日日看直播;外圍一點的,久不久跟進新聞;再外圍的,只去 200 萬人遊行、偶爾關心。「內圈就越煲越熱,但外圍啲,其實開始有種情緒上的 overload,覺得好攰、好 depress、無乜 motivation。咁你前線覺得我要打、我唔放棄、無路退喇,嗰種義憤 justify 私了同埋有種成就感,要替天行道。但比較外圍嘅,佢都仇恨但無你咁仇恨,就未必會認同你做法囉,或者覺得『我們都累了』,好想快啲完。」


醞釀中的行動守則

Alan 的另一重憂慮,是打錯人、誤中副車。他認為如果當場自衛反擊,公眾比較容易明白,「例如見住北角成班拎住啲竹衝過嚟,你擊退佢、打殘佢,令佢唔可以進行無差別襲擊,咁喺無公權力去執行公義嘅基礎之下,我可以接受喎,哩啲場景你太過『左膠』係蝕晒。但如果你唔係即場處理,你見到旺角拎菜刀嗰個阿叔,認住佢,過幾日去捕佢,打佢一身,出現誤差嘅機會就好大。可能你認錯人呢?」

「我哋覺得眼見為真,但亦有好多情況,係當你強烈地相信一樣嘢,會影響咗你睇嘢嘅準確性。你見到著藍色衫、有某種言談舉止,頭髮染過又甩甩地色、著件反領 polo 恤嘅,有哩啲特徵就係愛國幫喇,去揼佢,係好易出現誤差同 backfire。就算無認錯人,當件事唔係連貫地俾公眾睇到前因後果,而係事隔幾日先去打佢,咁係難令人接受架。當然有啲勇武可能話:『我就係要嚇窒你』,咁咪同大陸走嚟無差別打人、想嚇窒你等你唔敢出嚟差唔多?」

9.15 北角白衫施襲者獲警員護送離開

9.15 北角白衫施襲者獲警員護送離開

基本上從是次接觸到的受訪者中,由溫和到勇武,對於打警察和「有錢收」的福建幫、白衫人都沒太大爭議,只是在還擊和使用武力程度上有分歧。但目前「私了」最令和理非不安的,在於社區裡的一般藍絲,可能只是影相、口角、或略為動粗就受到不合比例的報復。而當記者現場訪問前線對於可能打錯人、打死人的看法時,亦偶有聽到一些答案是「咁佢咁老就唔好出嚟啦」、「我哋都死咗好多人」。這種聲音並非主流,前線主流仍是希望理性和合符比例地處理,但不在乎打錯人的情緒亦確實存在。

Jim 覺得這視乎大家判斷、香港是否處於一種內戰狀態。「寧縱莫枉係文明世界嘅邏輯嚟,因為相信制度會公平地處理人與人之間嘅爭執,唔會有罪推定一個人,以免無辜人受傷害。但而家個制度已經唔係咁啦嘛,係寧枉勿縱喎,所有嘢都係阻嚇、有殺錯無放過。咁我動物本能就係自保,同埋保護我身邊嘅人,我無辦法去處理你係咪 innocent 嘅問題。一隻羚羊見到啲草郁,唔知係獅子定鱷魚、定係另一隻草食動物,咪走先囉;走唔切嘅,咪搵隻角撞你囉。」另一位前線抗爭者 Kelvin 亦有相近講法,他對於和理非建議只能自衛還擊嗤之以鼻,「盟軍會唔會等納粹德軍攻擊完佢、佢先郁手呢?」

屬於和理非的 Kay 說,身邊不少朋友認同「私了」,尤其 20 餘歲的一群,但自己心理上對於仇恨或暴力還撃仍是相當有保留,「我同佢地討論時都發覺,其中一個判斷嘅主要差異就係而家係咪打緊仗?到底我哋應該參考社運倫理、定係打仗嘅倫理?但我哋而家又唔係軍隊打軍隊喎,我哋無槍無炮,係平民打軍隊。咁係咪因為我哋係平民,打起嚟就可以無倫理?平民鬥平民呢?又算唔算戰爭?」

在 8.13 機場圍揼付國豪引起爭議後,連登有帖文提出以武制暴的「終極行動守則」,言明「參考《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日內瓦公約》及其附加議定書,歸納出國際間通用嘅武裝衝突法嘅原則,稍加修改成為行動守則」:

1. 雙方戰鬥人員擁有共同權利使用武力,惟受限於以下原則。

2. 雙方不得使用超越行動需要嘅武力,亦不因仇恨或挑釁而使用武力。

3. 雙方戰鬥人員不打平民或任何非戰鬥人員(包括路過好嘈好煩、持唔同意見、但無戰鬥能力既人)。

4. 雙方不打或虐待俘虜或已經投降嘅人,只用適當武力令佢地做唔番戰鬥人員。

5. 雙方戰鬥人員不打對方或第三方既醫護人員,亦不阻撓任何人(包括對方戰鬥人員)接受救急同治療的權利。

6. 雙方戰鬥人員不打於戰場上進行採訪或其他新聞工作既記者,亦不阻撓其進行新聞工作。

7. 容許受影響嘅所有人(不論陣營)接受人道支援(包括急救)。

8. 不盜竊或搶奪對方個人財物(電話,銀包,手飾),武器除外。

9. 但如有戰鬥人員假扮敵方(例如黑警混入示威群眾滋事)繼而伏擊敵方人員,則以上守則停止適用。

帖文亦有提出「預判式自衛」 (anticipatory self defence) 概念,即面臨致命威脅時先發制人、作預防性攻擊;強調武力使用不能單憑道德直覺,應針對敵方有實質攻擊力、會威脅己方安全的「戰鬥人員」,包括「黑警、黑社會、鄉幫流氓」;並指出推出「行動守則」主要是透過清晰的底線,為前線的武力使用建立正當性和道德基礎,以維繫抗爭陣營內部勇武與和理非的團結和理解。帖文正評逾 5000、負評百餘,討論逾 100 頁,反應不俗,然而距離普遍認可和落實執行仍很遙遠,不少前線抗爭者亦直言沒看過相關討論。
 

有守則等於有大台?

其中一個前線不接受「行動守則」的原因,是認為「守則就等於大台」。前線抗爭者 Jacky 基本上同意武力使用以防衛和反撃為主、每次 full gear 上陣都是為了救人,與「行動守則」的條文是完全符合的;但他對「守則」的誕生方式和存在非常質疑:「又唔知係邊個提出,亦都無經過一個公開公平的決策方式,如果咁就要求所有人都去跟,我覺得同建立咗大台係無分別,而哩場運動能夠成功就係因為無大台嘛。」他亦認為沒什麼行為是絕對不能做的,底線是隨時因應社會局勢和具體場景、雙方的實力而調整,

前線抗爭者 Peter 和 John 都是二十來歲,屬於原則上接受「私了」,自己暫時仍未能下手,因要衝破直接對平民使用武力的心理關口並不容易,但需要時會開遮掩護手足。Peter 憶述 9.15 在灣仔見到的一單「私了」事件:一個身型肥胖的女子因封路而無法乘車,就開始撕抗爭文宣洩憤;有女性市民上前跟她對罵,胖女罵了幾句就推撞那女人,「因為佢好大份,嗰吓都幾大力,個女人被推到差啲跌低,然後一群黑衫人就衝埋去打個肥女人。」他目測參與打人的黑衫約 20 個,多是打兩下就走,「但因為好幾個都向住佢塊面打,仲戴住戰術手套,於是個肥女人就好快爆血。然後有人勸開,『唔好打喇,夠喇,快啲走啦』。」

(Peter 於 9.15 遊行後在灣仔目擊的私了事件)

Peter 有點覺得對方只是「撕紙狗」,又是女性,不用打得太大力,「但我又未諗清楚件事,驚開聲阻止變『左膠』,都係企旁邊睇。後來佢哋打完,就有啲 first aid 去幫佢。」他和 John 傾向認為不應打老弱婦孺,除非對方有武器、足以威脅在場人士安全;故亦樂見有「行動守則」為抗爭者陣營確立底線,問題是在沒有大台的運動中,很難實行。

「點解會出現『私了』,係因為我哋原有處理矛盾嘅制度唔 work 啦嘛,你唔可能再去報警而得到公道。咁你想擺脫已經失敗咗嘅制度,就要另立民團囉。」Peter 說:「有民團先可能有嚴格嘅軍紀、有原則,因為你對個團體有 commitment 先會去遵守架嘛。如果無啦啦話有套守則頒佈上網,咁我都唔想跟你哩個。就算搞網上公投,點樣令到全部人都參與到個公投?除非成立武裝組織囉,咁就有自己嘅軍紀,然後可能真係有殺咗人嘅佢就唔承認:『嗱我講到明我哋係唔殺人嘅。』」

但 John 認為現在離成立民團仍太遙遠。7.21 元朗白衫恐襲後,有抗爭者說要成立「民間武士團」,John 都曾經加入群組,「見到佢哋話想巡守元朗和天水圍,但結果無一次真係約到出嚟。一開頭都有人會影吓相,話自己巡緊邊個位咁,但大家無相認嘅。後來過咗一排都無事發生,個群組就變咗街坊吹水 group。」同樣情況也發生在沙田的群組。這類地區群組最初都因應有襲擊事件而誕生,但一呼百應下組員往往成千上萬,如流水聚散,不易形成共識或共同行動,更難言堅守一種軍紀式的責任感。
 

當我們說相信前線,相信的是什麼?

羅先生由於家庭關係有些制肘,通常只站在中排。他認同守則的理念,覺得將使用武力限制在自衛和還擊上是合理的,使用的武力程度亦應與對方所作所為相等。「我覺得 so far 前線做嘅都算可接受,但亦知道有時前面嘅情緒會好高漲,有個規則只係令到大家唔好後悔囉。萬一打死咗人,對於成場運動無咩大幫助。」

惟他覺得守則應該是作參考,不認同違反了守則就要「割席」,「有人驚嗰啲過火行為係『鬼』做,但我覺得經常捉鬼、諗割席,對於個運動亦唔係良好現象。如果打死人,哩個只可以話係革命嘅代價。如果哩個代價係一定要搵人承擔返,咁我哋哩個群體亦唔應該推搪。當然唔贊成要幫對家揹飛,但你證明唔到佢係鬼嘅時候,只能話無可厚非、無辦法。我覺得暫時未係時候幫自己立下太多圍牆,你越驚鬼,就自己越來越多界限,令到一班真係想試新方法嘅人有所退卻。」

對和理非來說,行動守則的存在可能是讓其稍為安心接受「私了」的必要門檻,「為咗為我哋唔好同啲藍絲一樣。」Kay 說,不要傷害無辜、不要在制服對方之餘使用過份武力,這些我們都希望警察和藍絲可以遵守的規則,亦是做人很基本的規則,為何不願確立為己方底線呢?「唔好只因為佢仆街、因為佢係藍絲,所以我就打鑊佢,或者因為佢打我所以我就要十倍奉還。能夠唔打人就最好啦,但如果你真係要打,都要有哩啲基本道德囉,否則藍絲都可以用同一套『正義』去打你。」

Kay 覺得反送中運動至今,最叫她不安的是付國豪事件,「對我來說,這某程度上比打到白衫人頭破血流更恐怖。掛個牌喺佢身上用手推車推住佢遊街,大家原來好 ready 去剝奪人嘅尊嚴,我係覺得心寒嘅。」今年 30 多歲、從事行政工作的她,自八月中就減少了現場參與抗爭活動,一來希望拾回被打亂了的生活秩序,二來亦因這些場景令她覺得不舒服,「我講唔出佢哋係錯,因為我理解佢哋嘅憤怒。咁我唯有選擇保持點距離。我都有懷疑,自己比較少仇恨係咪因為我同前線企得太遠,我諗臨場感係好重要嘅,但我的確係唔夠勇敢。」

如果落場、身在前線,看到的也不一定只有仇恨。社工阿龜經常身處警民衝突的尖峰浪口,監察警方使用武力的情況,並向在場抗爭者提供情緒輔導和支援。「以社工的角度,我哋一定唔會鼓吹使用暴力,但我哋理解為何有人會用。」

以她的觀察,目前大部份前線抗爭者對於使用武力仍有節制的,「比如見佢哋掘磚,我哋會埋去關心吓佢哋有咩打算,通常都係作自衛用途。我無直接同用火嘅人傾過啦,但見到佢哋都無用嚟掟人,主要係 buy time 去撤退,想保護身邊嘅同伴。」直播鏡頭通常聚焦於衝突,出事了、藍絲被打得頭破血流的才去影,阿龜所見其實亦有很多次意見不同的市民來吵架,而示威者只是圍著理論,沒有動手。「所以以我理解,佢哋都有控制能力,我反而比較擔心佢哋嘅情緒波動,會否做出一啲傷害自己嘅行為。」

9.14 日九龍灣淘大商場曾經出現報稱是社工的人阻攔示威者「私了」、放走打人藍絲,然後遭網民撻伐為「左膠」。記者聯絡過陣地、社工復興運動及守護孩子的成員,均未能成功接觸到涉事社工或確認其身份。阿龜說她的同伴一般不會直接用身體阻擋示威者行動,「因為佢哋通常都會一大班人去圍個藍絲,我哋如果一兩個人行埋去阻止,除咗被打埋一份之外其實無咩效果。我哋傾向係在旁邊提醒佢哋,你咁樣做會為自己、為你打緊嗰個人帶來咩後果。咁佢哋會識判斷。當然啦,如果有同工真係埋去阻止,我覺得都唔出奇,因為社工的大原則都唔希望發生意圖謀害他人性命嘅事件。」


Endgame 就係咁

Jim 雖然沒親歷淘大「左膠」事件,但一說起就對那些阻人私了的和理非十分憤恨,「我會嚴厲譴責哩啲人。你要和理非唔應該嚟擋我、你去擋警察,甘地咁樣,決心俾人打爆缸都唔退。你圍一次警署,唔好掟磚唔好火魔法,乜都唔好用,俾人打到訓低就抬走,第二批再上,打到英國佬都驚為止,咁又唔同喎,我會好敬佩你。但你唔係,你都唔係真心相信和理非有效,只係承擔唔起勇武嘅代價,就揀條以為好易行嘅路。咁你無資格阻我哋手足做嘢,真係無資格。」

「6 月初 feel 到嚟緊個遊行會過百萬人,大家話今鋪同中共攤牌喇,嗰陣我已經講,攤牌嘅話,所有由 70 年代開始香港建立嘅制度、法統、文明嘅外衣,負面啲講就係遮羞布,會一次過撕爛晒。攤牌吖嘛,即係所有嘢都會成為工具啦,無制度嘅合理程序同公平可言。咁大家都話 endgame 喇,唔打都無聽日、無以後架喇。咁咪打囉,又唔係我唔受得。結果,當初 200 萬人,裡面 150 萬係覺得行完個街就算,淨返幾廿萬人,夠膽無不反對通知書都出嚟、夠膽出催淚彈都照落黃大仙 x 警察。你當初又話 endgame,而家壇嘢搞咁大,又叫我哋收手?你咪害死啲後生仔囉。哩班學生,佢哋無 BNO、唔知邊個係彭定康,佢無第二度可以去架喇。你行完街就算,點對得佢哋住呀?」

另一位前線抗爭者、三十多歲的 Kelvin 亦指出,當和理非行動不能,運動的激進化是必然現象。「政府而家就係用強硬手段,唔再有合法集會、無地鐵,剩返少數最勇武嗰批敢出嚟,同時提升鎮壓力度,包括提升武器、用黑社會斬你,咁示威者好自然都只能夠武力升級。」

但在他眼中,中共是在打一場不可能贏的仗。「對我哋黎講,實踐到五大訴求就叫贏,好清晰嘅,爭取到嘅可能性係好低,但唔係完全無。但對個政權黎講,咩叫贏?拉晒你哋,拉到無人敢再出嚟,市面完全平伏好似無事發生過一樣,咁先叫贏喎。佢做到咩?當有一整代嘅青年,唔怕死、唔要命都同你鬥,點樣拉得晒?」

他預期,打壓力度再增強時,任何遊行集會都無法進行,年青人只會改為全面小隊模式快閃,將會有更多私了、更地下化、更激進的行動,例如伏擊警察及其家屬,「因為無其他和平手段啦嘛。唔係我哋贊唔贊成、樂唔樂見,而係個趨勢會係咁。前線係無得退架,只能夠升級,佢哋亦都唔 care 你係咪割席,因為和理非就算割咗席,喺見證咁無底線的警暴之後,都唔可能企去對家嗰邊,只要對家唔會增強咗就得喇。到時嘅局面就係,我哋贏唔到,但政府亦都贏唔到。」


和理非的進化可能

當前線「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武力以至暴力加劇也許是勢所必然;能夠寄望的,大概只有和理非,是否可以拿出更多元、更有威脅力的行動迫使政權讓步?這星期網上流傳一篇來自勇武派的文章〈其實如果人人和理非,根本就唔需要勇武〉,坦言勇武可試的抗爭手段已盡,接下來大概只有繼續不斷的被捕和犧牲;但和理非的罷工、罷買、罷搭港鐵,做盡了嗎?為何只是集中於發聲表態?

Alan 承認和理非某程度的不爭氣,苦笑著嘆:「我年紀太大了,會睇得化啲,運動始終有起跌,但任何能夠展現香港人韌力和堅持的場合,我都會盡量出席。」對於年輕一輩覺得革命就是如此,他相信很多人根本未 ready、或不覺得有革命的必要,「我身邊都仲有好多朋友,真係覺得住珠海都幾好,有智慧燈柱都無所謂,咪做個淨係食飯返工嘅人囉。所以你話,係咪而家開始個爛攤子搞唔掂喇,我哋要籌集資金、買軍火、武力對抗?我相信香港社會未有咁嘅集體心理準備。」

「當然我覺得,政府或中方哩種拖延策略係令我好氣憤嘅,咁樣拖,增加各方嘅痛苦,不停流血,就係想等到外圍嘅人覺得夠喇、攰喇。」對於很多淺黃或中間派來說,見到地鐵站受破壞、市面蕭條、很多店舖因為杯葛不能去,以往正常的生活被剝奪,都會累積壓力和負面情緒,「政權就係要拖到大家承受唔到,哩種我覺得係無恥、冷血、醜惡,比起一啲後生仔走去打到藍衫人頭破血流,這種無形的暴力係令我更唔舒服。」

沮喪的時候,他會回想這次運動的成果:「一整代人的價值觀唔同咗,係入血入肉地不認同中共,珍惜香港人的價值和身份。雖然我唔知道 2、300 萬人裡有幾多仲會行出嚟,但都係好強大的一個群體吧?應該足夠我哋企得住一段長時間的。」

Kay 雖年輕,但不急進。她相信革命會好長,參考別國的歷史,「至少是 20 年的規模吧?」而現在只是開端。就算成功換了政權,也要經歷長期的內部矛盾、鬥爭和修復,重新建立我們理想中的社會體制。「我諗我嘅猶疑係,我無辦法只望住成功嗰一點。有人話私了或者暴力係革命過程的必要之惡,但我好擔心,就算你成功,之後點樣修復?香港可能有 300 萬藍絲,我哋將來仲要同佢哋共存架喎。」

「我又會問,咩為之成功?如果我連做人最基本嘅 humanity 都失去,我就什麼都不是。歷史可能證明我係錯嘅,又或者三個月後當局勢再離譜一啲,我會認同私了。但哩一刻我都只能接受自己仲有好多道德上嘅堅持。」她自嘲:「好左膠呀,我成日諗哩啲,就咩都做唔到囉。」

儘管稍為與抗爭現場保持距離,Kay 仍持續關注事件、思考、寫作,維持運動和健康飲食,因為面對極權時代,需要強大身心。她沒想過投降或移民。即使運動失敗?「咁我又會問咩為之失敗?」她笑,「我當即係唔再有人上街?但目前未估到『完結』嗰時嘅社會狀態係點,其實好難答我哋之後可以做啲乜。對我嚟講同極權嘅鬥爭係連綿不斷的,無所謂『完結』。如果好老土地講,我會揀在自己嘅專業崗位上企硬、唔在白色恐怖前退縮囉。各行各業對程序正義嘅堅持,應該可以抵擋到一啲好差好差嘅情況發生。同埋,去陪伴嗰啲喺今次運動中受到創傷嘅人,我相信會好多好多,去聽佢哋嘅故事,同佢哋一齊行。」

 


後記

最初為此題目在抗爭現場找受訪者,贊成私了的人很易找,基本上十個有八個都認同,而且個個大學畢業,對於法治崩壞下以武制暴的合理性講得頭頭是道。反對或質疑者不是沒有,但現場實在較難找,即使找到,也大多傾向直觀式的否定「以暴易暴就唔係咁好啦」,缺少與贊成者對等的深入論點。後來靠朋友搭路找,講明想找和理非,還是找來不少贊成或至少理解、同情「私了」的和理非。

Kay 和一些朋友都說,其實不認同的人可能好多,但一般是月入較高的中產圈子,最近或出於疲累、或不想參與激烈衝突、或本來就不是那麼投入,已經減少出現在抗爭現場了。

一場運動的成敗,會由哪些人決定?否定「私了」的人可能人數多,卻不是運動中堅;而前線一衝、鏡頭拍下,一切就寫進歷史。如果我們不希望歷史向某個方向發生,或者只能學陣地社工和守護孩子團隊 — 落場去講,落手去做。

而連登並沒有大家想像中那麼有「隱形大台」的功能,不少前線勇武者表示無看過「行動守則」相關帖文,因為返工返學再周末抗爭,沒多少時間上網。網上討論亦似乎夾雜不少假帳戶「帶風向」,以極端仇恨或極端「左膠」言論挑起罵戰,例如「禍必及妻兒」、「藍絲死不足惜」等,在現實上,記者接觸到的前線抗爭者均不表認同。朋友說她認識這樣一個「口頭勇武」的人,實際上連遊行也沒去。或者回歸現實,與身邊的真人交流,才是尋找出路的方法;網上討論須善用起底功能。

又,過往通常只有冒上法律風險的前線抗爭者要求用化名受訪,但和理非的 Kay 和 Alan 均是在使用化名的情況下才接受訪問,原因是知道自己的觀點與身邊勇武朋友不一樣、不想引起罵戰或鬧翻。「不分化、不割席」的原則為運動奠下團結的成功基石,但在此原則下,我們有沒有抹煞了一些善意批評和容納異議的空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