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尋找一九八零年代(下篇)從流行文化見證急速上流

2016/8/22 — 12:00

劉青雲、梁朝偉等於八十年代冒起的影視明星,今天已毫無疑問地成為香港流行文化的代表。

劉青雲、梁朝偉等於八十年代冒起的影視明星,今天已毫無疑問地成為香港流行文化的代表。

上一篇(連結)談過一九八○年代的香港社會的政治狀況,今次談的是筆者印象中的社會文化。跟上一篇一樣,筆者是根據手上的文本和兒時印象寫的,當中難免會有主觀成份,如有不準確的地方,敬請指正。

說到社會文化,不得不提電視。一九八○年代仍是「電視送飯」的年代,電視廣播的內容不單反映社會狀況,同時也在影響社會。八十年代的幾個電視畫面,筆者一直都記得,這些畫面或多或少能稱為那個年代社會文化的里程碑。這些畫面包括:

廣告

第一屆「新秀歌唱大賽」(一九八二年),梅艷芳得冠軍。她往後的發展相信不用多介紹。一九八○年代是香港流行音樂百花齊放的年代,參加歌唱比賽成名的梅艷芳及張學友、從電視明星轉為歌手的張國榮、由樂隊轉為個人發展的譚詠麟都是在這年代步上事業高峰的。

國際青年年(IYY,一九八五年),兒時印象中的國際青年年是一件盛事,可能因為電視台製作了一系列的節目,宣傳青年在社會發展中的角色,當時國際青年年的口號是「參與、發展、和平」。在社會上流快速的八十年代,青年人朝氣勃勃,充滿著可能性,至少感覺上如此。

廣告

經典電視劇如一系列的金庸小說劇集、《獵鷹》、《新紮師兄》、《義不容情》等。在筆者心目中,劉德華才是楊過,沒有人比他演得更英氣。劉德華的《獵鷹》和梁朝偉的《新紮師兄》I及II,可說是「正向警匪劇」的開端,即是劇中的主角是以警隊精英姿態出現的,跟過去那種「老差骨」劇集很不同。《獵鷹》中的劉德華,大學畢業投身警界,做臥底把毒梟繩之於法,那個年代,大學生投身警界的話,現在至少做到副處長了。

《新紮師兄》中的梁朝偉則是少年警察訓練學校出身(中三畢業之後入讀的,現在已經沒有了),憑個人實力由警員一直升級至督察級,屢破大案。自從廉政公署成立之後,警隊貪污幾乎絕跡,警隊亦銳意提升形象,這種正向警察劇集幫了他們很大忙。

說到社會上流,其實有很多電視劇集也是以此為題材,除了上面提到的《新紮師兄》,還有大量講述年輕的主角在社會階梯上爬的故事,例如《前路》中的周潤發、《義不容情》和《城市故事》中的溫兆倫(前者中的他是大反派)、《工字打出頭》的黃日華、《畫出彩虹》中綴學畫漫畫的詹秉熙等。

在一九八九年之前的八十年代,縱使香港人面對九七前途問題,不過總體而言,社會仍然不斷發展,社會上流急速,那時候的青年,對未來的期許跟現在的很不同,八十年代彷彿就是“good old days”一樣。在八十年代後期工廠開始北移之前,香港工業仍然蓬勃,印象中小學社會科課本仍然在說香港「水深港闊」,是世界知名的轉口港,而且不少輕工業產出仍是世界頭幾位的,這是現在很難想像的。

一九八○年抵壘政策撤銷,中國大陸的人不能再以偷渡方式取得香港身份證,自那時候起,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比以前更強,中國人的「他者」形象更明顯。說到中國人身份,一定要提經典電影《省港旗兵》,戲裡的大陸悍匪手段兇殘,警察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他們消滅(留意,不是繩之於法)。這電影和當時香港人對九七問題及大陸人的恐懼互相呼應,在社會上引起了不少迴響。到了九十年代,大陸來的劫匪橫行,《省港旗兵》彷彿成了預言書。

雖然八十年代社會一片生機,但很多社會問題仍然沒有解決,例如黑社會猖獗、人們欠缺公德心(筆者小時候每天還會見到隨地吐痰、亂丟垃圾)、住屋問題(筆者小時候住的木屋,在香港還是比比皆是,那時候還有大量「籠屋」,社會保障不足等。當大家懷念八十年代「好日子」的時候,不能忽略這些問題。

 

(原文刊於7月24日《時代論壇》「通識捕手」專欄;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