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尋找周梓樂墮樓真相】目擊者指警方阻白車救援 墮樓位置欄高 1.2 米 未見催淚彈痕跡

2019/11/5 — 19:48

科技大學 22 歲男生周梓樂,在 11 月 4 日凌晨於將軍澳尚德停車場高處墮下。《立場新聞》記者事後訪問多名目擊者,嘗試重組案情細節,發現事件疑點重重。多名目擊者證實,事發後救護員約半小時方到場。有目擊者質疑救護車被警方阻撓未能駛進,延誤救援令傷者情況更嚴峻。

周梓樂墮樓起因眾說紛紜。其中一個主流說法,指周是為躲避警方的催淚彈而墮下,亦有指他是被警方追捕時墮樓。綜合各目擊者說法及記者現場觀察,我們找不到證據顯示現場曾有催淚彈痕跡,警方發射催淚彈位置亦與墮樓位置相隔達 200 米;而墮樓處石欄高達 1.2 米,要失足墮下亦不容易。要還原事件最終真相,就要寄望現場的閉路電視及車 cam 畫面。

*   *   *

廣告

有關延誤救治

目擊者一:Ricky

廣告

事發當日,警方與示威者於尚德邨外的唐明街、唐俊街交界對峙。約凌晨 1 時警方發射多枚催淚彈,十字路一帶煙霧彌漫。Ricky 為了躲避催淚煙而走入尚德停車場,經樓梯走上二樓。

他走到停車場另一端的盡頭,突然聽到有黑衣少年大叫有人墮樓,要尋求急救員協助,Ricky 即走到二樓墮樓現場了解情況。他見到傷者是趴在地上無法移動,面朝地下,地面有大片血跡。

約一分鐘後有兩名消防員出現協助,二人認為情況嚴重並要求增援,期間消防員將傷者反轉成面朝天的姿勢,並檢查其身體反應等。由於位置較偏僻,Ricky 走出停車場為之後增援的消防員引路。近乎同一時間亦有義務急救員來到現場協助。

十多分鐘後,Ricky 見到有一批約 20 至 30 人的防暴及速龍經過墮樓二樓位置。有警員試圖驅趕他及另一名街坊,但走近後發現他們正在協助傷者,警員見狀隨即離開。

Ricky 之後聽到消防員與救護車對話,稱因為十字路被警方封鎖,救護車未能駛入,有救護員稱「警察唔畀入」。消防員要求救護員落車,徒步推擔架床到場。不久後他們見到地面有救護員推擔架床,正前往處理另一傷者,他們立即向下大叫,要求救護員先到停車場處理這名嚴重傷者。救護員隨即前來協助,將傷者抬上擔架床送走。

Ricky 形容,由消防員到場至救護員抵達之間相差近半小時。由於他在過程中不時拍照、拍片,故可在相片紀錄中得知較為確實的時間。他指消防是在凌晨 1 時 06 分到場,救護員的擔架床則在 1 時 29 分抵達。

目擊者二:義務急救員 Alan

事發當時,Alan 聽到有街坊呼叫需要急救員,他立即跑上停車場二樓,當時已經有消防員包圍著傷者。他亦上前協助,發現其昏迷指數(GCS)只得「311」,屬嚴重昏迷。

他們檢查過傷者,認為他沒有表面傷口,地面血跡相信是內傷嘔血。Alan 判斷傷勢嚴重,義務急救員及消防員難以提供太多協助,只能一直監測情況及提供氧氣等。

Alan 指他到場後至少等待了 15 至 20 分鐘才有救護員出現,期間傷者情況不斷惡化,脈搏由 60 下跌至只得 41。期間另一名義務急救員走到地面,希望為救護員引路,但卻未能成功。該義務急救員之後解釋:「下面 block 了,不讓十字車入」。

Alan 向記者憶述當時無助的感覺時,一度激動痛哭:「我們個個也很焦急 … 但我們完全做不到甚麼 …」到最後他們見到地面有打算處理另一個案的救護員,故大聲呼救截停該批救護員。

目擊者三:居民麥先生

麥先生居住在廣明苑廣寧閣,家中向外望可以見到墮樓現場。事發當日,他和女兒在家中用望遠鏡一直觀察著現場情況。他亦指出救護員當日最少 25 分鐘後方到場,說法與其他的目擊者一致。

麥先生向記者憶述,當晚見到有一批消防員及急救員在停車場內聚集,包圍著一名傷者施救。惟消防員到場一段長時間後仍未見救護員,當時他心想:「救咁耐,死火啦!」最少 25 分鐘後,他見到有男子向樓下的救護員呼喊「得返 40 咋(意指脈搏)」,救護員見狀即上停車場救援。

消防處發言人

消防處回覆傳媒查詢時表示,凌晨 1 時 11 分接報上址有人受傷,1 時 20 分到場,其間兩度有車輛阻塞,救護於現場為傷者急救,1 時 41 分將傷者送往伊利沙伯醫院,整個過程並沒有受到警方或其他人阻撓。

*   *   *

有關墮樓原因

除了救護到場時間之外,今次案件的另一關鍵,是周梓樂為何會從三樓墮至二樓?事發時三樓發生過甚麼事?他是有意識地希望躍下一層樓,抑或是失足墮下,又或是有人將他推下?

1. 因躲避催淚彈失足?

其中一個廣泛流傳的說法,指周梓樂是因為躲避催淚彈/催淚煙而失足,此說法亦被各大傳媒廣泛報道,來源自科大學生會引述現場目擊者。

翻查當日多個媒體拍攝的直播片段,警方在接近凌晨 1 時,曾經沿唐俊街向尚德邨推進,期間不斷向前方示威者放催淚彈。當警方推至停車場旁邊時,有人從停車場高處向地面警員投擲雜物,警方則向高處開槍還擊。在凌晨 1 時 00 分,有警員將催淚彈射進停車場,鏡頭可見停車場二樓及三樓均冒出濃煙。

「催淚彈射停車場」這一幕,之後在社交平台及 Telegram 廣傳。不過周梓樂墮樓現場,其實是停車場的另一端,距離該枚催淚彈約 200 米。

警方又有否在墮樓位置附近施放過催淚彈?多名目擊者均表示,在案發現場見不到明顯的催淚彈痕跡。Ricky 表明在墮樓現場聞不到催淚煙氣味,從位置來看他不認為事件與躲避催淚彈有關;Alan 則指雖然當時「全條屋邨都有味」,但他在墮樓現場看不到任何彈藥痕跡。

《立場新聞》記者昨天到事發現場觀察,可見三樓墮樓位置旁邊有通往後樓梯的防煙門。後方亦有馬路可以退回二樓。如果只是為了躲避催淚氣,跳往下層明顯不是最佳選項。停車場通風良好,而非密封式設計,相信不會構成催淚煙未能消散的問題。

三樓墮樓位置旁有防煙門

三樓墮樓位置旁有防煙門

三樓石欄約高 1.2 米,對一般男子而言石欄高於腰部。除非是刻意跨越,否則失足跌下二樓的可能性並不大。石欄上累積了大量灰塵、雀屎,不見有被衣物抹到的明顯痕跡。

不過記者發現,從石欄往外望,二樓及三樓的景觀相近,石欄外面數米都設有一道鐵欄。而只有二樓石欄外有平台,但三樓石欄外沒有平台支撐。有現場街坊猜測,不排除傷者誤以為二樓、三樓石欄外都有平台,因而一躍而出。

墮樓現場,傷者疑從三樓跌落二樓平台,現場留有血跡。從石欄往外的二樓及三樓的景觀相近,石欄外面數米都設有一道鐵欄,但只有二樓石欄外有平台。有現場街坊猜測傷者誤以為二樓、三樓石欄外都有平台,因而一躍而出。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墮樓現場,傷者疑從三樓跌落二樓平台,現場留有血跡。從石欄往外的二樓及三樓的景觀相近,石欄外面數米都設有一道鐵欄,但只有二樓石欄外有平台。有現場街坊猜測傷者誤以為二樓、三樓石欄外都有平台,因而一躍而出。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2. 因被警員追捕而墮樓?

另一個網上流傳的說法,指有警員正追捕周梓樂,他隨即從三樓墮下。不過《立場》記者向多名目擊者查詢,皆無人能夠證實案發時三樓是否有警員在場。

Ricky 走進停車場時,現場消息紛亂。他當時聽到有街坊大叫三樓有警察,亦聽到有人說警察從地面追上來停車場。但他從走進停車場至見到傷者期間,都見不到有警察在停車場內。

不過 Ricky 及 Alan 都提及,在救援期間有一批警員經過二樓墮樓位置,並一度試圖驅趕街坊,但發現他們正在協助傷者即離開。因此可以證實有警員曾經在停車場內進行驅散行動,但未能肯定他們是否在墮樓一刻已在停車場內。

*   *   *

三樓電梯口有閉路電視

三樓電梯口有閉路電視

有關閉路電視

記者在現場視察,可見停車場並非每個位置都有閉路電視覆蓋,而傷者墮下二樓的位置,附近並無 CCTV 鏡頭。關鍵的三樓墮樓現場,數十米外的電梯口有最少兩部  CCTV,鏡頭不停旋轉拍攝,而非停留於固定角度,部分角度或許可以拍到三樓墮樓位置。

現場一名停車場保安稱自己昨晚 11 時已收工,不知道事件細節,亦拒絕回應關於閉路電視的問題。領展發言人早前回應傳媒查詢稱,尚德停車場由領展擁有,威信停車場管理(控股)有限公司負責管理。經初步翻查閉路電視紀錄,攝錄範圍包括肇事現場,惟拍攝鏡頭是平移轉動,而非停留於固定角度,加上鏡頭部分拍攝範圍被停泊車輛所遮擋,恰巧未有攝入事發當刻傷者墮下的片段。

發言人指,車場辦事處會保留當晚所有閉路電視畫面,並配合警方的調查,提供一切所需協助。若傷者家屬或獲其授權人士欲查看相關閉路電視紀錄,領展樂意提供協助。閉路電視片段還錄有其他路經的公眾人士,領展考慮進一步公開時,將須考慮如何保障其他人士的私隱。

雖然領展稱閉路電視未有拍到傷者墮下的片段,但鏡頭有否拍到警員射催淚彈,或是追捕周梓樂等畫面?這些疑團尚未有答案,相信公眾會繼續向領展施壓要求交代。

另一個有機會拍攝到事發經過的,是停車場內的「車 cam」。昨日將軍澳民生關注組葉嘉榮已經在停車場各車輛擋風玻璃上貼單張,呼籲車主提供車 cam,但至今仍未有消息。

將軍澳民生關注組葉嘉榮呼籲車主提供車cam

將軍澳民生關注組葉嘉榮呼籲車主提供車ca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