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二零一六年《施政報告》之回應

2016/1/16 — 2:06

學民思潮為一班九十後學生所組成的民間團體,主張以社會行動的方式在街頭介入政府施政,亦堅信著「立於街頭,走進人群」。除了監察洗腦教育會否捲土重來外,我們更會關注政制發展、教育和青年政策。「學民」,意指學生不單是社會未來的主人翁,同時亦是社會的公民。因此,我們對此深信不移──學生絕對有權力影響政府施政。

教育的本質,在於使莘莘學子能夠在浩瀚無邊的知識之海中得著啟蒙,在萬千議題上領悟批判思維、是非黑白和道理倫理,而絕不是使同學被單向地灌輸信息,甚或淪為考試機器,更非為政權之便而被迫學習被扭曲的所謂真理。學民思潮對於政府是次施政報告無視過去數年民間對教育議題的各種訴求,無視社會實況,於教育方面着墨少至輕輕帶過的程度,表示極度不滿。以下,學民思潮將一一列出目前教育上存在的各種問題提出訴求,並要求政府對此作出回應。

青年內地實習計劃

廣告

政府沒有盡其能力,增加本地專上教育學額、營造多元產業的環境,為青少年提供本地發展和向上流的機會。反之只是再次以「裝備自己,擴闊視野,把握社會和經濟發展帶來的機遇,向上流動」為名,將他們眼中「反中亂港」的「廢青」帶到大陸,不免令人有把青少年「流放」到大陸的感覺。學民思潮對政府的態度表示憤怒和失望。

警方增加學校聯絡主任

廣告

政府表示警方計劃增加學校聯絡主任,將在多方面加強少年警訊及對青少年的「工作」。學民思潮認為此計劃之目的,是以警方對學校各群體進一步建立關係為名,壓抑青少年政治參與為實。我們認為,這是政府鑑於雨傘運動期間,有大量青少年參與其中,才會在施政報告提及警方有意增加學校聯絡主任,企圖以「灌輸紀律意識」為名進行一系列壓抑青少年參與政治之「教育」,這是政府針對雨傘運動後本土思潮的崛起及試圖軟硬兼施抑制反對政府的浪潮之第一波。事實上,佔領過後,政府不斷嘗試在學界推行青少年「歸化工作」,如前文提及的青年內地實習計劃,意圖從教育入手,整頓反政府的思潮。

學民思潮認為,政府與其在教育方面做門面上的補救工作,向青少年灌輸維穩訊息。倒不如認真聆聽和尊重青少年的想法、意見,而非企圖用各種手段進行「洗腦」。畢竟,政府的責任理應是聽取社會上各方的意見,而學生亦是社會的一份子,意見亦值得深思,不應被政府視之為洪水猛獸,多番整頓。

增加大學學額

香港本地大學資助學額供不應求,學位比率長年停滯,遠落後於主流國家之問題素來為人所詬病。然而,是次施政報告可見政府一如以往地選擇迴避此問題。

現時,香港只有一成八的應屆文憑試考生能夠就讀由政府資助的大學學位,箇中原因並非學生們未能達標,而是資助學位嚴重不足。以二零一五年公開考試為例,有達二萬四千人能夠考獲入讀大學之最低要求,惟大學資助學位僅一萬五千個。換言之,剩下約三成七的同學即使能符合要求卻因學額不足而未能就讀大學。

參考其他國家或地區,歐美國家學生獲得資助學位的比率都超過五成,日本亦接近五成,即使只有三所大學的新加坡,升學率也有兩成五;台灣和南韓亦達到九成四和七成,相反香港資助學位比率只有一成八。學生方面,非本地生現只限為本地生的兩成,比例還屬合理,但學位數量上,明明本地需求求過於供,當局不應置若罔聞,以國際化之名握殺本地學生的就讀機會。因此,學民思潮要求政府重新檢視現時資助大學學位的學額,支援各大學接收更多符合入大學資格的學生,讓更多合符資格的人士都有同等機會選擇就讀與否。

檢討大學教育質素與商品化問題

1. 副學士

最近城大打升出售城大專業進修學院(CCCU),正正見到城大已然視教育為一盤生意,可隨意交收,學生升學衍接、學位認受、老師教職前景,完全非其關注議題。

2. 資助大學

部分院校為了開設回報率更高的商科,不識減少,甚至取消文科的課程,這使香港大學生的學術類型變得單一。此外自資院校以紛雜理由向學生收取高昂學費,形成一種以高價出賣教育的局面。

然而,政府沒有就著自資院校的情況制訂合適的監管手法,反而放任院校不斷在選科、學費等層面上剝削學生,更間接造就大量認受性成疑及質素參差的課程。

學民思潮要求香港政府應按院校情況制定合適的監管機制,同時加入學者、民間的分析和監察,以保障學生權益。而政府亦應協助自資院校發展,以減輕院校於發展時所承擔的壓力,重塑整個高等教育的多元性境象。

取消小三TSA

TSA(全港性系統評估)的實行目的是要透過評核學生成績,了解學校的教學水平和質素。可惜不少學校欲提升TSA成績以避免殺校,於是催谷學生操練試題,令學生抵受不必要的功課壓力。學民思潮認為這個問題已經嚴重得不能再拖延,政府應立刻正視問題,而非單單提出「優化措施」和「檢討工作」。學民思潮要政府在短期內立即撤回小三TSA,並認真進行檢討,如邀請各持分者,包括師生加入檢討委員會。

修改基本法教材

教育局在今次的施政報告完全無視社會對在二零一五年尾發表《活學趣論.基本說法——基本法視像教材套2015》的意見。這份新版基本法教材內容偏頗、扭曲了現實情況,立場備受質疑。

我們要求:

一)不限制學生要在人大「八三一框架」下設計「普選」方案,令學生迴避本港政治爭發展爭議及對政府僭建基本法的批評、違反通識教育促使學生多角度思考的本質;

二)不應把中港兩地描繪為與君臣相近的「監督與被監督關係」,此違反「權力歸於人民」概念,因為從來只有人民才是政府的監督者,取得人民授權的管治者方有認受性管治人民,若然按教材般把中港二地形容為從屬關係,只反映教育局完全矮化港人的地位,忽略港人擁有批判和監察政府的權利和自由;

三)不要再扭曲事實。教材指備案等同審批;提出「全面管治權」和「三權配合論」,如此論調顯然與「互相制衡,三權分立」存有衝突《基本法》也沒有提及此兩項原則;並聲稱港人治港由人大授權,形容香港「直轄」港澳辦,而權力亦由港澳辦「授權」,但實情是港澳辦只會處理中央與特區政府聯繫,完全沒有實際的管治權力,亦和特區政府沒有從屬關係;

四)教材沒有提及前途談判時的中港差異、市民的憂慮和四次釋法引發的爭議。雖然教育局並未把《基本法》教材列為必修課題,但當政府使用納稅人公帑編寫如此偏頗和與事實不符的教材,甚至計劃在推出小學版本,學民思潮不願一份與白皮書同出一轍的教材在學校使用,亦不同意政府壓抑佔領運動後的青年反抗意識和重推國民教育之意圖。

調整普教中政策及撥款

同樣地,政府絲毫沒有提及近年備受爭議的「普教中」政策。「普教中」政策源於課程發展議會在一九九九年發表《香港學校課程的整體檢視──改革建議》,文件建議中國語文課程應加入普通話學習元素,甚至把「用普通話教中文」訂作長遠目標。後來教育局轄下的「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則參照該文件,在二零零六年指出「普教中」有助教學,根據「為長遠的普教中路向邁出第一步」的原則,積極推動有關政策。

學民思潮對普教中持反對立場。主要原因如下:

一)普通話教中文對學生學習中文弊多於利。香港學生以廣東話為母語,因此,以普通話教中文,對香港學生學習中文,理解文章內容及寫作文筆通順等等並無幫助。已有證據顯示普教中的成效每況愈下,使用普通話教中文反而令學生成績下降。香港學生母語主要是廣東話,無故轉用普通話教中文,有明顯問題,而且以普通話教授文言文同唐詩的讀音時亦會大大增加學習難度。香港人主要以廣東話為官方語言及母語,倘若以母語學習中文語文知識會更得心應手;

二)捍衛本土文化,守護廣東話地位和本土文化。政府銳意製造出普通話地位優越於廣東話的假象,削弱學童的本土歸屬感及對母語的認識。若要捍衛本土文化,為香港保留一定獨特性,廣東話教中文更是重中之重的政策。普教中令香港本土文化日漸消失,二零零七年香港政府突然推翻母語教學的教育政策,推行以普通話代替母語廣東話教中文,此舉無非要導致中港融合,先令港人失去自己的語言,從而失去自己的文化;

三)教育局大量撥款資助,浪費公帑。反對教育局盲目資助一個對學生及教師都沒有幫助的教育項目;

四)以廣東話為母語的本地教師面臨失業危機。學校為推行普教中而引進內地教師,影響本地教師職位。

學民思潮認為,政府首先要正視普教中無助學習中文的事實,並珍惜香港現存的文化,不應試圖透過教育政策摧毀這塊瑰寶。其次,政府應該調動更多資源,鞏固母語根基,提升廣東話教學的質素。財政預算案中,亦應削減普教中的開支,甚至暫停撥款。學民思潮要求教育局短期內明確交代普教中的推行情況,包括金錢資助數目、引進內地教師的數目。長遠要求教育局停止資助項目,甚至全面撤回普教中。

監察國民教育中心

學民思潮一直關注國民教育科的後續發展。國民教育中心是官民合作推動國民教育的機構,成立於二零零四年,由教聯會籌辦,為中小學及市民提供國民教育支援服務。特區政府視國民教育為一項重點工作,並聯同在二零零四年成立的「國民教育專責小組」積極開展了多項相關活動。在二零零九至一零年度施政報告中,政府提出於中小學分階段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盼藉教授有關國家的資訊,培育學生家國情懷,讓他們自動自覺地對祖國感恩。部分民間團體為配合課程發展,舉辦各類有關活動,建立國民教育中心作為國教基地、為多間中小學籌辦日營活動,以便配合當局及前線教育工作者有效地推動公民教育、促進學生對中國的多元化瞭解、培養學生對中國文化的自豪感。

學民思潮對國民教育中心持有反對立場,主要原因是營運國民教育中心會加強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對學生的洗腦效果。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要求學生只死記硬背有關中國的繁複資料、老師幫助同學培養愛國情緒、迫使學生在答題時跟政府立場相同,本身已帶有洗腦作用。國民教育中心推出跟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理念相似的活動,其存在是為了配合該科目的發展,幫助政府達到深化國民教育的目標。因此國民教育中心會助長洗腦教育,培養學生對中央政權的順服、壓抑批判思考。學民思潮認為,政府應設立獨立委員會監察,以免洗腦式國民教育和《中國模式》的教材重現。

對於是次施政報告,學民思潮表示非常失望,政府完全沒有在教育方面下任何功夫,只為配合中央政策而犧牲本港的學生和青少年。學民思潮向政府表示嚴正抗議,並將跟進情況,以防政府繼續推行赤化的教育政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