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住葉繼歡夠唔夠膽打佢心口?  實彈對長傘 黑警好勇猛

2019/10/2 — 16:25

圖片素材來源: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圖片素材來源: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催淚彈殼排開,何其壯觀,其實只是沙田源禾路一角,還不是整個沙田;若連同黃大仙、太子、中環、銅鑼灣等,相信可放滿彌敦道。六發實彈,包括對準胸口的一發,不在此列。

暴力,從來都只會升,不會降。

五年前,放幾枚催淚彈已足夠令社會震盪,傳媒足以大造文章,那時的警方,在不對等武力下,清楚明白雙方差距,如同大人與小孩,所以下手還有克制,也選擇以做實事的方式解決。

廣告

藍絲在專頁留言,上載義士中槍前另一角度的片段,大約是見到義士們群起向黑警施襲,想淡化黑警施襲的罪名。

不知由何時開始,所謂中立的總是愛兩邊各打五十大板,認為黑警是因義士武力升級,才真的會開槍,渾忘了這兩個多月的血痕斑斑。

*   *   *

香港人,每次都是被動的一方。

廣告

要是遊行有回應;
要是槍彈真的對天開;
要是黑社會襲擊時不受黑警保護;
要是記者、急救、平民、老弱,不會在鏡頭面前被黑警毆打;
要是義士倒在地上,不會被亂棍打頭,不會被扭斷手,不會被磨在地上,滿口鮮血,門牙也甩;
要是黑警記得,所有人在上庭前都是無罪,讓他們享有基本法賦予的種種自由;
要是中立的記得議會暴力,記得濫捕和動輒的暴動罪名,記得送中惡法只差一線就通過;

香港的確不致這樣。

*   *   *

香港的警隊,早已不是全世界最優秀,但他們的裝備,卻肯定是。

義士的確有手持武器,但大部份,都是一把長傘。他們主要的裝備,是防禦,是希望在抗爭時得以全身而退。

我敢問,由抗爭至今,有幾多義士命懸一線?又有幾多黑警,真的嚴重受傷?

黑警在四點的記者會,謊言百出,掩飾罪行,但在大量直播和傳媒奮不顧身採訪下,一戳就破。

很多朋友將葉繼歡中槍一事,和昨日胸口中彈的18歲中學生作對比。

當年的警察慌亂開槍,因知對手不尋常,所以中腰中腳,是不知對手底蘊;可是在荃灣的一槍,就是因為黑警深知大家武力不對等,滿有信心衝前,行刑式地對準胸口開槍。中學生,左手浮板,右手棍棒,對住手持雙槍,全身護甲的黑警,真的可以造成生命威脅嗎?

正常來說,這顆穿過肺部,離心臟3cm的子彈,肯定令這名中五學生一命嗚呼。今次,是十萬分之一的幸運,也是天佑義士,命不該絕。

如以驅散為目的,如以清場為己任,黑警的裝備和數量,大約等同虎狼入羊群,但近來每次行動,渾忘目的,瘋狂捉人,進退失據,才有險像,但對比義士的最大武力,仍相距極遠。

昨日片段所見,開槍之後,傷者命懸一線,黑警連救人都不准,至此,見到何謂禽獸。假如黑警尚有一絲人性,放低手槍,先救義士,那日後彼此對立時,或許還有一絲迴旋餘地。

//荃灣警察向中五學生開槍事件,中五生倒地後,旁邊一個本來已退到外圍的黑衣示威者,一路盯着倒在地上手足的傷勢,渾然不覺前方有警察向着他的頭舉槍,他奮不顧身,單人匹馬,步前關心中槍傷者情況,隨即被警員撲倒在地。

被壓在地上時,他仍然奮力舉手大叫,他不是為了自己,而是出盡力氣,叫旁邊的記者與警察注意有人中槍,他大叫:「救佢呀,佢受咗傷呀,中咗槍呀。」旁邊似是記者的人問是誰中了槍,他在警察力壓下,用腳示意。隨後這位義士繼續同壓住他的警察理論:「救佢先啦」,叫警察讓急救員來救人……

最後這名警員把他的豬嘴載上,不讓他發聲。

對於這個撲倒了一個示威者的警員來說,拘捕一個人,立了功,抓住不肯鬆開,比一條人命重要。

中槍的中五學生,躺在路上,長達最少三分鐘;站在旁邊的一隊警察,加起來最少七人,一直沒有理會。//

— 區家麟〈中槍學生旁邊,那位捨身的義士〉

那些在鏡頭面前跪在頸骨上、拖行至滿面鮮血、折斷手腳、亂棍打頭、笑住開槍;又或近距離槍擊記者眼部、連開四槍等等,豈是義士能企及的兇狠?非泯滅人性也做不出吧。

黑警的最低武力,足以令義士頭破血流,重創入院,那黑警有誰受此種傷害?

*   *   *

肉體還是其次。

義士每次站出來,冒的風險難以說清。小則趕出門冇飯食,中則失去工作被炒魷,大則無辜入獄,以十年計。可是黑警從無後果,有人包庇,公然接受黑社會捐獻,沆瀣一氣;就算上庭也有糧出,還未知有幾多安家費。昔日暗角七警或朱經緯尚有公義制裁,今日作倀理直氣壯,比當日六四鎮壓的軍隊更不如,因為無人反抗。

這才是最不對等的武力。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今日的香港人,被中共治下的政府,上至特首,下至黑警,推到死地,而只圖寧鳴而死,居然仍有人認為他們太過暴力?

這才是天底下最荒謬的事。

發表意見